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动态 | 各区文联 | 文艺家协会 | 西江文艺 | 作品选登 | 文联大事记
    欢迎光临肇庆文艺网!  [肇庆文联  2009年9月1日]        
您现在的位置: 肇庆文艺网 > 文章资讯 > 西江文艺 > 网友来稿选登 > 正文
文章 图片
 没有任何调查
 
红玫瑰·白玫瑰
作者:阿连    文章来源:肇庆文艺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5-5-24

 

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

阿雯/口述

 

酒会初识

我在S市大学毕业后顺利进入该市一间大型电子公司当文员,过起了自给自足的生活。然而,与昆的相识,却令我陷进了一段纠缠不清的恋情中,并且不能自拔。

在公司去年举行的周年酒会上,我认识了与公司一向有业务来往的S市某科技公司的市场营销部经理昆。那晚,昆穿着一套得体的黑色条纹西装,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特别是他那双深沉的眼睛,像一泓深不见底的谭水,迅速将我淹没了。我静静地安坐在酒会的一角,悄悄地打量与欣赏着他,心里幻想着自己将来的白马王子是否就是这样的帅。这时,昆拿着一杯红酒径直向我走过来,我的心顿时仿如有一头小鹿在里面乱撞,扑通扑通地乱跳个不停。长这么大了,我还是第一次产生这种感觉,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触电”?还来不及仔细分析,昆已经走到我的跟前,并开口和我说话了。他的声音充满磁性,听起来很熟悉,像是上辈子已经听过。他问我:“小姐,请问你有没有男朋友?”

我一听脸颊马上飞来两朵红云,火辣辣的,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小声地说:“没有。”昆用他那双深沉的眼睛直视着我的一举一动,然后一字一顿地说:“我想你做我的女朋友。”语气中丝毫不留与人商量的余地。我被他的勇敢表白与大男人主义折服了,轻轻地点了点头。晚会结束后,我坐在他送我回家的白色别克车上时,还觉得仿佛是在做梦一般,自己一直所期待的爱情会不会来得太快了?但转念一想,昆就是成功的男人,连求爱的方式都这么直截了当!自己不接受他还接受谁呢?
   

擦出爱火花

我与昆开始了交往。23岁才开始的初恋,虽然是迟了一点,但我倍感珍惜。刚开始时,我只是对成熟稳重的昆有好感而已。我欣赏他这种男人,但很清楚这还不是爱。如果那时我去打听清楚他的底细,或许后来也不至于落得这么惨!

三十几岁的昆事业有成,但我常常能从他那双深沉的眼睛里读出一种寂寞!而我一个女孩子孤身在S市里打拼,也倍感寂寞。两个寂寞的人走在一起,不发生点故事才怪!在我们相识的一个月后,昆邀请我上他的家坐坐。在那里,我们第一次发生性关系。在他即将进入的那一刻,我有过一点犹豫,但最终还是放弃了防守:他是第一个让我动心的男人,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他,值得!

当激情燃烧过后,昆显得很满足。他的前额贴着几缕汗湿了的头发,仍留在我的体内不愿出来。他俯在我的耳边呢喃道:“雯,我会对你负责的。”我轻轻一笑,用手温柔地抚摩他的头发,直视他的眼睛说:“不,不用你负责,这一切均是我自愿的。我爱你!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是属于你的了。你就是那个我等了23年的人……”他听后,沉默地看了我一会儿,然后更疯狂地在我体内动作起来……

美好的同居生活

自从有了第一次后,每次我们的约会成了例行公事:周五下午昆开车来接我下班,然后在市区一些较偏僻的餐厅共进晚餐。昆解释说,因为我刚出来工作不久,如果被别人知道我们的恋情,会对我的影响很不好,所以要搞“地下情”。我相信了。吃完晚饭后,最后的节目都是回到昆的小屋里做爱。星期六我们一起出去买菜做饭,就像真的在居家过小日子那样。昆的厨艺还真不错。到了晚上,昆通常会开车把我送回公司的宿舍。他告诉我,因为星期天他要到党校去进修行政管理,我留在他那里会影响他休息。对他这个理由我一直深信不疑。这样的同居生活持续了半年。

