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动态 | 各区文联 | 文艺家协会 | 西江文艺 | 作品选登 | 文联大事记 | 留言建议
    欢迎光临肇庆文艺网!  [肇庆文联  2009年9月1日]        
您现在的位置: 肇庆文艺网 > 文章资讯 > 肇庆发现之旅 > 正文
文章 图片
 没有任何调查
 
名人名事篇——李宗仁在肇庆
作者:覃志端    文章来源:肇庆文艺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8-11
据史料记载,解放前夕当“中华民国代总统”的李宗仁,他从戎之初还是中下级军官的时候,曾三次到肇庆。

  参加护国军

  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建立了中华民国。而袁世凯却开历史倒车,1915年12月13日在北京登基称帝。孙中山发表《讨袁宣言》,号召全民起来反对复辟帝制,讨伐袁世凯,蔡锷、李烈钧等人在昆明组成护国军,誓师讨袁。护国军都司令部设在肇庆?

  西南各省政要纷纷响应,扩充军队,组织护国军。在滇军第三师三十一团第二营任营长的洗翰熙,邀请曾和他一道在将校讲习所共过事的李宗仁到他那里当连长。

  李宗仁由桂林顺漓江而下到了梧州,正要上船找旅馆,在熙熙攘攘的码头见到广西陆军小学堂的同学朱良祺。那时,朱良祺在滇军第四师步兵第三十四团第一营当营长,执意要留李宗仁在他的营里当连长。李宗仁说,他与洗翰熙有约在先,不能失信。朱良祺说,大家都在同一个军,都是为了讨袁护国,分什么彼此?他不由分说,招呼勤务兵把李宗仁的行李搬到第四师的招待所安置下来。李宗仁拗不过他,只得给冼翰熙写信,辞去那边的职务。但是,正在加紧招募的第四师兵额还不足,上峰不批准李宗仁当连长,只任用他当了个中尉排长。虽然李宗仁不大介意,但朱良祺总有点遗憾。

  李宗仁随第四师开拔到护国军都司令部所在地肇庆。这时,滇军第三师也正好抵达肇庆,李宗仁和冼翰熙相遇。洗翰熙为李宗仁只当了个排长而愤愤不平,要李宗仁还是到他的第三师去当连长。李宗仁感到这样的事很难向第四师和朱良祺开口,没答应。

  有一天,营长们在一起喝酒,李宗仁也到场奉陪。喝到几分醉时,冼翰熙指责朱良祺不该把李宗仁挖了去,更不该让李宗仁当不上连长,只在他那里“炒排骨”(当时对排长的戏称)!双方越吵越激烈,竟然拔出了手枪。顺得哥来会失嫂意。李宗仁感到很为难,他觉得,只有两边的职务都不担任,才能维护朋友之间的感情。于是决心辞去第四师的排长职务,搬到端州旅馆暂住。

  端州旅馆是当时肇庆最大的旅店,入住的客人大多与反对帝制的事有关。这时各地都在成立民军,也在收编土匪,纷纷要求护国军都司令部给予番号。李宗仁在端州旅馆里遇到过几位他在将校讲习所时教过的学生。曾有学生介绍他到地方民军去任职,说如果愿意去,可以当个校级军官。李宗仁是正式军校出身的军官,不愿与龙蛇混杂的民军为伍,便婉言谢绝了。

  如果长时间找不到事做,食宿就有问题。正在进退维谷之际,见到了广西陆军小学堂的同学、临桂县的同乡李其昭。

  李其昭这时是护国军第六军总司令部林虎的部属--步兵第七旅第十三团第二营的连长。他说,如果李宗仁不嫌弃,不妨到他的连里“炒排骨”。李其昭的上司第十三团团长周毅夫和第二营营长黄勉都是广西人,也都知道冼翰熙和朱良祺为李宗仁争吵拔枪的事,说李宗仁“大大有名”,热烈欢迎他前来“炒排骨”。当天,李宗仁从端州旅馆搬到李其昭的连队,当了一名中尉排长。

  李宗仁报到后才知道部队新兵在肇庆集中徒手训练还不到两个月,不但无枪械,基本教育还未完成。不久,由日本运来一批六五口径的村田枪,这些在日本过时的武器,成了士兵们的宝贝。

