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动态 | 各区文联 | 文艺家协会 | 西江文艺 | 作品选登 | 文联大事记 | 留言建议
    欢迎光临肇庆文艺网!  [肇庆文联  2009年9月1日]        
您现在的位置: 肇庆文艺网 > 文章资讯 > 肇庆发现之旅 > 正文
文章 图片
 没有任何调查
 
名人名事篇——唐代端州独特的贬官文化
作者:杜 语    文章来源:肇庆文艺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8-1
        西江自桂逶迤入粤,几弯几直,源远流长。千百年来,这条珠江主干流的人文现象昭示,古端州与西江的人和事密不可分。端州的文化定位当属西江地域文化。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是一代代不计其数的先贤名流、大师大家在端州乃至西江流域的文化行为,使西江文化得以传承,并成为中华地域文化格局中一颗璀璨的明珠。
  唐代不断有被朝廷贬谪的著名诗人和会写诗的文武官携家眷沿西江来到古端州,或顺流,或逆流;或路过,或流寓。如宋之问、沈亻全期、张说、韦承庆、张九龄、杨衡、李绅、李涉、李群玉、许浑、房千里等等。这些当年名噪一时的,流寓古端州的贬谪文武官员,在触景生情,感怀身世之时,都留下传世绝唱。这种文化行为,就自然而然形成了西江独特的贬官文化,为西江文化增添厚重与沧桑。
  “贬谪”,在唐代乃至整个古代,是大多数文士无法回避的一种命运,一段必然经受的人生历程。文士要参政,要进入仕途,就必然有升迁与贬谪。凡是进入过仕途、在官场上摸爬滚打过的唐代文士,几乎都经历过或重或轻、或远或近、或长或短的贬谪。贬谪是当时诗人普遍经历过的一种刻骨铭心的人生境遇。于是乎“发乎情”的诗歌,就必然与贬谪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南宋严羽在《沧浪诗话?诗评》中就说过:
  唐人好诗,多是征戍、迁谪、行旅、离别之作,往往能感动激发人意。
  大抵诗人都有个致命的“职业病”吧,不管处于什么逆境之下,都要吟诗。沈宋当年,万里南来,山川跋涉,蛮烟瘴气,既无小车接送,又没人设宴招待,驿站简陋更远非宾馆的豪华舒适,旅途是很艰苦而凄凉的。然而,他们还是照样吟诗,而且写得比在长安时所写的那些无聊的宫廷诗还要出色十倍百倍。一方面是端州奇特壮美的山川使他们陶醉,并受到感悟。他们写景抒怀,寄情山水,心忧天下。这就为我们留下了当年端州的历史风貌。另一方面是那时候端溪的石砚、石室等奇景已经开始名扬京师,自然也闯进敏感的诗人笔下。端州开始入诗,也正是此时期。他们创作的这些自成一体的,在中国古代诗歌中独树一帜的,为西江文化增添最壮丽色彩的大量诗赋文章被记入浩如烟海的地方史志书籍之中,形成西江地域独特的贬官文化现象。
  贬谪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贬谪文化中的诗文,都经过了长期的孕育,占据了古代中国文坛的主流。
  作为一个中国人,不可不了解中国传统文化。作为一个肇庆人,要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话,则不可不读西江流域贬谪文化中的诗文。
  研究贬谪文化,以及贬谪文化中的诗文,除了要研究贬谪的文化背景和贬谪的文学精神、文学特征之外,似乎贬谪者对地域文化的影响也应在考虑之列。
