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动态 | 各区文联 | 文艺家协会 | 西江文艺 | 作品选登 | 文联大事记 | 留言建议
    欢迎光临肇庆文艺网!  [肇庆文联  2009年9月1日]        
您现在的位置: 肇庆文艺网 > 文章资讯 > 肇庆发现之旅 > 正文
文章 图片
 没有任何调查
 
名人名事篇——黎雄才 “黎家山水”创始人
作者:陈焕明    文章来源:肇庆文艺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8-15
       国画大师黎雄才乃当今岭南画派泰斗,其人品、艺品为人所敬仰,是德艺双馨的岭南画派大师。他在美术理论上有独到见解,在美术教育上成绩卓著,其创立的“黎家山水” 折衷中西独树一帜,造化之深,奥妙之精前无古人,给现化山水画发展开辟了一条新路子

  黎雄才出生于清末,成就于新中国,被誉为自清末以来国画名家72大家之一。他的一生是探索发展中国画艺术的一生,是为承传岭南画派,发展岭南画派,献身民族绘画艺术事业的一生。

 

  求学:高剑父慧眼识雄才

 

  1910年的一天晚上,黎雄才诞生在肇庆城中路基督教堂旁边的一间普通的平房里(当时为高要县治)。黎雄才从小聪明可爱,自幼在父亲黎廷俊的艺术感染下, 6岁就开始拿起毛笔学画画,8岁临习古画。读肇庆中学时,受居巢、居廉学生陈鉴老师的教导,对绘画产生了浓厚兴趣,年纪小小已临摹出十二屏清代花鸟巨幅,当时被称为肇庆的画画神童。

  1926年,岭南画派鼻祖高剑父先生应同学陈鉴的邀请,到鼎湖山写生,在闲聊中,他谈及难寻找绘画好苗子时感慨地说:“我在日本学习期间,加入了孙中山创立的“兴中会”,一直追随孙中山闹革命,为贫弱的国度而悲哀,为缺乏艺术人才而悲哀。在上海《真相画报》报社期间,我和高奇峰发现了一匹美术黑马,在他极度困苦时刻,我们举荐了他,现在到欧洲学习去了,将来他一定会成为画坛巨匠的。他是江苏宣兴人,姓徐名悲鸿。除此之外,找遍全国都没有再发现好苗子了!”

  陈鉴一听,双眼为之一亮,拍着高剑父的肩膀说:“老同学,你找得正着,我有一位学生,今年十六岁,住在肇庆城中路,姓黎名雄才,平时勤学苦练,对画画悟性很好,临摹古画又多,我看是一位可造之材。”

  高剑父迫不及待地说:“好,今天我就要见见他!”

    陈鉴带着高剑父来到黎廷俊的裱画店,一进门,十二屏清代花鸟巨幅清晰地吸引住高剑父,驻足久久观画。他看后问黎雄才:“这些是你画的吗?”

  黎雄才腼腆地答:“正是小生的拙笔,请先生赐教。”

  高剑父心想:“年岁这么小,能画如此高格调的画,不是你讲我就信。”高剑父叫雄才即席挥毫,要考一考他。

  雄才礼貌地拿起毛笔,挥洒自如地,仅用了十多分钟时间,就画了一幅出来。

  用笔、用墨,一招一式,高剑父都看在眼里,脸上顿时露出微笑。他抚摸着小雄才脑袋:“你愿意去广州学画画吗?”

  雄才一听,心花怒放,脸上绽开幸福的微笑。但在旁的黎廷俊心里不是滋味,心想:“一者我儿子这么小,本人不放心其远行。二者我家境贫穷,去那里找学费、伙食费?”黎廷俊面露难色地对两位老师说:“雄才年纪尚幼,他独自远行我不放心。”高剑父只好婉惜地离开了裱画店。

  第二年,高剑父又来肇庆写生,专门来到黎廷俊的裱画店,向黎廷俊提出要求,愿意免黎雄才学费,包食宿收黎雄才去广州学画画。

  此时的黎廷俊不好再推辞了,只好答应,并对儿子再三叮嘱:“要铭记恩师的良苦用心,要刻苦习画。”