  正秣马厉兵准备出发讨袁,袁世凯忽然在1916年6月5日暴死,护国军失去了进攻目标,军务院和都司令部准备解散。可是,很快又形成了皖系、直系、奉系军阀割据的局面。区域间争权夺利的小内战也加剧了。南方各方要讨伐的对象是广东都督龙济光。

  袁世凯称帝时,龙济光效忠袁世凯被封为一等公,还加了个郡王的头衔。民国四年五月,龙济光怯于压力声称广东独立,站在护国军一边,但暗地里却处处与护国军作对。袁世凯暴亡后的第四天,龙济光未经军务院同意,竟然单独取消广东独立,宣布听命于北洋军阀控制的中央。

  更可恨的是,滇军护国第二军总司令李烈钧屯韶关待命时,龙济光的部下朱福全关闭城门,不许商贩卖食品给滇军。天降大雨,朱福全不但不让在城外露宿的滇军进城避雨,还开炮攻击。于是,拉开了讨龙战争的序幕。李宗仁所在的第十三团从肇庆乘船出发,到芦包上岸,加入了讨龙战争。

  任护法军营长

  民国六年(1918年)四月十日,陆荣廷升任两广巡阅使,推荐他的心腹陈炳火昆为广东督军,他的妻弟谭浩明为广西督军。两广便成了陆荣廷的地盘。这年秋天,南方各省组织“军政府”和“护法军”讨伐段祺瑞。李宗仁参加“护法战争”,作战英勇升为营长。民国八年二月由湖南回到广东,在新会驻守了九个月,奉命开往肇罗阳镇守使署所在地肇庆,营部设在东门外的李家祠堂里。这座三进的祠堂是前广东省长李耀汉发起筹建,才竣工不久,雕梁画栋,颇为富丽堂皇。

  李宗仁在肇庆期间发生了一件怪事:护国第二军第五旅第一团团长苏世安的住宅鬼怪作祟,家中用具会霎时腾空飞起,瓦砾沙石,突然凌空撒下,门窗平嘭作响。虽无人受伤,却很是吓人,闹得鸡犬不宁。苏世安听人说,鬼怕官印。他把盖了团部官印的纸条,贴在门窗上,但毫无效果。有人说团部的官印还不够大,镇不住。苏世安前往镇守使公署,借来镇守使的大印,在纸上盖了十多个印,再在印侧边写了些镇邪驱鬼的话,再贴在屋内各门窗上,此后,苏府变得太平了。这是李宗仁驻守肇庆时遇到的一件趣事。

  另一件事是他目睹了肇庆“抢亲”的风俗。一日,李宗仁坐在团部内,忽然听到街上传来民众喧哗嘈杂之声,士兵们也大呼小叫呐喊助兴。李宗仁走到街上,见男家招集了一大群人到女家“抢”新娘。女家聚众组成抵御队伍,把碎石瓦片泥头密如雨点扔向抢亲的人。早有防备的男方拿出竹帽木板等物作盾牌抵挡“飞弹”,大声呐喊冲向女家,在门口“短兵相接”,发生混战。喊声笑声响成一片,热闹非凡。几轮冲击,女方的防线被攻破,男方的数名健壮妇女冲入新娘的闺房,将新人抢了出来。男方女方和街上驻足观看的人都喜气洋洋。从未见过这种场面的士兵更是兴高采烈大声呼喊叫好,仿佛他们也成了新郎一般。这时,对垒双方巳“化干戈为玉帛”,女方奉男方为座上宾,以酒肉盛情招待。

  李宗仁认为,这么欢乐而有特点的“抢亲”,比“文明婚礼”有意思有味道得多了。到了抗日战争时期,李宗仁和担任第七战区司令长官的余汉谋谈起此事仍津津乐道。余汉谋对李宗仁说,抢亲早巳在肇庆相沿成习,有很悠久的历史了。

