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动态 | 各区文联 | 文艺家协会 | 西江文艺 | 作品选登 | 文联大事记 | 留言建议
    欢迎光临肇庆文艺网!  [肇庆文联  2009年9月1日]        
您现在的位置: 肇庆文艺网 > 文章资讯 > 文艺家作品选登 > 批评家协会 > 创作心得 > 正文
文章 图片
 没有任何调查
 
挖掘作品的深层内涵与核心价值
作者:罗宗志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6-27

——长篇小说《乡魂》创作体会        

 

英国著名作家雪莱曾经说过:“历史是一首用时间写在人类记忆上的回旋诗歌。”我国唐代学者吴兢在《贞观政要·任贤》中写道:“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历史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历程,也是人类在各个时期各个领域不断探索发展、不断拼搏创新、不断战胜挫折的奋斗史。如何认识历史、了解历史、反思历史、借鉴历史,在创造历史进程中获得宝贵的经验和智慧,创造人类赖以生存的历史价值和精神财富,从而减少人类为之奋斗而付出的重大代价,这是值得研究和探讨的重大课题。从文学的层面纵观历史,使之能从曾经发生过的事件中看清本源,分清是非,“哪些可值得回味、欣赏、怀念,继承和发扬;哪些需要借鉴、摒弃、革新、鞭挞与惩治,让后人温故知新,明鉴识途,少走些弯路,多开拓进取”,以把握人类历史发展的自然规律,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生活,这是我创作长篇小说《乡魂》的初衷。

从这个意义出发,如何挖掘《乡魂》的深层内涵,凸显作品的核心价值和社会价值,成了我孜孜不倦夜以继日思考、摸索和探求的文学创作之路。

我的家乡地处半山区半丘陵地带的粤中偏西地区,有建县2200多年的历史。这里山清水秀、物产丰饶,盛产柑桔、仁面、乌榄等土特产,是久负盛名的“中国柑桔之乡”;这里虽然不是玉石的原产地,却是被冠以“中国玉器之乡” 美誉的翡翠玉雕设计、加工、雕刻、生产、销售一条龙的集散地;这里人杰地灵、历史底蕴深厚,古代有隐居15年顿悟成佛的六祖慧能、现代有叱咤风云的爱国华侨领袖彭泽民和散尽家财救国救民的农民运动领袖陈伯忠、当代有禅联两届奥运冠军的冼冬妹……这里的历史文化、名胜古迹、典故习俗、人文情怀、风土人情等等情愫深深地熏陶了我,使我对这一方热土有着一种鱼水相依的情结与恋恋不舍的情怀。

在我写作《乡魂》之前,就如何寻找文本的落脚点、切入思想的闪光点、捕捉历史的转折点、铺展故事的起伏点,成了我构思《乡魂》最大的难点。后来,我阅读了大量的古今中外名家名篇,从曹雪芹笔下的红楼、施耐庵笔下的梁山泊、鲁迅笔下的未庄,沈从文笔下的湘西,贾平凹笔下的商州,马尔克斯笔下的小镇,或者福克纳笔下那邮票一样大小的故乡……从那里我得到了启发,《乡魂》的立足点无疑就在粤西肇庆四会——生我养我的故乡小山村。

唐代诗人杜牧在《答庄充书》中说:“凡为文以意为主,以气为辅,以辞采章句为之兵卫。” 我们立志要成为一名写作者,或者成为一名有社会责任的作家,他写出的东西,首先必须确立“以意为主”创作理念,使自己的作品内存风骨,外扬正气,在社会得以立世、启志、励人;在此基础上再施以“气”及“辞采章句”,使作品塑造的人物有血有肉,其思想内涵、精神情操及人生意念得以升华,让人物的思想灵魂流芳百世,以积极的人生姿态影响后人,这也是我开展文学创作所追求的理想境界。

《乡魂》从构思创作到出版发行,整整花去十年时间,正所谓“十年磨砺,始见刀锋”。真正动笔写作、修改到脱稿不到两年时间,而从构思至动笔却用了八年多,这期间真可谓绞尽脑汁、好事多磨。自己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参加工作后又长期在农村基层工作,对农村的风土人情和农民的生活习俗也有一个比较深刻的了解,按理写作起来会得心应手,运用自如。可往往一动笔却无法写下去,感觉千头万绪无从下手,三番四次推倒重来。究其原因,我想主要是自己对作品的整体架构和基调还没有把握好,尤其对作品的核心意义及创作思路在还没有明晰和确立之前动笔,就很难找到展开故事的切入点。晋代卫铄在《笔阵图》中写到:“意后笔前者败,意前笔后者胜。” 意思是说,思想意义在后而下笔在前者都是败笔;思想意义在前而下笔在后者都是佳作。如何确立“笔前之意”,也就是寻找评论家们通常所说的“种子”,成了构思作品的关键。

