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动态 | 各区文联 | 文艺家协会 | 西江文艺 | 作品选登 | 文联大事记 | 留言建议
    欢迎光临肇庆文艺网!  [肇庆文联  2009年9月1日]        
您现在的位置: 肇庆文艺网 > 文章资讯 > 肇庆发现之旅 > 正文
文章 图片
 没有任何调查
 
寻踪岭南文化之根-- 肇庆古村落散记
作者:徐东海 周笔锋    文章来源:肇庆文艺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5-26
       参加“肇庆 发现之旅”,是在万象更新的早春时节。我们从端州出发,历时百日、穿行千里,终于将那一万五千平方公里肇庆大地上的22座历史久远的古老村落一一解读了一遍,真可谓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我们犹如走进了一个神秘、奇特、多彩的世界,在那里,我们不但发现了岭南文化之根,同时也探寻到了一片别样的风景。

  一、绚丽多彩的童话王国
  有着“岭南故里”之称的名城肇庆,五岭之南、西江之滨的独特地理位置,自古便使得这颗西江明珠焕发出了灼灼光华。
  循着古人揽胜探幽的足迹,寻访这如画风景中的人文脉络,仿佛是曲径通幽后的豁然开朗,又似乎是迂回婉转时的柳暗花明,肇庆就象一位身着霓裳、善舞长袖的美女,跃动着那曼妙的舞姿,让我们看到了它在尘嚣之外所潜藏着的另一种惊世芳华。
  在西江、绥江两岸,座落着22座散发着浓郁岭南文化之香的古老村落,它们仿佛是那散落的珍珠,隐匿于山野林地,镶嵌于沟壑江河,或雕梁画栋、或廊坊溪桥、或文武风威、或书香卷雅,与旖旎多姿,凸现峰险、石异、洞奇、庙古之壮美的七星岩、鼎湖山等妙景相比,这些古村落与它们遥相呼应,在共同彰显肇庆之大美的同时,却又衍生出了一种非寻常风景可比的化境。
  是唐宋遗风、是明清神韵,虽然这些古村落与尘嚣中的天地同经战乱、共历风云,但在这里,却遗留着更多深沉的历史底蕴。炊烟袅袅、竹林婆娑,荔熟蝉鸣、翠溪蜿蜒,无论你信步走入的是哪一个村落,无论你随处踏足的是哪一块石头,你都会在无意间翻动一页历史、触动一个朝代。
  这里藏录着的是岭南古老文化的页页书卷,这里承载着的是肇庆人质朴深沉的情感。得益于那一代又一代人的保护,这镌刻下历史足迹、显露出丰厚底蕴的 22座古村落才撑起了肇庆岭南文化的苍劲之根。
  纵观肇庆古村落,我们无不为古人超常的创造力所震惊,他们根据端州大地的区域特色,创造出了一座座最宜居住、最宜创业、最宜观光的,可以分为四种类型的近乎于童话王国般的美妙无比的生活空间。
  一曰山水生态型 。“古木参天不竭泉”的鼎湖区蕉园村、“深山水乡”的德庆县官圩镇金林村、“山环水绕荔林秀”的德庆县新圩镇荔岸村、素有“世外桃源”之称的怀集县黑岩村、“荷花飘香盈古寨”的怀集县梁村镇何屋村均属此列。在这里,村庄与自然的联系,人与环境的和谐达到了完美统一,舒适和人性化成为村落发展的主体;在这里,树木山石,无不蓊蔚洇润,你无法忽略她的动人神韵,因为在不同季节、不同时期、不同气候条件下,她都能够呈现出非同一般的秀美。
  二曰古建筑文化型。无论是高要市的槎塘村、蚬岗村、黎槎村,还是广宁县的石桥良村、大屋村;无论是德庆县的武垄村,还是封开县的杨池村、杏花村,甚至还有怀集县的大浪村、孔垌村、扶溪村都在此列。那一座座古村落,虽然历经时代变迁,却仍然脉路分明,不仅保留了数百年村庄建设的尺度肌理,同时还保留了原居民的人文生态,这就更使得岭南文化的精神得以延绵昌盛,长传不衰。
