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动态 | 各区文联 | 文艺家协会 | 西江文艺 | 作品选登 | 文联大事记 | 留言建议
    欢迎光临肇庆文艺网!  [肇庆文联  2009年9月1日]        
您现在的位置: 肇庆文艺网 > 文章资讯 > 文艺家作品选登 > 批评家协会 > 评论园地 > 正文
文章 图片
 没有任何调查
 
读唐希明散文诗集《情之风》
作者:陈锦润    文章来源:肇庆文艺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6-27

谈一谈读唐希明散文诗的感觉。题目是借用了作者自己的话,这样似乎更容易把准作品的脉搏。   

《情之风》的铜版纸插页上有作者的彩照,不是常见的“回眸一笑”那种,倒是青春的面容被凝思的神态包装。搁置了美丽,定格于峻秀。她的双眼,逼视着下面的句子:“我以心谱写着一支歌,一支风的歌,一支岁月的歌,一支生命的歌。”年纪不大,写出了老成沉郁的词句。我们就沿着作者的思绪甬道,穿梭于唐希明的诗行,去领略她以“纯真的心”、“青春的爱”凝聚成的诗情吧。

《情之风》中近百篇作品,以“情”字贯穿始终。作者笔之所及,有爱情,有亲情,有乡情,有友情。当然,数量居多的还是爱情的篇章。而在表述这个“人类永恒的主题”的时候,唐希明又从多种角度去宣示自己独到的见解。如对爱情的渴望,对爱情的诠释,对爱情的赞美,对爱情的誓盟等等。在《举起一束花》中,作者选择了丁香、迎春、玫瑰三种不同色泽的鲜花,去寄寓自己对爱情的理解和对它的“思念”和“希望”。在作者心目中,爱情十分“美丽”,她是用心去“拥抱爱情”的。有了美好的爱情,自然就酿造了爱情的甜蜜:“找个安静的角落小憩,看月光里的朵朵白云,听晚风送来的阵阵海涛;仰望圆月,仰望蓝蓝的夜空,悄然地诉说心语。”清新的爱,纯净的情,透明如水,清凉如风。唐希明把爱情视作“心灵的圣火”,是“安慰”,是“需要”,是夜里的“一盏灯”,雨中的“一把伞”,因此她毫不掩饰地托出蕴藏于心的感情,坦露自己的追求:   

那时,我多想有你在我的身旁,听我一泻千里地倾诉衷肠——

那时,我只要看一眼你男子汉的身躯,心中就会鼓起希望的风帆——   

那时,我只要听一声你低沉的叹息,情感的江河就会汹涌高歌—— 

那时,你只要远远的投来一束目光,太阳就会从我的心中升起——

    爱和被爱都是幸福的。但爱常常伴随着泪水和痛苦。我们明显地感觉到唐希明的许多诗篇对爱的描写是非常痛楚的。如“我的心已被泪淋得涨满伤痕,涨满愁苦”,“苦苦的爱在心中结下苦苦的果”,“思维里只有远远的你,眼里注满无言的泪”,这样的诗句还有许多许多。是动摇使爱情变成伤心?是挫折使爱情变得苦涩?无论怎样,经历了风雨的考验,爱情将变得更加宝贵。在痛苦中诞生的爱情有时更加光亮。对爱情的另一个侧面的展示,说明作者的认识进入了一个新的层次。

在《情之风》中有关亲情、乡情、友情的章节,写得都有特色,情恳意切,具有感人的力量。我需要指出的是,唐希明那些歌颂亲情的诗句,更为诚挚动人。《致母亲的生日》写妈妈生日那天女儿思念远方亲人的心情。那只风筝,是作者书写在蓝天大地上的心灵符号,它是女儿与妈妈承载感情的生灵。诗中写道:“女儿可是您前生的一笔债呀?女儿可是您今生的一个梦,让您牵挂的这样久远,这样崇高……叫女儿的心感到好疚好痛。”“妈妈呀,你创造了女儿,您养育了女儿,您永远是女儿心中不灭的星座,照耀着女儿的一生。”唐希明是用爱心和热泪去浸润这些诗句的。我猜想,她写着这些诗语的时候,可能是在哭泣着。因为她曾对人讲过,写诗时,写到动情处,她会流下泪来。只有感动自己,才会感动别人。唐希明作品的艺术感染力,概源于此。

朱自清主张诗应该有哲理,推崇“从敏锐的感觉出发,在日常的境界里体味出精微的哲理的诗人”。《情之风》中的《寻找生命的位置》、《命运之树》、《生命的烛》等读起来耐人寻味就是因为蕴藉于字里行间的哲理给人深刻的启迪。《秋日絮语》里有这样的两句话:“不相信命运,是一个天大的错误。相信了命运,也是一个天大的错误。”两个判断句,意思截然相反。两句话连接在一起,给人留下了思维的空间,内中道理,由读者去体会。好的“语录体”句子,思想含量大,隽永警策,非常难得。

唐希明诗作中的佳句比比皆是。如“被岁月浸白的苍发,挂满了山村四季的风”,“这是一种怎样的永恒啊,人类不屈的灵魂,在亿万生命体内演化成神圣的信念”等等。这些精美的诗句,说明了作者观察生活的能力,体现了作者的思辨水平,显示了作者锤炼语言的能力。

前辈柯蓝同志对《情之风》有过精到的评论。她特别欣赏《走向晨光》,说它是“一首比较完善的符合散文诗标准的散文诗”。但我觉得柯蓝同志似乎忽略了唐希明那些不太符合“散文诗标准”的作品。比如说,《情之风》中有不少诗作写得比较“朦胧”,有许多不符合语法的“病句”等。但我想说的是,在保持美丽优雅,清新平顺的风格的同时,来点“朦胧意味”,以多样化的手法去状物言情,表达心志,也是应该鼓励、支持的。而恰恰在这个方面,唐希明取得了成功。正是由于她的“朦胧”写法,使诗中的语言更显活泼、跃动,有灵气;正是“朦胧意味”使诗歌的意旨更多元化,为读者留下更大的想像余地。如《飘动的金丝带》、《悲歌》等就有朦胧诗的特色。作家张贤亮称诗歌中的“病句”为“非线性语言”,给予肯定,说在这种“病句”里,“一种意境一种感觉一种联想就寓于其中”。唐希明诗中的“非线性语言”不算少。“我又用如此的目光,去收割自己的悲凉”,“星光下的我,只扯下了一丝丝情愫,和一串串寂寞”。这些由非正规语法关系组成的句子,含意却清晰深刻,还略显调皮、鲜活。

唐希明的散文诗句创作已见成效。她得到国内诸多名家的奖掖。这是她的幸运。愿她今后有更多的收获!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肇庆文艺网 © 2005-2013 肇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758-2231410 2732686 E-MAIL:zdy2231410@163.com
    粤ICP备09033851号-1 技术支持:艾迪思科技 河源水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