在这半年里,我慢慢爱上了昆,并且对他产生一种依赖感,会常常想起和牵挂他。原来这就是爱一个人的感觉。过去的23年,我承认是为自己而活的。在同居那段时间,昆的一举一动都成为了我生活的重心。他让我的生命得到重生。

由于我刚进公司不久,薪水并不高,但我仍尽量省出钱来为昆买西装,买衬衣,买皮鞋……我愿意为自己所爱的人付出,无论是金钱还是身体,只求我爱的人能对我****,一心一意爱我。有时候,当昆收到我花几百元为他所买的西装时,他会心痛地说:“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会内疚的。以后你再给我买东西时,先从我这里拿钱。”我笑着摇摇头。那时我天真地以为:两个人在一起,只要他是真心爱你,你又是真心爱他,没有第三者,这便足够了。为他买衣服是我爱他的方式,至于是用谁的钱,这又有何相干呢?

 

缺乏父爱的童年

每次和昆做爱到达高潮的时候,我的眼前都会幻想出这样一幅情景:一个有着宽厚肩膀的男人,牵着还是小女孩的我的手,漫步行走在没有边际的荒野里。周围全是杂草,偶尔会出现几朵在寒风中摇曳的黄的白的野花,但小小年纪的我一点也不怕,因为我知道,只要有这个男人在我身边,他就会保护我,将我带往幸福的地方。

我是一名来自广西贫困山区百色的女孩,父母都是那里的一般干部,我是他们唯一的女儿。在外人看来,我家是一个和谐的三口之家,生活得其乐融融,然而事实并不如此。我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母亲是怀着我才嫁给现在的父亲。因为母亲曾是插足别人家庭的第三者,那个可恶的男人在玩弄完她之后,便不要她了。那时母亲已有身孕,在走投无路之下跳河寻短见时被我现在的父亲救起,就像发生在许多小说和电影里的情节那样,母亲后来顺理成章地嫁给了父亲。

怎么说呢?其实我现在的父亲是一个负责任的好人,他无怨无悔地养育了我二十多年,供我上学读书。他也没有再要多一个孩子,虽然母亲因为内疚很想为再他生一个,可他一直拒绝。二十几年来,父亲对我不好也不坏,只能用“客气”来形容,让我在这个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家仍有一种“做客”的感觉。他对我始终热不起来,无论我怎么努力地去讨好他。也许是血缘关系吧,我身上流淌的始终不是他的血。高考时,我坚持要报外省的学校,结果来到S市。大学四年我只回过一次家。在S市找到工作后,我过起了自食其力的生活,才觉得生活真正快乐起来。   

正因为从未得到过完整的父爱,所以我的初恋才会挑上比我大十多年的昆。昆让我产生一种安全感和依恋。我相信,只要有他在我的身边,我就什么都不用怕,因为他会不顾一切地保护我,不会让我受到丝毫的伤害!

 

初露端倪

    同居的时间久了,我便会问他:“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我娶回家?”一个女人,一辈子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是找到一个好归宿。但他每次都顾左右而言他。从他闪烁的言辞中,凭着恋人间的敏感,我猜测他或许是有难言之隐。我也不想迫他。他暂时不肯告诉我真相,也是为了我好。反正心已经沦陷,外在的形式和物质还能算得上什么?现在想想,我那时还真是天真!

在又一次极尽欢娱后,昆仍留在我体内恋恋不舍。他总喜欢这样。我轻轻地抚摸着他宽阔的背脊,问:“昆,你还能爱我多久?”因为从小对爱的缺乏,导致我总有一种恐慌感,总在担心不能一辈子留住昆。他显得有点诧异,但仍用他那能醉死人的声音说:“一辈子。”当时听了他这句话确有一阵感动,女人就喜欢听男人这些甜言蜜语!我明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事,但还是被昆的话感动得一塌糊涂,女人啊女人!不过事后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心酸,爱真的能那么长久吗?古人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死生契阔,与子相悦。”但人有时候连自己的生命都掌握不了,又怎能和别人携手走一辈子那么漫长呢?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么!