  正如诗人之不幸乃诗家之大幸一样,贬谪者之不幸乃贬谪地区之大幸。须知,古代贬谪的地域,大都是穷荒僻远之地,唐宋以前,主要是贬往南方瘴疠之地;明清两代,大多是贬往西北或东北塞外边疆。然无论是南是北,无不是路途遥远,气候恶劣,条件艰苦,文化落后。贬谪者大都是文化发达地区的文化精英,他们贬到文化落后的地区,总会将发达地区的先进文化带到落后之邦。史实证明,正是历代贬官到了端州之后,兴办教育,进行文化启蒙,才使得原本落后的端州逐渐成为今天的中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
  所以,笔者认为在研究贬谪文化与文学时,应注意研究贬官对当地文化建设开发所起的积极作用和影响。当然了,这些只怕只有专家学者、地方文化官员才能为之了。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笔者年轻学浅,在这里只能用诗史互证的方法,从诗词赏析的角度,与读者一道感受一番当年贬谪诗人在古端州的文化行为,感受一番贬谪诗人们在贬谪途中所经历的艰险和磨难,倘若能起到抛砖引玉作用的话,那也是意外与奢望而矣。
  唐代的贬谪文人,都是先到端州驿,然后才分赴各地的。可见早在唐代,端州便是西江一带的交通要道了。
  这从宋之问的《至端州驿见杜五、沈三、阎五、王二题壁,慨然成咏》可见一斑:
  逐臣北地承严谴,谓到南中每相见。岂意南中岐路多,千山万水分乡县。云摇雨散各翻飞,海阔天长音信稀。处处山川同瘴疠,自怜能得几人归。
  诗中杜五、沈三、阎五、王二即杜审言,沈亻全期,阎朝隐,王无竞。皆为当时被贬的文人。
  宋之问是唐初著名诗人,他与沈亻全期都以写宫廷诗闻名,并称沈宋。他所作诗声律调谐,属对工整。初唐律体至沈宋渐成定格,故于诗歌形式的发展,有所贡献。他唐武后时为尚方监尉。因依附张易之,被降为泷州(今罗定)参军。不久逃回。中宗时为修文馆学士。因依附武三思,睿宗时又被流放钦州。不久,被赐死--勒令自杀。据说,他窜逐岭南时所写诗篇,当时即已传播远近,包括上述《至端州驿见杜五、沈三、阎五、王二题壁,慨然成咏》一诗,其中尤以《度大庾岭》最为经典:
  度岭方辞国,停轺一望家。魂随南翥鸟,泪尽北枝花。山雨初含霁,江云欲变霞。但令归有日,不敢恨长沙。
  公元705年,武则天病重,宰相张柬之率大臣发动政变,逼武后退位,拥立中宗李显。武则天的嬖臣张易之被杀。诏事张易之的宋之问因受牵连被贬为泷州(今罗定)参军。这诗是在迁徙途中过大庾岭时所写,与《至端州驿见杜五、沈三、阎五、王二题壁,慨然成咏》一诗有异曲同工之妙。诗中表达了作者对被贬边远之地的不满情绪以及盼望有朝一日得以赦免回京的心情。全诗音韵谐婉,属对精密,词藻华美。尤其突出的是诗人巧妙地将写景与抒情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既表现出景致优美,又表现出诗人对自己赦免返京的前途充满信心。
  去国离乡,谁能不生怨思。何况宋之问由宫廷侍臣变而为天涯逐客,由软红佳丽之地到瘴疠炎蒸之乡去受岁月的煎熬。生活的巨变怎能不激起他感情的激荡。从出朝之日起,他就企望着重返放园,切盼着君王再度征召。
  跋山涉水,畏途万里,咬着牙过来了。登上大庾岭,感情又掀起一个新的更高的波峰。大庾岭在古人心目中是腹地和南部边陲的分野,是文明和蛮荒的界限。此去身陷边鄙,祸福难料,家阻万山,赋归无期。瞻前顾后,忆往思来,怎不百感交集,涕泪交迸?
  宋之问当时的心境,又可从他同属一类的《发端州初入西江》、《过蛮洞》、《入泷州江》、《题鉴上人房(二首)》诸作品中可洞悉一切:
  《发端州初入西江》:
  问我将何去?清晨沂越溪。翠微悬宿雨,丹壑饮晴霓。树影捎云密,藤阴覆水低。潮回出浦驶,洲转望乡迷。人意长怀北,江行日向西。破颜看鹊喜,拭泪听猿啼。骨肉初分爱,亲朋忽解携。路遥魂欲断,身辱理能齐。畴日三山意,于兹万绪睽。金陵有仙馆,即事寻丹梯。
  该诗前半写景,可以窥见从前西江两岸的情况。后半抒发遭受贬谪,难以辩白之情,备见悲苦。
  《过蛮洞》:
  越岭千重合,蛮溪十里斜。竹迷樵子径,萍匝钓人家。林暗交枫叶,园香覆桔花。谁怜在荒外,孤赏足云霞!
