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动态 | 各区文联 | 文艺家协会 | 西江文艺 | 作品选登 | 文联大事记 | 留言建议
    欢迎光临肇庆文艺网!  [肇庆文联  2009年9月1日]        
您现在的位置: 肇庆文艺网 > 文章资讯 > 文艺家作品选登 > 文学作品 > 正文
文章 图片
 没有任何调查
 
肇庆作家写肇庆——登上宋城墙/伊苏
作者:伊苏    文章来源:肇庆文艺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5-9-2

居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致相融相衬的端州古城,因着地利之便,我常徜徉于美景中,乐而忘返。但去得最多的,要数宋城墙。

端州城墙的始筑,或为防御入侵,又为阻止洪患。年代久远了,对宋城墙的所知,我只能从史料中寻找。

人们或许不记得,宋康定年间(1140年),那时新上任的端州知府包拯,如何兴文办学,储粮备荒,建官署驿台,解民困打井,他还继前人构筑的基围上再筑城墙,历时三载,终于奠定西江流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百年坚基。“星岩朗曜光山海,砚渚清风播古今”。时至今日,城中肇庆府署的红楼上还保留一幅对联,褒扬这位执政清廉,受民爱戴,离官更是不持一砚的“包青天”,表达人们对他的怀念。

一个无尘的冬日午后,阳光净好,天气清朗,一个历史脚步的追随者,一个寻觅者的魂灵,一双轻盈的脚,再一次,登上这段宋时的城墙。

在别处看景,我多是浮光掠影般游移。而于此,人是不能轻狂,不能放纵,不能不小翼翼,因为你所面对的,是博大深沉的历史。

青灰色的墙砖,冷冷的,无声,厚实,沉重,一如古城斑驳深沉的历史。在当年宏伟的2800米的城墙,让我沉默,沉没于一种大气,一种风骨,一种慑人之势中。

轻轻触摸墙身,注目深深的根基,实实的墩台,伴着轻摆的旗幡,我沿着城墙,一路默默地行走。此时,寒风依微,城墙砖缝里的草随风轻摆,瑟瑟作响,仿佛向人低诉那如烟往事。

这是一座既有历史光环又有今天繁盛的古城。向来被称为“粤西重镇”、“西江明珠”的端州古城,因其地势险要,且背靠北岭,面临西江,上控苍梧,下制南海,历来是兵家的必争之地。

城墙更是沧桑的,她不仅是古端城一道生命线,阻隔着洪魔的狂澜;她还是****卫士,日夜守卫着西江畔这座文化魅力四射的古城,维系着人们的繁衍生息,见证着古城的兴衰荣辱。城墙不如万里长城般巍峨绵延,她只有着短短的一段,却是这短短的一段,承负了太多太多沉甸甸的历史。

她曾见证滚滚洪魔的肆虐,城内外泽国一片,哀鸿遍野,万户萧条,上演的一出出人间的聚散流逝,悲欢离合令她沉痛,令她悲戚;她曾目睹,车辚辚,马啸啸,旌旗猎猎,人喘马嘶,刀光剑影,腥风血雨,征尘漫漫悲壮的一幕幕;她不会忘记,布衣黔首奔走时或深或浅的脚印,远谪此地的愁苦文人蹒跚的背影,征夫卫戍时的杨柳依依,闺情怨妇的行行清泪,滴入古城的泥土,润泽了无数才子诗人手中的笔,记录下古城的千载风雨;她曾看见,一支支商贾马队,一个个旅人羁客,背负着一方方端砚,从端溪走出,将这南粤的千古文化的精粹带到五湖四海,从此这砚石之乡便声名远播;她更不能忘却,一块宋徽宗亲笔御书“肇庆府”的沉沉横匾挂于城门楼,一个偏安的永历明王朝诞生于此,一个短暂的朝代,一个开始带来吉庆的名字,令这岭南古郡斑驳的履痕多了浓重的一笔。

风雨过后,古城是安详宁静的。天是蓝的,城墙上空,总有些云,悠悠的。历史以它特有的宽厚与大度,善待每一位敢于走近它面前,并用坦荡清白的心与它对视的人。

宋城墙属于古城,更属于人民。她不像别处有的历史陈迹,被人为地隔以屏障,只能远观而不可亲。宋城墙可不是这样的。她与四周的建筑相拥相衬,她是亲和的,静默的,明晰的,她可触可及。

夜色中站立于城墙一端,你会看见灿烂的万家灯火,听到脚下隆隆的车流声;夜阑人静时分,你还会听见西江航道上嘟嘟的呜笛,抚摸方正的墙砖,你还会依稀听见历史缓缓博动的心音;黄昏时分,落日的余晖将城墙罩上了一层轻纱似的金黄,登临宋城墙,轻风徐来,飘进鼻孔的,分明是人间烟火的味道;细雨朦朦时,漫步城墙,更别有情致,撑一柄伞,湿漉漉的地面,湿漉漉的城墙,潮湿了都市人恬躁不安的心,于是,随着雨声,伴着风的低诉,历史的雨幕,人便会走进一座城市积淀的记忆。