  激战莲塘口

  护法战争时,孙中山率领海军回到广东组织“军政府”,陆荣廷和陈炳火昆表面上支持,其实不愿意军政府有实权,便和孙中山有了冲突。孙中山向非常国会辞去大元帅职务,到了上海。广东政权完全落到广西人陆荣廷等实力派人物手中。他们盘据地方,鱼肉百姓,引起粤人憎恨。陈炯明的粤军第一军和许崇智的粤军第二军在福建漳州会师,声称“粤人治粤”,于是挥戈西指,讨伐陆荣廷,民国九年“粤桂战争”爆发。

  作为桂军林虎部属的李宗仁也率领本营人马从肇庆开往三水,一直打到了陈炯明的家乡海丰县境内。但很快桂军(那时百姓称之为西军)失利,节节败退。林虎为避免他的部队被消灭,下令向肇庆撤退。他们从樟木头、石龙,经从化、花县、清远,向肇庆开拔。在石角渡过北江后,与陆荣廷的心腹大将、护国第一军总司令马济的队伍以及韩彩凤的队伍走在了一起,三四万人挤在一条路上,路窄人多,争先恐后,行军序列混乱。

  有一日黄昏,李宗仁听到前边枪声大作,山野之间,人马杂沓,秩序大乱。原来大部队巳陆续走到了四会和高要的交界处的莲塘口(今四会贞山,鼎湖葫芦山一带)遇到了广州警察厅长兼江防司令魏邦平以及李福临率领的粤军截击。这天上午,先头部队到达莲塘口时巳发起猛攻,但冲不过防线。大军汇集后,林虎、马济两位司令亲往前线督战,又激战了大半天,仍旧打不开通往肇庆的道路,无功而返。数万人陈兵路侧,一筹莫展。

  这时,大雨倾盆,根本找不到避雨的地方,人困马乏,疲惫不堪。李宗仁的勤务兵到处寻觅,在田间找到了一个上有草蓬,旁边是一堵泥墙的大粪坑。又找来了十多根木头,架在粪坑上,在木头上再铺稻草,十多人挤在一起睡在上边,起初虽是臭气熏天,但久闻便不知其臭了。有了这躲避豪雨之所,酣睡了一宵。

  第二天,雨住了。李宗仁来到司令部所在地,见林虎、马济两位司令都在,他们相对无言,苦无良策。李宗仁对林虎说想到前方看看,林虎立即就答应了。

  李宗仁来到前线,只见两侧都是山岭。粤军在山上筑了工事,架了机枪,居高临下,以逸待劳。两山之间的山谷就是莲塘口,宽一二百米,魏邦平以及李福临部属的粤军也构筑了防御工事。如果正面进攻,处在对方火力网密集的交叉点上;如果从两侧向山上仰攻,不但暴露目标,爬山巳消耗了大量体力,还要边爬山边攻击对方更是难事。莲塘口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之地。

  李宗仁观察了一会,找到了对方的弱点:魏邦平以及李福临率领的军队,平时缺乏训练,作战经验更少,如果用先声夺人之势正面冲击,或许能冲破对方防线。他回到司令部,向林虎和马济陈述了自己的看法。两位司令都脸有难色。因为正面进攻会遇到对方三面夹击,稍有不慎,进攻的人就有去无回。但现在巳是最后关头,再等下去,广州方向来的粤军越来越多,他们只能全军被俘!不是鱼死,就是网破!中央突破是唯一还有点希望的险棋。

  林虎思忖了一会,问李宗仁可否将他率领原先是后卫的一营人调作打前锋?李宗仁的一营人因为纪律严明战斗力强,走在最后,担负着掩护大队人马撤退,收留掉队人员,制止违纪士兵有意离队抢夺百姓财物的任务。如今要他实施他自己提出的作战方案,不便推诿,就答应下来说:“让我试试看吧。”两位司令见他说得这么爽快,大喜,说要再调蒋琦带领一营人作他的接应。

  李宗仁立即招集他手下的四位连长布置任务,命令全营出发。到了莲塘口阵地,他下令全营五百多人在附近散开,他带着掌旗兵和号兵冲在最前面。对方的机关枪和步枪向他们密集扫射。他们沉着推进,到了适当距离,李宗仁命令号兵一齐吹冲锋号,掌旗兵和冲在最前面的人大声喊杀。全营人一跃而起,蜂拥而上。对方的三面炮火集中向他们射击。阵地上烟雾弥漫,血肉横飞。李宗仁指挥全营人冒死向前冲,将对方正面阵地一举突破。他们的勇猛气势使对方全线开始动摇。李宗仁命令一批人向前追击,一部份人扑向两翼山坡,对方来不及退走的,纷纷缴械投降。作为后援的蒋琦一营人还未参战,莲塘口阵地就被李宗仁攻下了,数万人平安通过,欢声震天。