  时年17岁的黎雄才,便坐上花尾渡,随着一声长呜的汽笛,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只身前往广州跟随恩师高剑父学画。

 

  留学:勇攀艺术高峰

 

  黎雄才来到广州,在高剑父的安排下,开始在春睡画院学习,得到恩师的悉心栽培,对宋、元、明、清的山水画画理有了初步的了解,开始明白入古出新的重要。为了拓宽艺术视野,他边在春睡画院学习国画,边到烈风学校学习被某学会认为是旁门左道的“番鬼佬”绘画法--素描。学习素描后,使其丰富了透视、几何立体和光暗等知识。由于有扎实的素描基础,他的山水画进步非常快,他的习作得到了高剑父老师的高度评价,有时高剑父有事外出不能上课,有很多山水画的课程由他代上。不出三年,黎雄才的山水画已超越高剑父老师的培养目标,特别是对松树绘制,造诣较深。高剑父对弟子寄予厚望,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资助黎雄才东渡日本留学,攻读日本画科。

  黎雄才就读于东京日本美术学校日本画科期间,正是日本美术界探索革旧布新的时期。日本画在革旧布新过程中,以横山大观和竹内栖凤两大画派为代表。

  竹内栖凤是一位具有全面才能的画家,他的“绝技”并不仅仅尽于画面,其作品具有浓厚的东方情韵和丰富的内在意蕴。他主张:要使日本绘画有新发展,必须“取彼之长,补我之短”,主动汲取西洋写实绘画语言丰富的表现力,融入东洋绘画的“写意”境界之中,西洋画的光线、色彩以及富于动态效果的空气感觉要加以取进。”

  而另一位大师是横山大观。他是执东京画坛牛耳的大家,是东京日本美术学校的教授,他主张淡化传统线条技法,致力色彩的空气、光线表现,极力主张“朦胧技法”。

  黎雄才经过长时间泡在图书馆里研究两大画派的精髓,认识到这两大画派对中国画的发展有很多方面值得借鉴。日本画家那些脱去拘泥古人的漏习,变为仔细观察和描绘大自然,使画达到美妙、精深、丰富的做法,更让黎雄才赞赏。他对横山大观的绘画技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日夜不离画笔,临习横山大观的朦胧技法。初时以为靠勤奋就可领悟其意,但事实却相反,越画越糟糕。

  有一次,有位教授发现他越画越不像样,就拍着黎雄才的肩膀说:横山大观的画不是靠手画的,而是靠悟出来的,意会才是目的,要想达到如此高的水平,必须要拜大自然为师,大自然是画的母体,她千变万化,神韵万千,只有忠于她,你的难题就可迎仞而解了。黎雄才顿开矛塞!于是一有空就到郊外写生。凡可入画的他把物象写入写生薄中。

  富士山是日本名山,它位于东京郊外,海拔3776米,是日本第一高山,山顶终年白雪皑皑,山腰以下樱花成林,开花时节漫山遍野的樱花如云如雾,一片花的海洋。山脚东南西有八个湖,统称“忍野八海”。富士山具有独特的山光水色。山麓有无数火山喷发过的洞口,洞壁长年结挂着冰柱,正因为富士山有这么多奇美的景色,一直是诗人、画家写生的好去处。

  黎雄才写生首选富士山。在阳光灿烂的一天,他与同学结伴去登富士山。黎雄才一行来到山脚,黎雄才对同学说:“上山吧,到山上一定更好看。”

  同学们睁大眼睛,张开双手说:“哪里有路上?”