古城沧桑,西江奔流。无论如何伟大的事物,都无可奈何地经受着风雨的淘洗,城墙也一样。历劫弥坚的宋城墙,几经沧田,有过炮火的摧残,有过洪涝的冲击,也有过人为的损毁,那些令人神思向往的城门楼,角楼,雉堞,瓮城,墩台,一一湮没的岁月的烟尘里,不见了踪影。而史家们耳熟能详的宋崇、镇南、端溪城门,终逃不脱命运的羁绊,无奈地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仅剩下一个内卫土,无法穿越的朝天门,留给后人,权当是一个往昔风光无限的佐证吧。

也许是饱经磨难的事物在人们眼中才更显弥足珍贵。如今,历经宋、元、明清、民国近25次修葺的宋城墙,已成为了省级唯一的立体建筑基本完整的文物,被誉为广东第一、全国罕见的“砖的博物馆”。

宋城墙庄严无声地见证着岁月的沧桑和曾经的光耀,她虽已失去了最初的辉煌,但仍以质朴之躯,始终不渝地屹立在端城的赤土之上,与历史的脚步同行。时代的变幻,风云的翻滚,并没有使她倒下。人间的种种离愁悲欢,她目睹太多,她见证太多,她已化为灵魂,在此伫立,凝视,守望,厚重而不炫耀,百折而不挠,一如民族精神的沉淀,这古城的丰碑。

我有一点不解,时逝世易,风云流转。而城墙并非铜墙铁壁,为何却不曾软垮,不曾倒下。抬头看看天,天不语,城墙,如一地沉默。也许,城墙与古城一样,她们的存在已成为了一种意念,不可言传,静默的,但却是恒久,不泯的。

而城墙最高处便是形势插天的披云楼了。经重修后的楼阁高高矗立,英姿重现。尽管“披云鹤唳”已不复闻,而如今的披云楼已成为了名城的标志性建筑,成了端州新八景中的亮色。登斯楼望城内外,景致尽收眼底,滔滔西江水奔涌向前,古城绿意盎然,百业兴旺,车水马龙。远远凝望着这独立高岗的崇楼,脑际便浮起一个腾跃的形象,这飞檐斗拱的高楼仿佛是龙头,对,实在太像了,那城墙便是脊梁了,龙头摆动,挟着一身刚劲,牵动全身,冲荡开去,引领着一个古今相融的大城市向前腾越,向东迈进,超越古今,奔向未来。

时常会看见许多挥着小旗,兴高采烈来参观的外地游客。有的靠着城墙不断地变换着姿势,好与城墙的伟魄留下个永久的影像;有的则背着手慢慢地踱步,细看这历史的陈迹;有的则仰起头来,以无比骄傲的表情惊叹着这人类的伟绩。

是的,在人们心目中,今天的宋城墙已不再履行当初保卫或防洪的职责了,时代赋予了她新的内涵,在建设文化大市热潮中她功不可没。岁月将其凝固成一处风景,物化成一件古物,浓缩成一册古书,传唱成一首古曲,演绎成一种文化,并将其作为时间的印记,深深地印在历史的脊梁,使其升华为一种精神,一种底蕴,一座城市的标签。

宋城墙用它的厚实诠释着一种深度,一种信念,她已倾尽了心力,去完成这样一种使命。而她的博大,她的坚韧,已成为一种不可眼见和言说的东西,悄悄地渗入了后人们的血液。她将未来交托于古城的薪火的传承者,站在历史舞台一侧静静地守望,守望着这个城市的每分每秒的变幻,春去秋来,花开花落,日月升沉,风雨轻歌。

世纪在换,时代在变,人心总该有一点东西是新的。

在漫长岁月长河中,端州的悠远历史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端砚文化、宋城文化、包公文化、山水文化,厚实,弥珍。在新时期,如何将历史的厚积转化为一种建设的动力,一种文化的感知,是放在我们眼前的一份答卷。我们不能仅是安于眼前,固守现状,建设一座花园式生态型现代化大城市,更需要远大的目光和扎实的举措。

  苍茫暮色中,我伫立于城墙一端,长久地遥望这座灵性的城市。肩负着拓展历史的重担,我知道,脚下的路,仍任重而道远。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肇庆文艺网 © 2005-2013 肇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758-2231410 2732686 E-MAIL:zdy2231410@163.com
    粤ICP备09033851号-1 技术支持:艾迪思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