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动态 | 各区文联 | 文艺家协会 | 西江文艺 | 作品选登 | 文联大事记 | 留言建议
    欢迎光临肇庆文艺网!  [肇庆文联  2009年9月1日]        
您现在的位置: 肇庆文艺网 > 文章资讯 > 肇庆发现之旅 > 正文
文章 图片
 没有任何调查
 
名人名事篇——李绅“悯农”诗人
作者:崔振谦  杨芳    文章来源:肇庆文艺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8-11
   端州司马李绅政绩

 

  李绅,字公垂,生于唐代大历七年(772年),祖籍安徽亳州。父亲李晤在江南金坛、常州等地任县令时,携家择居梅里祗陀里(今锡山市东亭镇长大厦村)。他五岁丧父,由母亲教以经义。梅里是吴文化的摇篮,泰伯的至德高风,李绅从小耳濡目染。母亲悉心培育,在他十五岁,于风光秀丽的惠泉山为他赁屋从师就读。贫寒艰苦的读书生活,磨练了李绅的思想和意志,使他有较多的机会接触平民,他目睹农民终日劳作而不得温饱,由衷地在诗中流露感叹和愤慨。

  李绅于元和元年(806年)中进士,此后仕途多有波折。在节度使李琦门下任幕府时,因不满李琦谋叛而下狱,后获释回无锡惠山寺读书。元和十五年,任翰林学士,又卷入“朋党之争”,为李(德裕)党重要人物,与李德裕、元稹被誉为“三俊”。长庆四年(824),李党失势,李绅被贬为端州(今广东肇庆)司马。

  在端州任职期间,他除暴安良,兴修水利,减轻民众的劳役赋税,鼓励农业生产,使端州出现前所未有的生机。

  政绩一:疏通河道 兴修水利

  李绅到任端州不久,天下大雨,河水泛滥,淹没街道,许多百姓无家可归。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河水泛滥成灾呢?李绅乔装简从外出察看灾情。在视察过程中,李绅看到水患之年官府还来催收赋税。在路上,他竟遇一伙恶吏在挨家逐户上门催缴税费,并强拉壮丁为官府劳役,稍有冲突,便大打出手。李绅当场痛斥了恶吏,决心减免赋税与劳役。

  李绅经过调查,了解到河水泛滥成灾的根由乃端州城下游河道阻塞不通,水排泄不出去。原来,当地的官绅依仗权势,侵占河道,在河两岸霸地筑堤坝,将坝内的水面据为已有,大造豪宅园林,水榭歌台,种花养鱼,并且同自己的住宅连在了一块,成了水上花园,搞得河水受阻,形成隐患,严重威胁上游端州城中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

  查明原因,李绅立刻颁下命令,要将这些阻塞河道的建筑全部拆掉。有个恶绅坚持不肯拆除。李绅三番四次派人去催促,那人还强词夺理,并拿出一张地契,硬说那块地是他的产业。李绅详细检查,发现地契是那个恶绅自己伪造的。李绅十分生气,勒令恶绅拆掉花园,还写了一份奏章向朝廷揭发。恶绅看事情不妙,要是朝廷真的追究起来,也没有他的好处,只好乖乖地把花园拆了。

  一些权贵听到李绅执法严明,不敢为非作歹。有个权贵想打通关节,打算送点什么礼物给李绅,旁人提醒他,别白操心了,李绅的廉洁奉公是出了名的。

  拆了违章建筑之后,李绅又疏通河道,修堤筑路,西江河水患尽除。老百姓对李绅感恩戴德,利益受损的官绅则对李绅恨得咬牙切齿。

  政绩二:除鼍安民 减免赋税

  花席与端砚闻名京城,李绅前往今高要金渡了解有关情况。

  来到金渡镇水边村,李绅见席民个个面带愁容,问其原委,村民说:“种芏的湿地中有水鼍出没,常常吞食人畜。我们哪还敢去收割芏草织席呢?”

  李绅听了摇头叹息说:“天有水患,地有恶鼍,百姓哪得安宁?”