昆不知道,当我在床上问他这话时,我已经发现他除了我之外还有别的女人!也许现在这个社会,什么都不能认真,尤其是感情!不然总是得不偿失!而我偏偏是那个固执的人,无怨无悔地去爱一个人,到头来还是弄得自己遍体鳞伤!昆浴室里的那顶浴帽和他衣柜里那套粉红色的睡衣,正是昆不忠的最好证据。怪不得他从来不肯在星期六晚让我留下来,原来还有“下一位”!在得知真相后,我显得很平静,也没有撕破脸要昆给我一个交代,毕竟两人曾经相爱过,而且昆还是我的初恋,试问我又怎能让他难堪呢?虽怨恨他的不忠,但恨是因为还爱着!

理智告诉我此时应该全身而退了。相好一场,我宁愿好聚好散。真爱是专一和排他的,我不能忍受与别人共同分享自己心爱的男人!所以选择了自动退出。也许我真的很傻,但人在年轻的时候谁不会做错一些事呢?只不过这次我犯的错误所付出的代价要大一点,竟然赔上了自己的一颗真心!

在从同事口中证实昆已是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后,我将辞职信摆在经理的桌面。同时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行李,踏上了驶往深圳的列车。我带着一颗被伤害得支离破碎的心离开了,逃到另一个没有昆的城市重新开始,默默地舔干自己正在流血的伤口!

当我在做着这一切的时候,昆毫不知晓。虽也曾在暗中偷偷哭过好几回,但选择离开是必然的事。我们即使是在正确的时间和地点相遇,但是遇上了错误的人!在去深圳之前,我独自在S市的人民医院打掉了那个仅两个月大的小生命。他/她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权利,但他/她也是无辜的,我只是不想他/她长大后再重蹈妈妈的覆彻……当冰冷的手术器械在我体内搅动的时候,我知道和昆的一切都结束了,心不停地在滴血!孽缘,孽缘啊!

 

 

迟来的爱

/口述

 

遭遇单纯的女孩

那晚是她公司的周年酒会,我习惯性地坐在会场的一角巡视全场,注视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对于这些推不掉的应酬,我的表现一向很冷漠,但又不得不参加。人始终是属于社会的人,永远脱离不了社会而单独存在。

忽然,我在会场的另一端发现了她。我永远也忘不了第一眼看见她时的那种悸动,那晚她身穿一套紫色长裙,一头如瀑的长发自然地披在肩上,除此之外再无别的修饰,清纯宛如刚出水的芙蓉。我的心猛地动了一下。我知道我们都是属于同种类型的人,寂寞!

她很安静地坐在那里,皎洁的脸上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表情。她脸上的神情深深地吸引着我,似曾相识,让我不由自主地捧起一杯红酒向她走去。我直截了当地问她:“小姐,请问你有没有男朋友?”话一出口也觉得自己问得太唐突,都三十好几的人了,真不知道那话是怎么就脱口而出的。问完之后有三秒钟我担心她的答案。在我的猜想中,她该是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我希望自己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更希望她完完全全只属于我一个人。男人也是有私心的动物。

她先是很诧异地瞪大双眸看了我一眼,然后微微一笑地低下头说:“没有。”她的动作优雅得让我不由得想起了浪漫诗人徐志摩那首著名的《沙扬娜拉》中的那句“恰似那一低头的温柔”。当时我心底有个声音在说:“这个女孩我要定了。”