  三曰民间传统工艺型。作为承载历史沟通未来的民间传统工艺,自古便是中华文明里最为绚丽的瑰宝,它们是文明进步的象征,也是打开一个民族文化宝库之门的钥匙,与那些早己模糊了历史痕迹的城市相比,浸透悠悠古风的民间传统工艺在肇庆的古村落之间得以完好保存,无疑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尊重与推崇,而其中,尤以家家户户都是制砚高手的端州区白石村和有着“岭南古法造纸第一村”四会市白龙扶利村为姣姣者。正是得益于这些把文化的延续作为自己群义不容辞的责任的一代又一代的岭南人,在他们创造了历史与未来的同时,他们所继承的传统工艺和他们所创新的深厚文化也成为了留给子孙的最为丰厚的财富。
  四曰名人故居型。叩问古今,探寻风流人物,虽然历史的烽烟早己散尽,然而那些闪烁着光辉的名字却永远的载入了流芳的青史。王勃在《腾王阁序》里写出了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句“人杰地灵”,而它在肇庆大地也得到最好的验证。
  一批又一批翰墨诗书之族、出类拔萃之才从那些散落山间的、到处洋溢着精深绝妙的文化气息的、神秘诡异的小小村落里走出去,走向广阔的天地,纵使他们没有显赫的家世、惊世的背景,然而这却并不能妨碍他们去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创造一份耀目的功绩。而在名人辈出的这些古老村落中,封开县的平岗村、西村、汶塘村可谓最负盛名。

  二、风格独具的岭南特色
  走在肇庆古村落,岭南特色便扑面而来,而那光彩耀人、内涵丰富的岭南文化在这里得到了最早的生发和传承。
  触摸雕梁画栋的华美
  追寻着古典与现代文明同生发展的脉络,跟随着前人所涉足行走的遗迹,我们的思绪仿佛回到了先秦汉武年代,那些辗转于战火之间的中原先民,他们相互依扶着走进这片连接西南、下通南海的广袤山川沃野。
  在肇庆封开县罗董镇大山深处,有一座由 67间砖木结构的房屋构成的,结构严密匀称、造型美观精致、环山抱水、曲径通幽的古村落,屋脊、正门上雕刻的花鸟虫鱼、龙凤麒麟,栩栩如生、惟妙惟肖、意蕴深刻,为雕刻艺术中的精品,而古朴典雅的书法、摹描,更使得整个村庄于环拱相接、古色古香中透露出独特的明清建筑风格。置身其中,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历经380多年的风雨,青砖小巷和古朴民风把明清文明延续到了现在,这便是有着“岭南第一村”盛誉的杨池村。
  而在绥江河畔的怀集县坳仔镇大浪村,奇地、奇屋、奇水、奇竹、奇树、奇事、奇遇、奇观、奇人的九奇胜景却也同样展现出了它美妙的身姿。集岭南建筑艺术之精华,融闽南建筑风格于一体,在岸边古榕、苍劲山茶、郁郁竹林的映衬之下,“九九奇门”村在奇巧中却又显得那样的典雅别致。
  “道不尽古往今来几多事,欲说还休。”朝起暮归的安祥生活使得村落因为平静而沉醉,其实这风景之外潜藏着的还有一些你所未知的云烟往事。杨池古村最早由从京城逃难而来的明末官员叶翰彪所修建;怀集坳仔镇九九奇门六德堂则是由郑成功的后裔所修建……古事悠悠,离愁别恨也终化作尘土,惟有这古村落仍然屹立于天地间,似乎仍在默默地诉说着什么。