  李绅眉头一皱,想到了一个除恶安民的办法。

  李绅令百姓从瓜地里摘来两只二十多斤重的大冬瓜,找来一个大铁锅,把冬瓜连皮放进锅里去煮熟,然后把一桶鱼肠、鱼鳞等涂在冬瓜表面。

  当天晚上,李绅就叫官差把煮得心熟皮不烂的大冬瓜用船撑到沼泽地里,一直向那水鼍潜伏的芏地而去。

  船慢慢靠近芏丛了,官差先把一只大肉鸭投到水里。那只鸭被投进水里,就扇拍着翅膀,在水面上蹿叫着。

  一天找不到食物而饿坏的大水鼍,听见水里有鸭叫声,立即钻出芏丛,箭一般游向那鸭。

  那鸭,就进了大水鼍的肚里了;但对于它来说,这只鸭太小了,吃了等于没吃,半饥半饱的更难以忍受。

  饥饿只把水鼍折腾得在水里转来转去,到处觅食。

  李绅见时机来了,便和官差一道,合力把那两只表面腥臊,内里滚烫的大冬瓜倒进水中。

  “咚咚”两声响过之后,水鼍便闻到了冬瓜上的腥味,见是食物,立即饥不择食地张开大口,一口就把那冬瓜吞了进肚,随之沉下水底。不久,那水鼍被冬瓜烫得肠穿肚烂,在水底下不停挣扎,搅起一阵阵浪花,掀起无数的淤泥。翻滚的黑色泥水浪移来移去,一会儿往东,一会儿往西,把这一带的水面都搅得浑浊不堪。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那只大水鼍终于被烫死了。

  围观的百姓好不兴奋!纷纷效法,除去自家芏地的恶鼍。一时间传遍各地,恶鼍悉数尽除,织席业从此兴旺。

  李绅又乘船来到端溪砚坑了解砚石开采情况,但见满目萧条,采砚的也只是些老弱病残。李绅询问之下,方知砚工不堪赋税沉重,都不再采砚石而被迫外出谋生了。原来,官府规定每年必须进贡一定数量的端砚给朝廷,但官绅大都另征数十倍于定额的“端砚”献给各类权贵,以求升官发财,搞得端州百姓叫苦连天。

  李绅回府后,立即颁下政令,只按定额征收,不得多征一方,百姓奔走相告,一片欢呼。

  端砚业又恢复生产并日渐鼎盛 !

  政绩三:鼓励农桑 发展生产

  李绅到城外视察民情,但见田陇阡陌之上往来耕作的多是老弱之辈,他叩问农夫,农夫诉说连年水患,官吏又不关心生产,百姓无以为生,青壮年有的抵债为奴,有的外出谋生去了。

  李绅听了不禁摇头对随从感叹:“本官只知赋税徭役苦民,而不知官吏竟有不劝农而苦民的。回府之后,本官须立即颁布公告,减税以鼓励农桑,发展生产!”

这时,一个寡妇跑到李绅面前告状,哭诉她种的薯种被人偷去,眼看一家就要挨饿了。李绅听后,便随那妇人一同来到薯地看个究竟。细看之下,却发现薯种虽然被偷了但周围的薯苗却长十分茂盛,挨着地面蔓延开来的薯藤长出了一丝丝的细根。李绅心里一动,就对那妇人说:“薯藤逢节生根,自会长出甘薯来,你就摘了薯藤栽下,以免误了农时,偷薯种的事,待本官慢慢追查吧”!

  妇人听了李绅的话,栽下了薯藤,到了收成的时候,挖开地面,满是肥硕的甘薯,收成比别人用薯种种的还要多。四乡八邻的百姓闻讯,也学着用薯藤栽种的方法。从此,端州人种薯再也没有用薯种栽的了。

  李绅又颁布一系列鼓励农桑的政令,百姓终于过上了好日子。

   相传唐代端州人还不会盖灰瓦屋,只能居住在茅寮草棚中。李绅来端州后,把京城烧砖瓦、筑灰墙、盖瓦屋的方法教给了端州人,此后端州才出现灰墙瓦屋。修建房屋时,李绅还为百姓亲自设计。他结合南方的气候特点,倡导百姓建“骑楼式”房舍,渐渐形成了现在南粤一带独特的“骑楼”建筑风格。