  蛮洞指西江一带瑶族所居处所,据史书记载,蛮洞凡九十四处,这里所写的只是其中之一。该诗为后人留下一幅唐代西江流域瑶族住处的风情画。
  《入泷州江》:
  孤舟泛盈盈,江流日纵横。夜杂蛟螭寝,晨披瘴疬行。潭蒸水沫起,山热火云生。猿跃时能啸,鸢飞莫敢鸣。海穷南徼尽,乡远北魂惊。泣问文身国,悲看凿齿氓。地偏多育蛊,风恶好相鲸。余本岩栖客,悠哉慕玉京。厚恩尝愿答,薄宦不祈成。违隐乖求志,披荒为近名。镜愁玄鬓改,心负紫芝荣。运启中兴历,时逢外域清。祗应保忠信,延促付神明。
  该诗前半段用浪漫主义手法,极写泷州的荒僻,使我们看到了当年罗定一带的状况。后半段抒发作者出仕是为了报答皇恩,不是为了官职,尽管被贬而入荒僻之地,也保持忠信之心,至于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生命之长短,唯有听天由命了。
  《题鉴上人房(二首)》:
  其一,落花双树积,芳草一庭春。玩之堪兴异,何必见幽人。
  其二,晚入应真理,经行沿未回。房中无俗物,林下有青苔。
  “鉴上人”即禅宗六祖,号大鉴禅师,上人乃对和尚的尊称。六祖惠能晚年来往于韶关南华寺与新兴国恩寺之间,正值宋之问被贬岭南之时。《全唐诗》中有宋之问《自衡阳至韶关谒能禅师》一首,可见他曾因仰慕而专门谒见六祖。他被贬泷州,自然会前往六祖故乡拜谒了。此诗是宋之问被贬逃归路经新州(今新兴)时游六祖故居所写。当时禅宗故居,只有花草青苔,没有俗物,巧妙地表现了六祖不染红尘的境界,亦表达了作者对自己之所以出仕被贬南荒绝域的反省。
  流贬对于官宦来说是不幸的,而对于诗人则是万幸的。沈、宋二人的流贬,为其诗歌创作开辟了一个新天地,使他们诗歌的题材、情感、主题、意境、风格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甚至也使他们的心性与诗性也发生了变化。
  高官贵胄一旦成为流人,昔日的荣华和尊严不复存在,人生处境形成了巨大的落差,此前的优越闲适变为愁闷忧患,特别是品尝到了与原先置身高位所截然不同的生活滋味,诗人的心性和诗性自然而然随之变化。此时二人诗里表现出去国怀乡、忧谗畏讥的心理,表现出迁谪失意而惊魂落泊的悲怨之情。尤其是宋之问的诗表现出的感情微妙而复杂:远流泷州,羁旅行役,停车望家,思归情切,但又归复无日……贬谪流寓的悲苦自然使沈宋产生游寺览观,参悟禅理的冲动,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他们看破红尘、超然物外的点点滴滴散见于游西江流域寺观时写的游诗中。如沈亻全期有《乐城白鹤寺》:
  碧海开龙藏,青云起雁堂。潮声迎法鼓,雨气润天香。树接前山暗,溪承瀑水凉。无言谪居远,清净得空王。
  乐城指今德庆悦城。诗人游悦城龙母庙寺,心与境寂,道随悟深,为悦城留下一篇不可多得的唐时资料。
  宋之问的《题鉴上人房》二首诗,虽然佛理不多,但其中写景处禅趣佛理生动,境界幽远。总之,沈宋的这些诗篇,为他们日后形成具有盛唐山水诗的词浅而旨遥、笔俭而意丰的风韵奠定了基础。特别是他们把禅宗的认识论和方法论引入诗歌,并且演绎成一些具体的艺术表现手段,成为唐以后诗歌的典范。
  为使大家再真实地感受一番唐代端州驿贬官如鲫,人文荟萃的盛况,下面笔者再简单介绍一下《至端州驿见杜五、沈三、阎五、王二题壁,慨然成咏》一诗中提及的杜审言、阎朝隐、王无竞等人。
  杜审言乃大诗人杜甫的祖父,亦是初唐重要诗人之一。少时与李峤、崔融、苏味道齐名,称“文章四友”。他的诗以浑厚见长,精于律诗,尤工五律,与同时的沈?期、宋之问齐名。他对律诗的定型作出了杰出的贡献,由此也奠定了他在诗歌发展史中的地位。杜审言晚年和沈?期、宋之问相唱和,并大力倡导与创作律诗,是唐代“近体诗”的奠基人。杜甫有“吾祖诗冠古”之言传世。