    雄才说:“路在脚下,我们可攀岩而上。”

  黎雄才第一个攀上山崖做开路先锋,他用手折断杂树,一步一步往上爬,还没爬上50米,他的手被划破了,血一滴一滴往外流。他没有吭声,忍住痛继续往上爬。

  同学发现他手流血,叫他不要再往上爬,可他笑着说:“小事!算不了什么!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嘛!”他坚强的意志鼓舞了这群富家子弟,鼓舞了团队士气。经过几小时的攀爬,他们终于登上了一个较高的山顶。

  站在山顶,远眺繁华的东京市区,俯视山下湖光美景。他借着太阳还未西沉的时光,从裤袋里取出写生簿,手急眼疾地把一个个美景写下来。

  在回校的途中,其他几位同学翻看黎雄才的写生簿,都说收获最大的是他,10多幅写生画栩栩如生。

  由于日本人视青松为长久吉祥之树,在日本的海湾到处种满青松。这些青松千姿百态,引人喜爱。课余,黎雄才常到海湾松林欣赏松的姿态。每到星期天,海滨、寺庙等地都会见到黎雄才写松的身影。

  有一天,黎雄才正聚精会神地对着松树写生,突然听到“妙!绝!奇!”的赞叹声。他扭头一看,发现身后有一位年龄比他大几岁,架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的学者。此人自报名字,他叫二村宽。

  二村宽对黎雄才说:“如我唐突,我已在你背后看你画松有好几个星期了,往日我怕打扰你,不敢吭声,可今天压抑不住才叫出声来,请你原谅!”

  黎雄才忙答:“没什么,没什么。”

  二村宽答:“我一生酷爱松树,但从来未见画家对松树画得如此传神,我喜欢和中国人交朋友,特别喜欢和你交朋友,不知你愿意否?”

  黎雄才连忙站起来:“交朋友当然没问题,如你愿意的,可经常到这里会面。”

  从此,每当黎雄才来写生,都见到二村宽在庙门口等他。时间长了,他们俩就成为了好朋友。从此,两位好朋友经常结伴外出写生。

  黎雄才写生涉足东京、京都、奈良、名古屋、上野、福冈等名胜古迹。

  猿桥是日本三大名桥之一,有1300多年历史。

  黎雄才不畏路途遥远,一直问路来到偏僻的大月县,然后借着晚霞速写了二幅,一幅是凌空飞越的猿桥,一幅是附近村庄具有代表日本田园风光的田野图。回到学校,他整理写生稿创作了一幅《猿桥春雨》。

  1932年他创作的《潇湘夜雨》获比利时国际博览会金奖,《珠江帆影》被德国博物馆购藏。

 

  回国:创立“黎家山水”

 

  1935年黎雄才回国后,继续潜心创作,1938年在母校省立第七中学(肇庆中学)任教。本来可过上安稳生活,但他不顾家人的反对,1941年,孑身从广东韶关取道广西桂林,转到贵州、四川、重庆、陕西、宁夏、甘肃、新疆、内蒙古等地,不顾旅程遥远,不顾艰难险阻,不畏风餐露宿,不畏寒来暑往,饥饿了喝一口山溪水或含一块雪,克服了种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跑遍祖国大江南北,名山大川,实地写生八年,画了逾两万张写生稿。他亲身感受大自然气象万千的景观,为其今后创作积累了大量素材。在他蜚声国内外的名作中,所有的山、水、松树都是在写生稿中提取提炼出来的。

  在南方,经常阴雨连绵,可黎雄才克服一切困难,撑着雨伞,行走于崎岖、湿滑的山路中。在荒漠戈壁,黎雄才克服高原反应,不畏艰险,头顶烈日,踏着雷行的风沙,战胜一次又一次病魔的袭击,以超人的毅力画了一本厚厚的关于戈壁风情的写生稿。在严寒的大西北,他不顾零下20多度,披着棉袄,顶着呼啸雪花,把雪中的奇景一一描绘下来。有一次,他为画好华山“长空栈”,不顾安危冒险攀上悬崖,别人看见都为他捏把汗,而他却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为了选取最佳角度,竟站到峻峭的山崖边沿……

