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动态 | 各区文联 | 文艺家协会 | 西江文艺 | 作品选登 | 文联大事记 | 留言建议
    欢迎光临肇庆文艺网!  [肇庆文联  2009年9月1日]        
您现在的位置: 肇庆文艺网 > 文章资讯 > 文艺家作品选登 > 批评家协会 > 评论园地 > 正文
文章 图片
 没有任何调查
 
谋生•乐业•守道
作者:赖翅萍    文章来源:肇庆文艺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6-27

 

 

——论《紫云》、《宝砚庄》对南方艺人形象的审美创造

 

内容摘要:肇庆本土新出版的两部长篇小说《紫云》与《宝砚庄》,以肇庆制砚艺人的命运浮沉为叙事中心,成功地塑造了一批独具审美价值的南方艺人形象。这些南方艺人在谋生、乐业与守道等生存实践中,创设了一种谋生与乐生合一,欲望、审美与道德三位一体的人生新境界。这种人生新境界不仅经典地阐释了端砚文化乃至南方文化的文化机理,同时也艺术地再现了端砚文化是如何使人成为人的。

关键词:《紫云》 《宝砚庄》  南方艺人  审美创造

 

 

肇庆是四大名砚之首——端砚的发祥地,有1300多年的生产和发展历史,有丰富厚重的砚文化传统。肇庆自2004年获评“中国砚都”以来,市委市政府为了擦亮端砚历史名片,相继实施了系列端砚文化建设工程,[①]其背后的目的是“文化唱戏,经贸旅游搭台”。意识形态对端砚文化经济化的强劲诉求无可厚非,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事实,决定了很长一段时间内经济将会在社会发展中占据主导地位。但与从经济视角把握世界相比,审美地把握世界,也是人类把握世界必不可少的的一种方式。文化化人,文学养心,钟道宇、覃志端这两位作家无疑是深谙文学的这种审美特性的,在他们新出版的长篇小说《紫云》与《宝砚庄》里,他们以端砚艺人的命运浮沉为小说叙事的中心,成功地塑造了一批独特的南方艺人形象,如《宝砚庄》里的砚雕者石泰、画家四维;《紫云》里的砚匠顾二娘、顾公望、马青阳、程家谦,制盒艺人郭木桥、石匠程世昌,玉器艺人黄晋江等。这些南方艺人形象以自己的一切对象性的活动及其过程,不仅经典地阐释了端砚文化乃至南方文化的文化机理,同时也艺术地再现了端砚文化是如何使人成为人的,从而使他们成为端砚文化空间里最具审美价值的人物群体。

一、谋 

 “艺人”是指利用自身才能和技艺来谋生并娱乐他人的人。“卖艺为生”、“谋艺而活”是描述艺人生存方式的一种经典表述。钟道宇和覃志端两位作家,因长期生活在岭南民间,深受岭南务实文化精神的滋养,因而他们对艺人的“卖艺为生”便有着自己独到的审美。在他们的笔下,“谋艺而活”这种生存“小道”其实深藏着生存论上的“大道”,因为谋生毕竟是一个人活着所必须首先面对的事情。

 “‘砚坑条路确难行,弟子继承石为生。采得砚石人赞叹,兄弟孙儿为两餐。’砚村的老石工程世昌,总是喜欢在黄昏的时候,以炒得爆香的河虾下酒,一边咯吱咯吱地咀嚼,一边扯起破锣嗓子高声哼唱这首歌谚。差不多是吃晚饭的时候了,村里的狗正四出觅食,行色匆匆,但只要听见老人又沙又大的哼唱,总会不由自主地停下来,静静地听着,然后约好的一般,相继抬起头来,‘汪汪’地狂犬,以示回应。”[②]4《紫云》试图借助这个狗通人意的艺术场景,表达对古端州艺人艰辛生存处境的深深悲悯,同时揭秘端州历代艺人对生存所怀抱的朴素理念——“兄弟孙儿为两餐”。程世昌的儿子程家良,更是在生存实践中,参透了“谋生”在生存论上的重要性,并把它作为一种恒定的生存信仰来追求:“制砚是一种谋生手艺,学会了,就等于掌握了一门可以养家糊口的本领,不管外面世道如何变化,只要尚能操凿,便可生存。”98

