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动态 | 各区文联 | 文艺家协会 | 西江文艺 | 作品选登 | 文联大事记 | 留言建议
    欢迎光临肇庆文艺网!  [肇庆文联  2009年9月1日]        
您现在的位置: 肇庆文艺网 > 文章资讯 > 文艺家作品选登 > 批评家协会 > 评论园地 > 正文
文章 图片
 没有任何调查
 
“空降农民”:扎根土壤的力量
作者:张惠    文章来源:肇庆文艺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6-27

 

 在受众需求越来越千变万化的时代,报告文学的读者似乎逐渐减少。不要说现在的年轻人,回想起来,就连三十岁的我,都记不得上一次看报告文学是什么时候了。所以,当何建明、何初树先生著的《空降农民》摆在我面前时,虽然这两位先生的大名我早有耳闻的,特别是何建明先生,在报告文学写作领域,有很高的地位,但是实话实说,报告文学本身我没有多大兴趣。但当听说《空降农民》的主人公贾东亮就生活在肇庆的广宁,还是搞生态农业创业的,我就来了兴趣。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心里,我一直觉得在肇庆这块宝地,很多地方都还是青山绿水,做生态农业是大有可为的,既能发展经济,带动农民收入,还能保护环境。以前下乡调研时,曾和农民大叔讲搞生态农业,也一样能发财致富,让土地闲着,去城里打工不是长久之计。问题是大叔们因为视野所限,文化知识程度不高,生态农业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一直在琢磨,要是有一两个带头人,带领大家干,起个标杆作用,生态农业就不在是课本中的名词了。因为这样一种期望,我翻开了《空降农民》。从目录看起,一直到结尾,208页看了一个下午,一字不落,书中主人公贾东亮先生对理想的坚持,甘愿在粤西山区广宁做一个“山区农民”的执着,深深地打动了我。自己也觉得奇怪,这样一本主旋律的报告文学,是怎样引起我这个80后的兴趣的呢?晚上再看了一遍,我自己琢磨了一下,这本书能打动读者的地方,就像这本书能打动你我一样,是以我们飞速发展的社会作为写作的土壤,深入参与和观察我们的主人公,以充满强烈艺术感染力的语言表达,让读者沉浸其中。

报告文学的研究者丁晓原先生曾经指出,关注现实、突入前沿、报告有典型意义的当下问题, 是报告文学作家的基本而重要的使命。目前在我们国家,无论是环境还是食品安全问题,都已经到了让人震惊和警醒的地步,与科学发展观是格格不入的。而发展生态农业,不仅能够有效解决环境的问题,确保食品的安全,对农业的可持续性发展还具有战略性意义。具体到肇庆地区,各县乡发展表现出极不平衡,山区农民守着山田,有些刚能温饱,离富裕路途遥遥。如何因地制宜的发展农业,不仅仅是政府关心的事情,也应该是各有智之士群策群力的事情。何建明及何初树两位先生就敏锐地抓住了这样的一个典型——贾东亮先生来写报告文学。1998年,贾东亮先生作为一名空军的副团职转业军官,没回老家河南商丘,主动放弃到大城市工作的机会,来到肇庆广宁县,在一片荒山办起了生态农场。经过8年的艰苦努力,他创办的八一生态农场从杂草丛生的黄泥坡变成了水果飘香、鱼鸭欢唱、生猪满圈的花果山、生态园。在贾东亮这个典型中,我们看到了生态农业,还看到了军转干安置的一个好榜样。军转干历来都是各地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主要依靠地方政府及企事业单位解决。如果说能够在这些途径之外,再开辟新的渠道,显然是有很强的社会意义的。《空降农民》这本书,不仅在生态农业方面给了我希望,我相信也发挥了军转干部的引领作用,对农村这片希望的田野和绿色生态农业的发展做出示范。这种社会价值既是时代的呼唤,也是作家社会责任感的具体体现。

一篇作品,其意义如果仅停留在社会价值层面,对读者来说,这个作品的价值是要打折扣的。《空降农民》这本书,除了社会价值外,还有其独到的艺术价值。该书的文学艺术价值我觉得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第一是对主人公持久深入的观察,对主人公的生活和思想都有非常独到的把握。要将报告文学的人物和事件写得鲜活丰满、情节安排得有条不紊、结构组合得自足圆融,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空降农民》做到了。这本书从贾东亮1998年“空降黄盆村”一直写到2008年,贾东亮的农场从荒山野岭到立体化的生态农场,从一无所有到收益达 400多万元”,这里面从其妻子“偷出”房产证去贷款养猪,贾东亮经历了很多鲜为人知的艰辛。我相信作者在对贾东亮进行长时间深入采访后,一定会有很多说不完道不尽的素材。两位作家像两位高明的裁缝,选取了最耀眼的最引人入胜的部分,组成九章,而这九章又有各自精彩,比如说“猪倌大圣”这一章,将一个求知若渴,在科学养殖不断探索的新农民形象写得栩栩如生。从母猪发情、生产、治病,甚至手术都有一套自己的做法呢。报告文学中很多的人物对白都原汁原味,非常有生活气息。这些都是按照现实生活中原型的真实情景以及真人实事来进行创作,其写作的出发点或生长点既是限定性的又是开放性的,决不能由作家一人“说了算”。这说明了作家有非常好的深入到生活中的感受和体验,而不是在书桌旁边能臆想出来的作品。第二,报告文学这种追求“透明”效应的文体为了求真,应尽量少用夸张等修辞手段,但这也往往会使文章显得无趣。问题是,报告文学毕竟是文学文体,为了增进作品的审美效力,增强接受活动的吸引力和感染力,文学的修辞和细节描写是必要的。《空降农民》这本书中不管写空降时对黄盆村及村委见到贾东亮时的表情细节描写,还是第三章从农门到农门、到名门中贾东亮与妻子的相识相恋细节。这些和主题的关系似乎不大,但是这种对文本的扩容,却大大的丰富了文本的阅读性。

再以本书的书名作为结束。本书以“空降”来命名,颇令人寻味。不管是作者塑造的主人公“贾东亮”先生,还是本书的写作,我觉得都突破了浮躁之风,稳稳的落在了我们生活的土壤之中。贾东亮先生被人问到为何要做农民时,表达了自己对于这片土地的热爱,正因为这种热爱,让其脚踏实地的在土地山岭间耕耘,土地也厚重地回报了他的梦想和事业。本文作者何建明和何初树两位都是业界非常有名气的传记作家,也一样用脚踏实地的精神,深深植根于生活的土壤,写就一本平民英雄的赞歌,也让报告文学这种文体找到了自己的力量所在。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肇庆文艺网 © 2005-2013 肇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758-2231410 2732686 E-MAIL:zdy2231410@163.com
    粤ICP备09033851号-1 技术支持:艾迪思科技 河源水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