  政绩四:心系百姓,接眷南来

  为表示和当地百姓休戚与共,李绅准备终老端州,把家眷从北方接来。李绅家眷所乘的船行至端州附近的七里滩时,突然风雨交加,船行受阻。端州百姓闻说李绅夫人官船受阻,都自愿前往拉纤。民众列队十余里,纤绳长长,号子震天。不能拉纤的老弱,个个柱香跪拜迎接。李绅大受感动。

  中秋佳节,端州人除吃月饼外,还喜吃宝月塘的无丝(私)藕。

  何故,传说李绅任职端州时,生活俭朴,李绅夫人为改善家人伙食,增加营养,提出要在城外开挖池塘种藕。李绅见夫人自食其力,而且也想大力发展生产,经过再三考虑,终于同意,但约法三章,规定其所种塘藕只能自吃不能卖来换取银两,吃不完可赠予百姓。李绅并为夫人开挖的藕塘书写“宝月塘”的条幅。宝月塘里种出来的藕圆润肥大,李绅夫人遵照夫训,只是送给乡邻吃,从不卖钱。因李绅铁面藕无丝(私),草木也有情,说来也怪,别的地方种的藕,是藕断丝连,唯独宝月塘的藕无丝。李绅夫人还教百姓种植莲藕的方法。一时间,端州城内外家家户户都种藕。互赠藕吃这一美德,端州人竞相效法.遂成风俗。今天,莲藕不但成为了端州的特产,当地还留下一句歇后语:“宝月塘藕--无丝(私)”。

  端州人为铭记李绅与其夫人的功绩,还在中节秋这天品尝宝月塘藕时加点冰糖,以示“冰心无私”。逢年过节,肇庆人祭祀祖先时,还供上一条莲籍,是专门纪念李绅的。

  李绅在端州体恤民众、造福于民的功绩至今仍在民间流传,逢年过节尚有香火祭祀他。

 

  宣扬李绅事迹提高名城文化品味

 

  肇庆是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顾名思义,历史文化名城是因历史名人和历史事件而得名。

  历史上与肇庆关系比较密切的历史名人有李绅、禅宗六祖惠能、宋徽宗赵佶、包公、利马窦等。这些名人,在肇庆论名声首推包公,因包公是宋以后历代的清官典型,是“国家级”历史名人。他与肇庆发生关系,主要是他在端州当了三年父母官--知州。所谓知州,相当于今天的市长。如论文学方面的成就,他是远远比不上李绅的。李绅也当过端州的父母官(司马)。“司马”是唐时州郡长官的名称,也相当于今天市长一类的官职。可是论在肇庆的名声,他是远不及包公的。在端州,人尽皆知端州在历史上有个包公,但问及李绅,则十有八九是不知道的,肇庆历史对李绅未免太不公平了。

  李绅,说来也是个“国家级”的历史名人,而且还是个文化名人。他并与元稹、李德裕合称“三俊”。李绅在文学上,主张“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反对吟风弄月,无病呻吟,与元稹、白居易共倡“新乐府”诗体,给唐代的诗坛注入了一股清新的风气。他的诗集体现了他的诗歌主张。他的诗作《追昔游踪》三卷、《杂诗》一卷收录于《全唐诗》。另有《莺莺歌》,保存在《西厢记诸宫调》中。

  在端州期间,李绅写下不少描绘被贬南来路途艰险、担忧民众疾苦、发泄心中哀怨的诗文。最有名的是“古风二首”,至今仍是我国小学的必读课文,成为千古绝唱。他被称为“悯农”诗人。“古风二首”被评为中国影响“最大”的十首诗之一。

  李绅于唐元和初年中进士,在朝内历任高官,唐敬宗年间,他因得罪了宰相李逢吉,被贬为端州司马。从朝内高官的位上,贬谪到千里之外的蛮荒之地的岭南。但李绅并不因此而颓丧,反而把远在江苏无锡的家属也搬到端州来,下决心要在端州干出一番业绩,为人民造福。他的政绩,现已不可考,但他离任时,吏民牵衣顿足,恋恋不舍,还把他的衣带留下,立祠纪念。从这些历史片段看,他在端州为官的情况是不难想象的。