谋生第一,而艺人赖以谋生的是自身的手艺,钟道宇、覃志端两位作家正是从生存论的高度来书写端州艺人的超群技艺的。《紫云》里的石匠程世昌,因长年累月在砚坑摸爬滚打,练就了一双能看清石脉,能在成堆的砚石中发现上品的眼睛;专诸巷里的制砚高手顾二娘只要用手触摸用脚尖一试便可知道砚石之优劣;甄掌柜能做七十二样式的古朴典雅砚盒,漆光鉴人,映影如镜。《宝砚庄》里的石泰技艺鬼斧神工,以致用砚石雕刻的马蹄几可乱真。端州艺人不仅技艺巧夺天工,而且他们把手艺当作神来敬奉,他们不但把制砚祖师伍丁位居天、地之后加以祭拜,也把那些技艺高超的砚匠尊称为神。

又因知识是技能的基础,所以技艺精良的端州艺人大多被钟道宇、覃志端塑造为具有渊博知识的乡野智者,如《宝砚庄》里的石泰,学识渊博,从制砚所需的二十四史,诗经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杂剧,明清小说到防身护体治病疗伤的奇门遁甲,再到《秦琼卖马》,苏东坡和佛印‘斗法’等,无所不知。

总之,在钟道宇和覃志端的端砚叙事里,谋生第一是端州艺人一种朴素的生存信仰与价值追求。

 

二、乐 

谋生虽为生存之必须,但谋生毕竟是件劳神费力的事情,被迫承担的责任,披星戴月的付出,不堪忍受的疲累,总是伴随着谋生的过程。但是,苦或乐都是人的主观感受,人类若能从劳苦的谋生中找出快乐,发现趣味,那么,人类就能将苦涩的谋生演绎为甜美的乐生。

凡职业皆有趣味,制砚业也不例外。肇庆得天独厚的柔山静水与深厚的赏石和赏玉的文化传统,无疑是培育端州艺人乐业精神与乐生情怀的沃土。

制砚艺人的职业乐趣首先来自他们的劳动快感。“石泰要对砚石的外形、石色、石品分布研究透彻,烂熟于心,感悟物象蕴含的内涵,进入物我交融的境界,碰撞出灵感的火花,产生形、意、神具备的艺术构想,然后,才绘图,奏刀,雕刻出兼得天工人工之美的砚石。”[③]75石泰的劳动快乐来自于雕刻砚石的专著入神;“顾二娘屏息运气,操刀雕刻,手中的刻刀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刀刀精确有力……”28顾二娘的劳动喜悦,则来自于她技术的纯熟神妙,制砚的得心应手。总之,在端州艺人那里,技术不再是冷酷无情的谋生工具,而是充满诗意和情感的天工妙制;枯燥无味的劳动也因伴随着智慧,并与美同行,而变得趣味盎然,艺人们不再是为生活而劳动,而是为劳动而生活。

端州艺人的乐趣还来自于他们对砚石美的鉴赏。端砚以石质优良与雕刻精美而闻名于世,《宝砚庄》里曾写到石泰与四维两人品评石泰家里保存的雕砚图案的愉悦:“两人翻看拓片,如品陈年佳酿,啧啧赞叹先辈的天工妙制。”24他们在品评精美砚品的过程中,妙悟了前辈艺人发达的审美知觉力、感受力、想像力、判断力,从而获得心灵上的审美愉悦与精神意志上的通畅。

端州艺人更深层的快乐来自他们用乐业的精神来乐生。他们在有趣味的制砚劳动中,妙悟无功利的、感性的和情感的审美生存方式,并以此来把握人与自然以及人与人的关系。《紫云》里的石匠程世昌痴爱祖传砚石胜过爱新婚女人,艺人这种“爱砚成痴”的情感状态,表征了他们对自然的情感态度与价值取向:他们以“对象的人化”的审美方式观照砚石,尊重砚石世界的审美属性,并以超功利的情感方式统摄砚石,从而构建了一个情感弥漫的人物合一的崭新世界。居住在这个崭新世界里的艺人,身心解放,生命充盈。

端州艺人也以这种无功利的情感的审美方式来处理人际关系,无论是《紫云》里的顾二娘与紫云、甄掌柜与郭木桥、顾二娘和黄莘田,还是《宝砚庄》里的石泰和四维等,他们彼此相处甚欢,温馨、诗意、浪漫、温暖,远离了生计的辛劳与同行之间的利益冲突。