  杜审言是高宗咸亨元年(670) 进士,官隰城尉,累转洛阳丞,坐事贬吉州司户参军。因与同僚不睦,为州司马周季重等所构陷,投入大狱,只等秋后立斩。其子杜并,年仅13岁,为报父仇,竟只身去刺杀周季重。当时周季重正与朋友酣酒,杜并大步而入,以袖中利刃刺仇人于座,左右则杀杜并于当场。武后闻杜并为父报仇事,甚为叹异,即召见杜审言,授著作佐郎,迁膳部员外郎。后来因杜依附张易之、张昌宗,于中宗神龙元年(705)与宋之问、沈?期等人同时遭贬,他被流配到峰州。不久召还,授国子监主簿。卒年60余。
  阎朝隐,字友倩,赵州栾城人。连中进士、孝弟廉让科。性滑稽,属辞奇诡,为武后所赏。累迁给事中,预修《三教珠英》。圣历中,转麟台少监,坐附张易之徙岭外。景龙时,还为著作郎。先天中,除秘书少监,后贬通州别驾。《全唐诗》录十三首。
  王无竞,字仲烈,东莱人,气豪纵,举下笔成章科。初授县尉,累迁殿中御史,预修《三教珠英》。神龙初,出为苏州司马,后坐交张易之等再贬岭南。《全唐诗》录五首。
  是个人命运,抑或是历史潮流,使这些名重一时的大文豪风云变幻之间悉数汇聚在端州这个小驿站?
  张说乃唐玄宗长期信任的辅弼大臣,以诗文著称。当时朝廷著述,多出他与许国公苏?之手,人称“燕许大手笔”。他的文章质实素朴,往往在俊爽的文字中展现宏伟的气势。开元十三年,玄宗改丽正书院为集贤书院,并扩大规模,增设学士,以时任中书令的张说知院事。而张说“喜延纳后进”(《旧唐书》本传),张九龄、王翰等许多著名文士均常游其门下。他实际上已经成为盛唐前期文学界的领袖人物。他在武后长安三年因直言触怒权贵与时为司礼丞的高戬同贬岭表,并在端州驿写下著名的《端州别高六戬》与《还至端州驿前与高六别处》。
  《端州别高六戬》:
  异壤同羁窜,途中喜共过。愁多时举酒,劳罢或长歌。南海风潮壮,西江瘴疬多。于焉复分手,此别伤如何!
  张说与高戬同朝为官,亦正是因为高戬被诬而直言才触怒权贵以忤旨罪名配流钦州的。高虽得张证明确系冤枉,但仍然逃脱不了贬谪的命运,被贬为端州长吏。张说与高戬共患难,同命运,感情深厚。在岭南时张为高写过三首诗。此诗写贬谪路上相逢,尚得饮酒、长歌、互相慰藉。现在又要分手,连这一点也没有了,哀伤之甚,无可比拟。
  《还至端州驿前与高六别处》:
  旧馆分江日,凄然帐落晖。相逢传旅食,临别换征衣。昔记山川是,今伤人代非。往来皆此路,生死不同归!
  同被迫害,幸得时势逆转,重见天日,而难友已客死他乡。末两句表达了诗人无限的悲痛。
  张说到钦州后,还曾寄一诗给高戬。诗云:
  北极辞明代,南溟宅放臣。丹诚由义尽,白发带愁新。鸟坠炎洲气,花飞落水春。平生歌舞席,谁忆不归人。
  可见其交情之深厚。一批批贬谪、流徙到岭表的官员和文人常常在诗中流露出无穷的离愁别绪与生离死别。贬谪路上,宋之问曾写下了一首情调凄怨的《晚泊湘江》:
  五岭凄惶客,三湘憔悴颜。况逢秋雨霁,表里见衡山。路逐鹏南转,心缘雁北还。惟余望乡泪,更染竹成斑。
  人在向南流放,心却随飞雁北去,因思乡而流下的泪水,竟染得竹杆斑斑点点,这样的情感是何等的难耐。以两首《悯农》诗名传后世的李绅,在赴端州任职途中也写道:
  昔陪天上三清客,今作端州万里人。湘浦更闻猿夜啼,断肠无泪可沾巾。
  唐穆宗时李绅为翰林学士,与元稹、李德裕并称三俊。累官至户部侍郎。敬宗立,李逢吉勾结宦官王守澄诬奏他从前曾反对敬宗为太子,遂被贬为端州司马。后来唐敬宗从宗案中发现李绅请立敬宗的奏疏,才知道是冤案,便移为江州长吏,后累官至宣武节度使。武宗继位,任宰相,封赵郡公。
  李绅以新乐府诗著名于世,《悯农二首》可谓脍炙人口: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据《肇庆府志》载:李在端州(府治在今高要),“自检益严”,很有善政,端州人为之感泣。公余之暇,以诗自娱,并令家属搬来同住,表示要安居下去。离任时,端州百姓留其衣带,立祠纪念。七星岩石室有他的题名石刻。
  李绅流寓端州的诗作主要有《闻猿》:
  见说三声巴峡深,此时行者尽沾衿。端州江口连云处,始信哀猿伤客心。
  猿声凄历,令人落泪。诗中表面上只说亲自听到了才相信,实际上却是借此抒发他被贬端州的哀伤。《端州江亭得家书(二首)》:
  其一,雨中鹊语喧江树,风外蛛丝风水浔。开拆远书何事喜,数行家书抵千金!