在送她回公司宿舍的路上,看着她孤单地消失在楼梯拐弯处的身影,我的心底猛然掠过一阵心酸。我对自己说:“从今以后,她就是我要全心全意保护的人,我不会再让她受到丝毫的伤害,更不准任何人伤害她!”很久没产生过这种感觉了,而这个认识还不到两小时的女孩的一笑一鼙都深深地牵动着我的心。我觉得自己好象霎时年轻了好几岁,好像重回到了初恋的时候。

 

围城的悲哀

我是1992年来到S市闯荡的。那时候,年少的我以为年轻就是一切,青春就是创造财富的资本,根本不知道这个社会是多么的复杂,说它是一个大染缸一点也不为过,各色各样的人在里面漂染过后都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

在经历过无数次的求职碰壁后,我遇上了现在的妻子霞,并凭着霞的推荐顺利进入了她父亲所开设的公司当业务员。我一直都很努力地工作,为的是想摆脱“吃软饭”这个恶名。霞并没有看错人,我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和不服输的劲头,硬是坐上了公司现在市场营销部的经理位置。三年前,我和霞顺理成章地结了婚。婚后一年,我们有了可爱的女儿乐乐。

    但是,我们这个在外人看来非常幸福和谐的家庭却出现了危机。霞是一个要强的女人,现在已是S市一家颇有知名度的药业连锁店的店主,最近还开多两家分店。随着生意越做越大,她也变得越来越忙,我们的沟通也越来越少。家里整天冷冰冰的,女儿现在寄养在她的父母家里。下班后,我越来越害怕回这个没有一点家庭温暖的家。在别人看来,我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可有谁知道我和霞已经大半年没过夫妻生活了。在我寂寞的内心,时刻盼望着一段激情的产生,而雯的出现,正好填补了我感情生活的空白。

 

第一次发生性关系

阿雯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单纯得让我不忍伤害她。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已有家室的事,她的世界绝对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况且我也不想让她失望。在她的眼里,我就是她的天,她的一切。从来不敢想象,到了我这样的年纪,还会得到一份这么纯真并且不带丝毫杂质的真爱,这是上天对我的恩赐。

我以最快的速度在阿雯居住的附近租下一厅两房,告诉阿雯这就是我的家。而阿霞这边,我对她说最近公司正在搞一个市场推广项目,搬到离公司较近的地方住方便点。阿霞并没有怀疑什么,自从她有了自己的事业,她对我的关心越来越少,我在她心目中的位置已变得可有可无。

在我和阿雯认识一个月后的某天,我邀请她上我精心构筑的小家坐坐。在那里,我们第一次发生了性关系。我果然没有猜错,雯真的还是一个不解风情的处女。望着白色床单上的点点落红,我的内心有兴奋,有激动,也有感动,同时还有愧疚。我喃喃地在她耳边道:“雯,我会对你负责的。”但她说:“不用你负责,这一切均是我自愿的。”真是一个特别的女孩,让人不得不对她心生爱怜!

 

饱受心灵的煎熬

和阿雯相处的时间越长,我便觉得越对不起她!她对我的感情太真挚了,她的纯情和痴情让我措手不及。她太单纯也太善良,善良得让我不忍再欺骗和隐瞒她!有好几次,我都想将事实的真相向她和盘托出,但话到嘴边仍然咽了回去。我在害怕!我怕失去她!她是上天赏赐给我的,我不愿意她那么快就从我的生命中消失。

在许多次极尽缠绵之后,雯都会问我:“什么时候带我回去见你的父母啊?什么时候我们的恋情才能公开?”我怎么能回答她这段情永无公开之日呢?这本来就是一段没有未来的爱情!“见光死”的啊!我只好一次又一次地搪塞她。

在又一次高潮后,她问我:“昆,你老实回答我,我究竟是你的红玫瑰,还是你的白玫瑰?”我装作不知道,反问她:“红玫瑰代表什么?白玫瑰又代表什么?”她说:“红玫瑰是‘情人’,白玫瑰是‘妻子’。”我坚定地说:“那你一定是我的‘白玫瑰’!” 她听后满足地笑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真的会娶阿雯为妻。但现在,似乎不可能。虽然说出来的是安慰人的谎话,但只要女人喜欢听,说说又何妨呢?