总之,经过钟道宇和覃志端的诗意濡染,作为审美对象的南方端砚艺人,其劳动的快乐与生命的意趣,跃然纸上。

三、守 

端砚艺人追求乐生境界的另一种方式是守道而乐,他们在制砚实践中明道、体道、察道,然后守道,以此习得自我的人生价值取向,提升自己的生存境界。

在《紫云》里,作者有意将端砚别名和艺人名字重合(紫云既是小说里的女艺人程紫云的名字,同时也是端砚的别称),其实是暗喻端砚是岭南高贵、典雅、坚贞、刚正等道德人格的象征。《紫云》从石匠程世昌护砚写起,他家有价值千金的十方砚石,却甘愿冒着生命危险钻矿坑采石维持家庭生活,因为他守护的不仅仅是砚石,也是端州先民敢于抗争勇于牺牲的刚正人格与高贵精神。然而,因为程家良的烂赌与好色,程家输掉了这祖传的十方砚石。当然,程家良输掉的也不仅仅是砚石,还有端州艺人的道德情怀与精神气魄。砚匠顾公望因爱紫云不得而心生恨意,设计谋害紫云的丈夫马二驹与情人郭木桥。马青阳、程家谦为争夺郭月季的爱,而深染贪欲之毒,开始了生意场上你死我活的明争暗斗。这些描写仿佛都在暗示着古老的端砚艺人精神正在时代的变迁与个人生活的变故中走向没落。然而,端砚文化所以历1300多年而不衰,是因为端砚文化精神具有巨大的生命力,一如《紫云》所塑造的南方艺人,他们通过道德自省最终重获新生:石匠程家良浪子回头,踏实做人;砚匠顾公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砚匠马青阳幡然悔悟,摒弃小格局,追求大人生,等等。

《宝砚庄》里的石泰,身为制砚艺人,他不仅技艺精良,知识渊博,同时还是一个地方性文化的传播者和捍卫者,在他身上集合起仁、智、勇三者合一的高贵德行。他一方面用“引车卖浆者”的语言,向下一代传播传统文化与地方性知识;另一方面,他始终捍卫着宝砚庄的文化精神。宝砚庄重德、有德、守德、修德,知晓礼义廉耻,崇尚文化知识,相信文化救世,追慕和美知足的家庭伦理,推崇团结互助的情义与乡谊,向往天地人和谐境界,有国家意识与民族认同感。然而,宝砚庄的这种道德文化传统不断受到了来自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的极“左”政治文化的冲击与破坏。身处时代急剧转型与文化冲突尖锐时期的罗石泰,他能自觉承担起对宝砚庄文化的守成与捍卫,甘冒破坏大炼钢铁的罪名,坚决抵制马骏拆卸砚王庙破坏砚文化的行为。因为在他看来,砚王庙是砚工的根柢,是宝砚庄的文化之魂,生命之魄,守住了它也就守住了砚工的命根,守住了宝砚庄的魂魄。

当然,受制于乡村文化的狭窄视野,作为乡村智者、仁者、勇者的罗石泰也有自己的局限,他相信鬼神,相信报应;在对待福养和旺好的恋爱问题上,他认为同村同姓同族的男女拍拖,是伤风败俗的事情,这表明作为乡村艺人的石泰,在观念上仍然留存有封建宗法观念。

总之,经过钟道宇和覃志端的审美创造,作为审美对象的南方端砚艺人与老舍笔下的北方艺人相比,更具人化和诗意的色彩。他们在谋生、乐业与守道等生存实践中,创设了一种谋生与乐生合一,欲望、审美与道德三位一体的人生新境界。

 

(作者简介:赖翅萍,肇庆学院文学院教授,文学博士)

 

参考文献:



[]2004年以来,肇庆市委市政重点实施了端砚八大工程:端砚名片工程、砚节文化工程、砚石资源保护工程、端砚文化特色产业集聚园建设工程、人才培养工程、诚信经营工程、历史文化传承工程、端砚文化宣传推广工程等,以推进端砚业发展。

[] 钟道宇.紫云[M].广州:花城出版社,2011.

[] 覃志端.宝砚庄[M]. 广州:花城出版社,2011.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肇庆文艺网 © 2005-2013 肇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758-2231410 2732686 E-MAIL:zdy2231410@163.com
    粤ICP备09033851号-1 技术支持:艾迪思科技 河源水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