“种子”在哪里?我认为“种子”就是凡为文之“意”,是作品的内核——作者所要表达的深层内涵以及作品所要展示的核心价值。

《乡魂》应如何展示其核心价值,这是我常常思考却无从下笔的症结所在。直到有一年的清明节,我回到家乡祭祖,爬上村背一座叫“石人翁”的山头,重温了“石人翁”那个美丽而动人的传说,灵感的闸门一下子打开了。

这是一个关于人伦与灵魂的传说——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我们所处的这个小山村,常常遭遇洪妖、旱魔、瘟疫、匪患四大祸害,民不聊生。村中一名叫石君的青年,为人憨厚、诚实、和善、乐于助人,为了给村民一个安定祥和的生存环境,他立下决心,练就一身飞沙走石的过硬工夫,把那些妖怪匪魔赶尽杀绝。当他铲除了四害之后,村里却又冒出一害——村霸!这个村霸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弟弟石翃。生性冷酷残暴、贪得无厌,常常在村中狂征暴敛,横刀夺爱,作恶多端。为了遏制弟弟的罪恶行径,石君与其展开打斗,意欲废其功力,灭其嚣张气焰。可石有变身术,石君纵然使尽浑身解数也难以对付。后来石君巧遇仙人指点迷津,可授之法术,让他大义灭亲,但其本人也会肉身尽毁,变成石人。石君权衡再三,毅然选择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壮举大义灭亲,使村民永久得以康宁。石君的肉身因此变成一具高大的石人屹立于村背之山顶,永久镇守着村庄,各种妖魔鬼怪不敢肆虐。从此以后,村民有了依靠,世世代代繁衍生息,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而石君的精魂也永远活在人们心中,久而久之,“石人翁”就成了村民顶礼膜拜的灵魂象征。

“石人翁”的传说毕竟只是一个传说,但这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为民积德,万众敬仰。

“为民积德”,套在现时的话就是为人民谋利益,就是站在群众利益的高度谋事、做人。

“站在群众利益的高度谋事、做人!”于是,一个朴素的农民形象就耸立在我的眼前。这句话成了《乡魂》作品主人翁 “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 的行动指南和动力源泉。

于是,就有了主人翁对偷番薯儿童的恩威并施;就有了主人翁遭遇批斗革职后仍继续进行生产自救抓包产到户履行这个不是村长的村长职责;就有了主人翁“上面千头万绪,到了下面,归结到一条,就是要人民过上好日子”这一刻骨铭心的认识;就有了主人翁顶着政治压力辨清恩怨是非始终不言放弃抓生产搞建设的坚定信念;就有了主人翁不顾阶级立场雨夜挽救地主母女的宽阔胸怀;就有了主人翁土法上马打砖烧瓦改造危房使村民安枕无忧的举措;就有了主人翁顺应历史潮流站在改革开放的前沿把家乡建设成为“人人住别墅、家家有汽车”的誓言;就有了主人翁不惜牺牲与歹徒搏斗保护公共财产的英雄壮举……这一切,都是源于一个农民的儿子、一个农民衣食住行父母官的朴素情怀!

唐代诗人白居易在《与元九书》中写到:“……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为时”即为社会现实。《乡魂》所要表达的正是活生生的社会现实,是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践的一面镜子,是我国农村发展横跨60年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这画卷之所以命名为《乡魂》,就是要充分展示作品主人翁的公仆精神,体现中华民族龙的传人刚正睿智、勤劳质朴、忠厚仁义的人性魅力,体现中国农民为过上好日子而奋斗不止、生生不息的不灭灵魂!

诚然,一个政党的成立,一个新政权的产生,她的成长道路崎岖曲折,没有前人指点,没有前车之鉴,难免会出现决策失误和走错弯路,譬如建国初期的四清、人民公社、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但只要其宗旨是对的,最终目标是明确的,我们的人民都会深明大义、都会谅解错误最终会得到纠正。《乡魂》的主人翁正是怀着对党对人民事业的忠诚,在路线出现错误或偏差、时局出现混乱和迷茫的时候,他总是牢记党的宗旨,坚守着一个农民的道德良心和一个党员干部的理想信仰,时刻校正自己的思想言行,巧妙应对来自上面的错误和施压,充分展示自己的机智和老练,保持着“站在群众利益的高度谋事、做人”的坚定立场!自觉地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与父老乡亲融为一体,因而得到乡亲们的拥护和爱戴,最终为人民群众的富裕安康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英模逝去,乡魂犹存”!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当今社会,在市场经济和个人利益的驱动下,一些人思想沉沦、良心缺失、道德伦丧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边缘。尤其我国农村,9亿多农民多么需要一个先进的代表、一个学习的榜样。《乡魂》的主人翁形象,无疑是改革开放新形势下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一个不可多得的农民楷模,是一个共产党人自觉践行党的宗旨的先锋模范。

 

 

 

(作者系广东省作协会员,肇庆市作协理事,西江诗社社员。长篇小说《乡魂》在中国文联出版社发行)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肇庆文艺网 © 2005-2013 肇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758-2231410 2732686 E-MAIL:zdy2231410@163.com
    粤ICP备09033851号-1 技术支持:艾迪思科技 河源水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