  浩浩中华厚土,中原与南越本便同根而生,远来的先民和当地人一起将这里造化成桑梓、耕耘成福土,南北对接的其实也并非只有文化,彼此的血液也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慢慢汇流,如同这那西江、绥江之水,奔流不息最终同入南海。
  在高要市,有一座蕴含道家文化、已有650多年历史的名为“ 八卦十六祠”的村落,村庄依岗而建,周边水塘环绕,碧波荡漾,古榕参天,枝繁叶茂,民居按照八卦原理分布,8大出口均有榕树映衬,在空中俯瞰该村呈现“八卦”型,而该村的祠堂则按照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的原理布局建造,共有 16个之多,这些祠堂,记载了该村的各个家族迁徙的历史,也体现了南北文化的交流,这便是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蚬岗镇蚬岗村。
  在怀集县大岗镇扶溪村。始建于明代的武威堂,“三格”、“四形”的风水布局则呈现出了中原堪舆文化的精深之妙。背靠皇帝山、白鹤山,面临大水塘,属依山临流格;整体建筑与大水塘组成“官”字形,为仕官格;以前楼为文笔,以水塘为墨池,取蘸墨挥毫之意,防护围墙有枪眼,厢房为 “兵营式”,凸显文武风威,构成文武格。而堂中堂、巷中巷、门中门、屋中屋,更是环环相扣,处处相通,构造奇特。整座武威堂规模宏大,浮雕、石刻散落于建筑物,屋檐和内外墙均书写古诗词、警世名句的书法作品密布,是特色鲜明的“古兵营式庄园”。
  在封开县杏花镇,有一个背靠白马山脉,面向池塘和一片开阔稻田的、完好保留了十二座体现了典型清代民居合院式建筑的江尾村,它则集中体现了当时绘画、灰雕、木雕、书法等精湛的建筑工艺之大成。
  诸如此类者,如拥有11座整齐有序、蔚为壮观,并具有典型古代广府民居特色的古建筑 --“镬耳居”的德庆县武垄镇武垄村,祠堂雕梁画栋、古朴典雅。千年古榕枝繁叶茂,古井甘泉汩汩。而村边那条千年羊肠古道,古道边那座 “状元桥”,绵绵古韵更是将武垄村装扮得如小家碧玉般脱俗可人。
  又如有着“百鸟归巢”盛誉的广宁县北市镇大屋村。10多座砖石结构的清代客家古宅,鳞次栉比,错落有致。2所各自形成封闭式建筑群体的宅院,其中最大一座有55个房间、100个门口,故有“百鸟归巢”之称。这些客家大屋建筑布局精巧,造工精细,檐、梁、柱均雕有山水花草画,门匾上两旁均绘有龙凤呈祥、展翅云鹤、缥缈祥云等花鸟图案,比较完整地反映当地客家人的历史风貌、民俗民情、文化特色、生活习惯。
  肇庆古村落民居建筑的特式题材,内容丰富、技艺奇巧,融汇了社会、政治、经济生活,?含着浓厚的审美情趣,比较完整地反映了当地的历史风貌、民俗民情、文化特色和生活习惯。其实,岭南文化之生成,缘于南北文化之对流,而肇庆村落所保留的这些古代建筑,则在彰显大气的同时,又让我们清晰窥到了岭南文化的精髓深处。
  “十字明间耙齿巷,百年岁月槎塘村”,佳句所吟颂的是有着“棋盘村”美名的高要市回龙镇槎塘村。三面低山环抱,一面临水,横平竖直均为单层的建筑群体,分十横七纵,每一行统一高度,走向与背山地势一致,巷道统一宽度,结构十分工整,在村落整体布局酷似一张“大棋盘”的同时,村民还根据当地传统,在屋檐下绘上各种人物、风景之类的壁画,或用灰油雕出人物、花鸟等浮雕。使得这虽经历百年风雨,却仍显悠悠古风。折射出村民浓郁的立身处世文化特质,烘托出人们读书孝悌、勤俭务实、睿智达观的思想精神。