  黎雄才在恩师高剑父的教导下,决心秉承岭南画派的主张,一要师于前人又跳出前人,画山水画要有创造性;二要具有时代精神和个人风格,打破山水画不能反映时代现实的偏见;三绘画要源于真实高于真实,不能沿用歌颂帝王而成为山林隐士自我陶醉的东西;四要作品大众化,能为人民群众所欣赏、喜爱和接受。他为了不断发扬岭南画派,在不断夯实基础的同时,又独辟溪径,不断创新。在1953年至1966年是源于真实高于真实的实践时期,创作了《森林》、《三峡》、《把余粮卖给国家》、《武汉防汛图》、《鼎湖飞水潭》等名画。期间在武汉中南美专任教5年后,随中南美专回迁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任副教授。

    文化大革命期间,黎雄才被迫搁笔,到“五. 七”干校接受教育。但他仍然天天坚持打腹稿,忍不住时竟偷偷在被窝里画铅笔画。

  由于周恩来总理号召全国:“凡对外单位应张帖宣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宣传品”的原因,黎雄才1971年被借调回广州,重拾画笔。

  1971年至2001年间,为黎雄才厚积薄发地展示岭南画派璀璨光芒,并创立“黎家山水”并且把黎家山水画推至成熟的时期。

  这个时期他喜画盈丈的大幅作品,最大一幅达42平方米。在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黎雄才“老夫聊发少年狂”,进入了大幅画面的创造期,各大宾馆、大使馆、人民大会堂、天安门城楼、北京钓鱼台等单位,纷纷请黎雄才北上南下作画。

  从此,“黎家山水”闻名遐迩。

 

  绘画风格: 其山水画为纯艺术珍品 尤松独具一格

 

  “黎家山水”画继承宋元画的写实功力,将岭南画进一步发扬光大,他的创作源于生活,笔墨追随时代形成典型而又清新的个人风格,观其作品使人感受到气韵生动,回味无穷。他的艺术成就。在构图上,主题突出,作品中的松树皆放在显要位置,棵棵苍松,或生机勃勃,郁郁葱葱;或顶风傲雪,意态高华;或长于悬崖,坚挺不拔;或参差错出,千姿百态。在用墨用色上,以墨和青绿为主色。在用笔和写意上,以宋代山水技法、岭南画派技法、融合中西绘画技巧和对大自然感悟为根本,大胆创新,追求个性,追求创意。他的作品,气势恢弘,主题突出,松、石、水描绘得与众不同,三种物体质感效果突出,创立了被画坛美誉的“黎家山水”。

  他的山水画饮誉海内外,独树一帜,荡气回肠,品位高雅,情趣盎然,用笔、用墨更让画坛同仁赞不绝口,每幅作品气势宏大,用笔飘逸,焦墨的运用栩栩如生。其挥写之青山绿水,气势清旷绝俗,千峰竞秀,烟云氤氲,瞩目咫尺,意在千里。而他在山水画中之松,饮誉中外。他的山水画是意境深邃的纯艺术珍品。他创造的艺术高峰,令世人瞩目。他对中国画,尤其对中国山水画的探索和实践是前无古人的。他在教学中常对学生说:师承古法,不能抛开前人搞国画,师承古法,不能古而不发,发展绘画艺术,要讲纯艺术,写画的艺术是什么?就是用文房四宝加国画颜料表达作者要表达的物象质感和意趣,画什么要似什么,似是似特征,和摄影照片有区别,国画要有国画的韵味,要反映出宣纸、毛笔、水、墨和颜料等绘画材料所产生的特殊效果,给人以艺术感染力。

  1978年后黎雄才为广州美院教授,任五至七届全国政协委员,任中国美术协会广东分会副主席,广州美院副院长兼国画系主任,岭南画派纪念馆馆长等职务。经过他长达80多年的苦苦探索,创立了绝妙的“黎家山水”后,成为了一位名副其实的岭南画派巨擘。2001年荣获中国文联、中国美术家协会颁发的全国首届“金彩奖成就奖”最高荣誉。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肇庆文艺网 © 2005-2013 肇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758-2231410 2732686 E-MAIL:zdy2231410@163.com
    粤ICP备09033851号-1 技术支持:艾迪思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