  其二,长安别日春风早,岭外今来白露秋。莫道淮南悲木叶,不闻摇落更堪愁。
  尽管此诗如叙家常,但思乡之切,仍然溢于言表。《移家来端州先寄以诗》:
  菊花开日有人逢,知过衡阳回雁峰。江树送秋黄叶落,海天迎远碧云重。音书断绝听峦鹊,风水多虞祝媪龙。想见病身浑不识,自磨青镜照衰容。
  被贬岭南的人,少有携家同来者,李绅此举,表示他要安心久居下去,据《肇庆府志》说,此事当时甚使端州人感动。《溯西江》:
  江风不定半晴阴,愁对花时尽日吟。孤棹自迟从蹭蹬,乱帆争疾况浮沉。一身累困怀千载,百日无虞贵万金。空阔远看波浪息,楚山安稳进云岑。
  溯西江而上,当是作者带家眷离端州时所作。此时作者冤案已经得到平反,“量移江州长吏”。末二句,暗喻政治“波浪”已息,其身亦已“安稳”了。
  李涉流徙康州(府治在今德庆)的诗作同样令我们感触良多。
  李涉,洛阳人,初隐居庐山,自号清溪子。唐宪宗时为太子通事舍人。不久,谪为陕州司仓参军。唐文宗时,起为大学士。李涉甚为名相裴度所赏识。因与裴度、武昭等相善,被奸相李逢吉诬陷迫害,流徙康州。在康州,他写下《谴谪康州先寄弟渤》,并为《全唐诗》录入:
  唯将直道信苍苍,可料无心抵宪章。阴骘却应先有谓,已交鸿雁早随阳。
  “渤”,字睿之。曾和李涉一同隐居庐山。唐敬宗时为给事中,伉直敢言,后为桂管观察使。此诗旨意:本来以为直道合于天道,谁知反而得祸,可见天道虚妄。表面上是怨天,实际上是愤恨李逢吉那些奸人违悖天理,对他进行陷害。
  李涉的诗,通俗易懂,在民间流传甚广。据说有一次在路上遇到一群绿林豪杰,为首的听说他是李涉,便说,若是李涉,不用剽夺,赐一首诗足矣。李涉欣然赠给一诗云:
  暮雨萧萧江上春,绿林豪客夜如闻。他时不用逃名姓,世上如今半是君!
  历代流寓端州的贬官,灿若星辰,难于一一细数。历代贬官文化与贬谪诗文,流派纷繁、名家辈出。或简直,或繁密,或雄浑,或柔婉,或悲伤,或欢愉,或谨约,或狂放,展现出千姿百态的艺术个性。
  这里所列举的只是唐代西江流域独特的贬官文化之中的贬谪诗词的一部分,但笔者认为已经很有代表性了。因为鲁迅先生就曾经说过:“我以为一切好诗,到唐已被做完。”相信,这些唐代西江流域独特的贬官诗词与贬官文化资料,一定会为热衷于西江文化研究的您所珍爱。
(参考文献:《肇庆府志》、《肇庆历代诗选》等)
(杜 语)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肇庆文艺网 © 2005-2013 肇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758-2231410 2732686 E-MAIL:zdy2231410@163.com
    粤ICP备09033851号-1 技术支持:艾迪思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