 

她的爱让我自乱阵脚

阿雯是全心全意爱我的第一个女孩。凭心而论,连妻子霞也没有像她这样爱我!这一点我还是能感觉出来的。虽然以前也曾有好几个女人说过爱我,但她们的爱或多或少带有一些别的杂质,不是纯粹的。只有雯,她是一心一意的爱我。她的纯真,她的纯情,她的痴情,让我越来越招架不住。我发觉自己也对雯动了真情,并且不能自拔。我很怕很怕阿雯在某一天知道真相后突然离开我!不能让别人抢走我最心爱的雯,不能!

每当她又用微薄的工资为我买这买那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心痛!她的月工资只有1500元左右,却动辄花几百元为我买西装。我叫她以后买东西要先从我这里拿钱,但她却说这是她爱我的方式。她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尽千方百计要对你好,也许是上辈子就欠下了你的吧。”听了雯的真情告白,我只能紧紧地拥抱着她,好想好想把这个深深爱着我的小精灵嵌入我的身体里,再也不放她走!

 

她的出逃令我心碎

但纸是终究包不住火的,敏感的阿雯已经觉察出我背叛她的蛛丝马迹。因为霞会在星期六晚到我的出租屋来,她是我名正言顺的妻,我并没有理由拒绝她。奇怪的是,以前在我们那个宽敞豪华的家并没有做那事的兴致,但现在一但分居开来,我们竟又回到了结婚初期那种如鱼得水。

我从雯想极力掩饰却仍然掩饰不住的落寞眼神中,猜测她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但聪明的她并不跟我点破。我也不解释,怕自己一承认雯就会离开我。她现在是我的第一位,没有谁能替代她在我心目中的位置。但可笑的是我却不能给她最想要的婚姻。我承认我自私、虚荣!我不敢想象,以后没有了阿雯的日子该怎样过下去!

上周五,是我和阿雯的最后一次约会。她肯定已经知道了一切。那晚她的表现很主动并极为疯狂,许多以前她不肯试的体位,她都主动要求做了。我们心照不宣!那晚我们翻云覆雨,共赴极乐的颠峰。离别的时刻终于到了,她说:“昆,我走了,在没有我的日子里,你千万要照顾好自己。对于我俩所发生的一切,我从来没有后悔过。”随后,她轻轻带上了门。我知道她一定是躲在门后偷偷哭泣。但我不能,不能打开这扇薄薄的门去揽住她那纤弱的肩膀安慰她。我不配!我已拥有了她六个月,也无颜再乞求她留下来。她的选择是正确的,我根本不能给她最基本也是她最想要的婚姻作保障!再绑住她,只会贻误了她的一生!

她就这样走出了我的视野,走出了我的生命,并且走得干干净净,不留下一点痕迹。对于这个结果,虽早已在我的噩梦中上演过千万次,但当它最终变成现实的时候,我竟然是这样的懦弱,这样的无能为力!这样的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人儿仓皇离去。我想雯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她是那样一个纯真和执着的人。我也将一辈子忘不掉她!那我是欠她的。

想着想着,我的眼泪汩汩而下,仿佛又听见雯在我的耳边轻说:“我这个人特别容易宽容别人,却最讨厌别人欺骗我,因为我太单纯了,分不清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昆,你不要欺骗我啊,否则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对,这真是雯对我说过的话,那是在我们认识的第一晚,我送她回家的时候,她在临下车的时和我说的。那时又怎么会想到这一切都会成为事实呢?!她又怎会想到,最爱的她的人往往是伤得她最深的人!我的红玫瑰啊,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 肇庆市人民政府 | 广东文艺网 | 端砚收藏与鉴赏 | 中国广宁 | 潮州文艺网 | 佛山文艺网
    版权所有:肇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肇庆市天宁北路80号市委大院内 电话:0758-2231410 邮箱:zdy2231410@163.com
    粤ICP备140967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