  然而,正是这样一位当过端州父母官的历史文化名人,端州却把他遗忘了,端州人为包公重新建祠纪念,而李绅祠则早已无迹可寻了。

  应该说,肇庆不仅要突出包公,也要突出李绅,大力发掘和宣传他的遗事遗迹。使肇庆这个历史文化名城的内涵更加丰富、充实,文化品位进一步提高。(崔振谦)

 

  感悟李绅

 

  李绅贬谪端州司马,这不啻于一场灾难。但这种境况也给了他一份宁静,尽管背负着罪名而来,但远离嘈杂的京都,从此不再顾虑仕途枯荣,宦海沉浮,命运不公,人也变得清晰起来了,于是他就有了足够的时间与自然相晤,自我对话。所谓诗家不幸山水幸,在放逐期间,李绅写了不少描绘路途艰险,发泄心中怨气的诗文,于是唐代诗坛也多了不少精彩篇章了。

  李绅“从吉州(今江西省吉安市)而南,历封(今封开)、康(今德庆)濒危险至极。康州悦城县有媪龙祠,或能致云雨。余以书祝之,家累以十月溯流,龙为二涨江水以达也”。这里说到他经过现在的悦城李绅庙时的情况。天就刚巧两次下雨,让他顺利通过悦城滩。

  经远途上颠簸到此处的李绅,已疲惫不堪,在贬处还生了一场大病。以下几首诗说明了他这段经历:

  端州江亭得家书二首

  雨中鹊语喧江树,风外蛛丝水渌。

  开拆远书何事喜,数行家书抵千金!

  长安别日春风早,岭外今来白露秋,

  莫道淮南悲木叶,不闻摇落更堪愁。

  江 亭

  瘴江昏雾连天合,欲作家书更断肠,

  今日病身悲状候,岂能埋骨向炎荒。

  移家来端州先寄以诗

  菊花开日有人逢,知过衡阳迥雁峰。

  江树送秋黄叶落,海天迎远碧云重。

  音书断绝听峦鹊,风水多虞祝媪龙。

  想见病身浑不识,自磨青镜照衰容。

  按惯例,被贬到南方,一般是不带家属的。而李绅连家眷也召唤来了,看来有“此行一去不复反”的悲怆味。这显然不同于习常所见的贬官。据《肇庆府志》载,此举颇令当时端州人感动,家属到达时,李绅十分高兴,带他们一起游览了石室,于是留下了遗世不朽的历史记录,在端州留下了供后人瞻望的传世名刻。据史书载,李绅在端州“自检益严”,很有善政,州人为之感泣。李绅所做的这些目前被我们称之为政绩的事,已湮没在历史的烟尘里了。但他在贬所端州,却留下了不少记录当时端州自然风貌的诗行。

  端州的自然风物,岭南山水,李绅是颇感兴趣的,于是常常是“公馀之暇,以诗自娱”。对于只生于广东一带的红蕉花,他诗兴一起便有这样的诗句

  红蕉花样炎方识,瘴水溪边色最深,

  叶满丛深殷似火,不唯烧眼亦烧心。

  而此处南荒之地是“岭头刺竹蒙笼密,火拆红蕉焰烧日。岭上泉分南北流,行人照水愁肠骨。阴森石路盘萦行,雨寒日暖常斯须。”“草毒人惊剪,茅荒室未诛。火风晴处扇,山鬼雨中呼”的景况也令他内心凄楚。虽则气候变幻无常,人们的话他也听不懂,但他与当地人却相处得很好。有人按风俗,献红龟给他,祝他吉祥如意,并说他门前有蛮鹊飞,是喜事的征兆。李绅心里由衷感到宽慰,写道:

  余到端州,有红龟,一州人李再荣来献。余放之江中,回头者三四,游泳前后,不去者久之。又南中小鹊名曰蛮鹊,形小如燕雀,里中言此鸟不常见,至而鸟舞,必有喜应,是日与龟同至于馆也。(杨芳)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肇庆文艺网 © 2005-2013 肇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758-2231410 2732686 E-MAIL:zdy2231410@163.com
    粤ICP备09033851号-1 技术支持:艾迪思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