  这次战斗,李宗仁随身的一名掌旗兵阵亡,号兵一死一伤,两名卫兵也伤了一人,全营伤亡一百多人,减员三分一以上。莲塘口一役,李宗仁名声大震,以勇敢善战,闻名两广。

  西撤

  过了莲塘口,全军顺利到达肇庆。林虎任肇庆镇守使时,曾在肇庆城外筑了坚固工事,这次到了肇庆,原先打算固守,但看到在广东大势巳去,只得继续撤退。

  总司令部的高级官员都乘船西上。李宗仁等最后撤退的人沿着西江北岸的江边小路向梧州走去。第一站的目的地是离肇庆约七十里的德庆悦城。没想到粤军杨坤如部由四会石狗斜插过来,突然占领了禄步圩,把西撤的桂军拦腰截为两段。

  过了禄步圩的人归心似箭,不愿回头夹击。李宗仁等还未通过的队伍被阻隔在江畔。这时,粤军的小炮艇也溯江而上助战,水陆两路夹击。战况异常激烈,李宗仁和友部率军数次向对方猛扑,都被对方火力压住。李宗仁的一营人又伤亡了一百余人,第四连连长邱明熙阵亡。到了黄昏,才突破了对方阵地,溃败而逃。李宗仁派士兵觅得一具大棺材将连长邱明熙入殓。谁知禄步圩几处起火燃烧,撤退的人拥挤,棺材太重难抬走,最后被村民抛入江中。

  过了禄步圩,不敢再沿江边走,由其他路退到了梧州。奉命开到梧州对岸下游七、八里地的沙洲露营。一日午餐时,有位排长神经错乱,自称是第四连连长邱明熙,说他在禄步圩阵亡之后,不该弃其尸而去,这是不仁不义之举。该连的特务长急忙跑来向李宗仁汇报,李宗仁很诧异,走上前去厉声喝斥:“胡言乱语,捣乱吓人!”那排长情绪紧张,面色赤红,看了李宗仁一眼,低下头,不久就清醒了。有人问他:“你刚才说了什么?”他说不知道。李宗仁认为,这排长或许一时受到良心谴责,神经紧张过度至头脑昏迷,情不自禁说出些荒诞的话来,这在心理学和生理学都可得到解释。在沙洲住了一星期,李宗仁的一营人便到了玉林驻扎。此后有一段时间,粤人治粤,桂人治桂,相安无事。(覃志端)

 

李 宗 仁

( 1891 ~ 1969 )

 

  军事家,爱国人士。 原国民党政府代总统,国民党军陆军一级上将。

  1891年8月13日生,字德邻,广西桂林人。1908年冬考入广西省陆军小学第三期,1910年加入同盟会。辛亥革命后转入广西省陆军速成学校。1915年参加护国军。1917年任护法军营长。1921年升任护法军统领,后任“粤桂边防军第三路”总司令。

  1923年底,重新加入国民党。1924年任“广西全省绥靖督办公署”督办。1926年春,任国民革命军第七军军长。1928年任第四集团军总司令和武汉分会主席。1937年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并于1938年3月指挥60万大军血战台儿庄。1938年兼任安徽省主席。1943年9月,调任汉中行营主任。1945年8月,出任北平行营主任(次年9月改称北平行辕)。

  1948年3月,当选国民党政府副总统。1949年1月任代理总统,同年12月以治病为名飞往美国。1954年3月,国民党在台北召开“第一届国民大会第二次会议”,罢免了他的副总统职务。

  1965年7月20日从美国回到北京,在机场发表声明,决定为完成国家最后统一作出贡献。

  1969年1月因患肺炎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78岁。著有《李宗仁回忆录》。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肇庆文艺网 © 2005-2013 肇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758-2231410 2732686 E-MAIL:zdy2231410@163.com
    粤ICP备09033851号-1 技术支持:艾迪思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