  同样在高要,一座始建于南宋嘉定年间,整体布局承传明清时期广府村落典型“梳式布局”和“二元一体”布局的回龙镇黎槎村,则显出了“九里一坊”的另一种韵味。高空俯瞰像一顶倒扣的帽子,村内10个门楼,均有古榕和水塘映衬,以“仁义礼智信”为名,兴仁、柔顺、毓秀、仁和……于微处凸显儒家文化之深刻内涵。而村落周边水塘环绕,村内巷道似通非通,似连非连,几条通往村外的道路呈放射状,又使得此处曲折玄妙,宛如一个谜宫。
  人文、地理、天势、勘舆,倘徉在这些或精妙、或恢宏、或雄奇、或灵秀的古村落之间,惊诧与叹服同生共在,然而令我们称奇的又何止这些。
  坐落于广宁县江屯镇的石桥?村,是革命烈士江国光的家乡,这里背靠葱茏大山,面向小河环抱,而此地客家大屋多为追思祖先而仿北方四合院建造的古建筑,至今已有180多年的历史。而在怀集县凤岗镇孔洞村,四面环山的独特地形,村边气势相当壮观的瀑布群以及那具有浓郁岭南文化韵味的“观音堂”、“孔乡书院”等多座古建筑都无不展露出它的镌美与神奇。
  探寻岭南之根的深邃
  肇庆先民大都以“勤耕读书,诗书传家”为祖训。尊儒兴学,气息芬芳的耕读文化使不少村落至今保留着完好的书院和书室,这是肇庆古村落先民尊儒重教、文人蔚起的见证。“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文明的传承仿佛在此刻忽略了时光的深邃,而此地那悠久的耕读传统,则在晨钟暮鼓间,孕育出了无数的英杰智才。
  自唐宋科举盛行以来,肇庆古村落中历代中科登甲进仕者不乏其人,许多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在肇庆封开县河儿口镇西村,有一座闻名遐迩的状元祠,该村毗邻素有“小桂林”之称的龙山风景区,是岭南著名的“状元村”。正是得益于诞生在这里的岭南第一状元莫宣卿,这才开启了岭南刻苦攻读、报效祖国的先河。
  也是在封开县,始建于明末的南丰镇汶塘村,则是岭南状元王时进的老师侯应遴的故里。明朝崇祯年间的侯应遴,曾一人同时担任广西容县、北流、岑溪三县知县,执政期间爱民如子、清正廉明,业绩显著,而被誉为“白面包公”。村内40多组古民居,以中轴线贯穿,主体建筑位于中轴线上,其余建筑左右对称、长幼有序,充分显示出人与自然、建筑与环境的和谐统一、相互协调,完整体现出了中国传统文化“天人合一” 理念。而在村内乡贤祠牌坊门楼上,更是刻有皇帝御赐的“乡贤”和“圣旨”牌匾。
  比起一马平川的中原大地,肇庆的乡野似乎温柔了许多,然而,这里的人们却也同样有着如燕赵慷慨之士般的霸气与豪迈。譬如那位于怀集县凤岗镇的孔洞村,自古村民便素有读书习武的传统,历史上更是曾出过6位文武举人……
  乡野之地怎无圣贤,肇庆古村落的传统儒家遗风,传承着中国古老的文化精髓,孕育了乡民们淳厚、质朴、善良的传统美德,是古村落族群凝聚力的核心纽带。这里的灵山秀水养育了一代又一代聪颖的先民,而沿伸不止的人文脉络也成就了这里一代又一代的才俊。
  倾听文明传承的沧桑
  每一个时代总会诞生时代所特定的风流人物,叩问古今,他们之所以能在时代强音下撰写出纵横千古的盛阙华章,无不与其所在的故土有着莫大的关系。
  端砚之于肇庆,莫若泉水之于鱼,砚让肇庆更为丰盈,而砚也得端州之名享誉于世,寻根肇庆制砚历史,溯源而上,这或许能更为清晰的倾听到肇庆深远文明根脉跳动的声音。
  坐落于肇庆 端州区黄岗镇的白石村,可谓是端州石砚的发详地,而制砚也于唐武德年间从这里起源。1300多年的历史见证了端砚的兴盛与辉煌。于村落间,随处可见制砚作坊,触目所及皆是凿砚刻画、雕龙画凤的男女老少。工艺之精湛细腻,让白石村扬名于海内,而村中遗留的张之洞碑刻,行业中的五登祖师堂,李氏、梁氏宗祠,长庚书塾等人文古迹,以及那老砚工手记、采砚诗歌等民谣也让这里浸透了浓浓的墨香。
  城市之兴盛是文明之兴盛,然而城市文明却在延伸的过程中,不自觉的会淹灭那些原本我们应当传承万代的先祖创造的智慧结晶,环首肇庆山野村落,我们在对文明的遗落产生淡淡怅然的瞬间,却惊奇的发现,在这些珍珠般晶莹的村落里,还留存着许多我们仅听闻而从未谋面的古代传奇。
  如那坐落于青山翠溪间的四会市贞山白龙扶利村,可谓是中国民间古法造纸的第一村,作为家庭副业,古法造纸在此已有 400多年的悠久历史,至今,村民依然沿用着2000多年前蔡伦发明的造纸方法,秉承着浸、斩、干打、湿打、抄纸、松纸等原始古朴的工艺,保存了中国古代造纸术的全部精髓。
  悠久的历史和多元文化的融合往往能够形成富有特色的民俗文化,而比之同样以风景扬名于世的景区,肇庆古村落的民间艺术也可谓之丰富多彩,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民间歌舞艺术。
  广宁大屋村的“客家山歌”、“舞山狮”,德庆县金林村的“鲤鱼舞”、“白鹤舞”,高要金利茅岗村的“赛龙舟”,封开汶塘村的“舞狮”、“舞龙”……这些民间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它们在人民群众中扎根并同时产生巨大影响,有的虽然已历经几百年,但至今却仍流传甚广。
  逢年过节,乡村处处锣鼓喧天、狮龙翩翩、起舞竞技,这不仅增添了村民的节日欢乐气氛,而且群众扶老携幼,纷纷前往欣赏,也显出了村落生活的一片祥和。作为蕴育岭南文化的苍劲之根,肇庆的古村落之间还广泛流传着许多优美动听、耐人寻味的民间传说,如那“百鸟归巢”、“福鼠吊花篮”,如那“西村五龙渡”、“苏真人”……在这些民间传说中,既有关于地方来历的传说,也有扬善惩恶的故事、还有勤奋中举独占鳌头的迭闻趣事,以及那缠绵动人的爱情故事。
  和那些书于纸、刻于简的青史名传相比,这些由古村落的村民们在漫长的生产、生活中所创造的口头民间文学,较好地反映了劳动人民的爱憎情感,表达了他们对美好幸福生活的向往,它们又何尝不是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呢?我们在文明兴盛与文明前进的过程中,总会遗失些什么,但在肇庆的古村落间,我们却找回了许多原本己遗失的东西。
  游走世外桃源的玄想
  跻身于尘嚣之外,游走于田园之中,应当说,这种悠然与淡定,绝不是城市文明所能给予的,而沿西江、绥江行走,我常常会生出一种目不暇接的感觉。美!真美!真的太美!我无法不为岭南拥有这块宝地而自幸,无法不为自己能身临这些美境而自喜。
  东晋陶渊明曾经写下传世的《桃花源记》,他本是散淡之人,却为世外桃源之风景所沉迷。“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诵读着这美词妙句,眼前却突然出现一个被峻峭挺拔的石灰岩山所包围的村落。
  400多米幽暗的山洞是进入村落的必经之道,出洞后便豁然开朗,村中环境幽雅、风景秀丽、小桥流水、鸡犬相闻、炊烟袅袅、竹林婆娑、绿草如茵,满园的桃花、遍地的薰衣草在争相竞放,“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难道我所到的就是传说中的桃花源?非也,这块世外桃源,其实就是怀集当地著名的长寿村怀集黑岩村。
  事实上,诸如黑岩村这样的人间美景,肇庆的古村落群里又何止这一个呢!
  中国风水学认为山不能无水,无水则气散,无水则地不能养万物。山环能“聚气藏气”,而水能“载气纳气”。因此,有“山主富贵,水主财”之说。所以,古村落的先民们都非常注重水的利用。村落的民居多傍江河湖泊而建,或开渠引水、挖塘蓄水,以营造载气纳气的环境。
  扬名于德庆的新圩镇荔岸村,有着“山环水绕荔林秀”的美景,它背靠葱茏大山、环抱两条小河,溪水环流、小桥处处,而那沿河而生、沿塘而种的千余株苍劲古态的百年荔枝,年年开花、岁岁结果,让整个村庄掩映在郁郁葱葱的荔枝林中,彰显了一派南国园林的风光情调。
  村中由高而低的三口池塘,为荔枝树林带来了充满灵气的水源,每每蝉鸣荔熟季节,当全村荔枝树结满压弯枝头的累累果实时,红荔与绿叶相映、绿树与碧水成趣,便又是另一番如画美景。
  而在肇庆鼎湖区有着700多年历史的坑口蕉园村,村中上百株百年树龄的仁面、木棉、五味子和古榕,则让这个南国村庄古木参天、翠竹掩映,至于村中那口有着“不竭泉”之称的龙井,更是清澈甘洌,溪水环绕,正是它们,向世人唱响了“古木参天不竭泉”的迎客欢歌。
  世外桃源的世外美景,并非在别处随意可以见到,这就如同那有着“深山水乡”之称的德庆县官圩镇金林村,在明清期间便培育出了10多名进士,而传承了1700多年的历史,则使得这里许多的民居依然保存着独特的南国建筑特色,村庄地形奇特,“寿星、金龟、蝠、鹿、鹤”五山环绕,有五山会局之势,而博古龙灰脊图案、燕尾飘脊的古祠堂及硬山式山墙更是遍布其间。
  古榕、樟树、相思、木棉、菩提等古木参天,象绿色屏障横亘于村边。村中湖泊池塘众多,金林河、吉岗河蜿蜒曲折从村内流过,而那些小桥、流水、人家的妙景也于不经意间凸显了金林独特的水乡风貌。
  此外,处于怀集县梁村镇的有着8座百年老屋、7口荷花池的何屋村,则用结构精妙、造工考究、雕梁画栋的建筑和那盛放的荷花、白玉兰、桂花,绘制出了一幅“荷花飘香盈古寨”绝妙工笔……

  三、充满希望的美好未来
  对于明珠肇庆的解读是一个永远都无法停歇的过程,而对于尘嚣之外的山野古村落的寻踪也永远都充满惊奇,这是光华之外的光华,这也是美妙之外的美妙,22个古村落其实只是打开肇庆丰富人文历史宝库的一把钥匙,而寻访它们、走进它们、品味它们、发现它们的过程,其实也就是与文化、与历史、与先祖、与思想靠近的过程,这,归结到底也是无法用文字所能全部表述清楚的。
  于风云中看到烟霞,于过往里发现未来。从绚丽的古建筑群落到散居于四野的桃源胜景,从执掌古代文明的传承之所到尽显岭南人文传奇的名人故地,可以说,西江、绥江两岸散落的这些古老村落,让我们看到了它所蕴藏的巨大能量。
  保留完整的自然风貌传递了自然与人的合谐,浸透历史底蕴的人文环境又彰显了文明的神奇与深沉,这是不可多得的宝贵生态资源,这也同样是极为罕见的旅游资源。山水生态造就出的异常优美的风景、古建筑文化和历史名人孕育出的无比丰富的人文、传统工艺表露出的又是深厚灿烂的文明印迹,这些都使得肇庆这22个古村落足以能够令我们窥见历史的沧桑、文化的深沉、思想的广阔、风景的壮美。

结语
  经历社会变迁,现代多元文化冲击的肇庆古村落,能够较完好的保存并延续至今,是历史珍贵的实物见证。它们所保存的富有特色的民俗文化在反映了乡民独特的思维方式和文化价值的同时,其本身,也对了解和研究肇庆乃至岭南地区的历代民居建筑的演变、生态环境、居住理念、民俗风情以及绘画、雕刻、书法艺术等方面,具有重要的价值。
  可以说,肇庆古村落是财富的象征,是理想的象征。我们走进古村落,是为了开发古村落,是为了敲开财富之门,是为了追求新的生活。开发古村落就是要揭示古村落超越时空的历史价值,就是要发挥古村落传递文明的样榜作用。古村落的发展需要对传统的回归,但决不是简单的复古,更不能以毁灭旧文化的痕迹,去书写新的文明。把古典乡村元素与现代技术的完美结合才是我们所追求的未来生活。
  当你顺着西江、绥江往前望,你望到了那动人心魄的风景吗?(徐东海 周笔锋)

    

                                                  肇庆新八景之一:鼎湖幽胜(油画) 赵望窗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肇庆文艺网 © 2005-2013 肇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758-2231410 2732686 E-MAIL:zdy2231410@163.com
    粤ICP备09033851号-1 技术支持:艾迪思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