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动态 | 各区文联 | 文艺家协会 | 西江文艺 | 作品选登 | 文联大事记
    欢迎光临肇庆文艺网!  [肇庆文联  2009年9月1日]        
您现在的位置: 肇庆文艺网 > 文章资讯 > 西江文艺 > 网友来稿选登 > 正文
文章 图片
 没有任何调查
 
放弃亦是美丽/寒凌
作者:郑灿珍    文章来源:肇庆文艺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5-7-1

   在洁最失意无助的时侯杰闯进了她的生活。那时侯洁刚失业也刚失恋,好象世界上所有的不幸都一下袭向她。那段日子很灰暗,洁每天都躲在租屋里暗自伤心,她对生活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有天晚上朋友丽找她出外散散心,洁就跟着丽到了一间露天酒吧。到那儿的时侯桌子上已围坐了五六个男女。洁对那些人点点头,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服务员给她倒了满满一杯啤酒。洁拿起那杯啤酒轻吮了一口,并陷入了深思中,以前洁很爱泡酒吧,而且酒量很惊人,但不记得从那天开始她就再没有到酒吧去玩了。对面一个穿运动服很英俊很有阳光气息年约二十四五岁的男子孩拿着一杯啤酒坐到了洁的旁边:“靓女,没有见过你哦!很少出来玩吧!”“是吗?”洁淡淡回答他。“请问芳名?”“叫我洁就行了!”

  接下来很自然的洁和那男孩熟悉了,并知道了男孩叫杰。杰一直坐在洁的旁边没有离开,他说话很风趣搞笑,常常令洁听得开怀大笑。很久没有试过这样开心了,那一晚洁喝了很多啤酒,最后杰还开车送洁回去。

  隔多天后杰敲响了洁的房门,但洁早已把他忘记了。还是杰主动开口,洁才记起有这么一个人,洁望着他抱歉的笑笑。杰笑着问“可以请我进去坐坐吗?”洁侧身作了个请的动作。在洁的小房里他们聊了很多,人生、文学、工作……最后杰直言不讳的告诉洁他有三十二岁了,比洁足足大十岁,如果杰不是拿出身份证来证实洁真的不敢相信,因为杰看上去是那么的年轻英俊,全身上下充满着阳光气息。

    相熟之后每天晚上杰都会去找洁,都会开摩托车带洁到风景怡人的江边吹晚风聊天。杰告诉洁他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失业者,而且身上经常穷得没有一分钱……洁发现杰的性格很直坦率也很健谈,并且见识很广,讲的话都带有令折服的道理。洁向杰诉说了有关自己的失意事情,杰在一旁静静的听,听完后他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接二连三的抽烟,最后向洁讲了一个故事:

故事里的男主角B是一个很高傲自负的人,因为他有高傲自负的本钱。家里世代都是精明的生意人,无论男女都有遗传做生意的头脑。B从小就聪明过人,大学刚毕业那年就自己开了间音象专卖店,挣了很多钱,并先于很多同龄人拥有了很多别人不敢奢望的东西。后来先后又开了发型屋和电器维修店,建了带花园的新楼房,也卖了小汽车,并有一个很漂亮可人也很有钱的香港的女朋友。手底下有一帮帮他做事并随似随到的人!那时B意气风发,活得很潇洒威风。但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后来B由于交友不慎,学会了吸毒。结果越陷越深他全部的积蓄都被拿去了吸毒,并变卖了所有的店铺。一夜间B他从一个年轻有为的老板变得一无所有,家里人个个恨铁不成钢,不再理他。朋友也一个个随之离开他,女朋友痛心失望也离开了他,所有的左邻右里见到他就如见到蛇蝎那样唯恐避之不及。

 一下子从快乐的顶峰跌落到痛苦的深渊,那段时间B感到了绝望,很想一死了之。但是他不服输的心理战胜了一切,他对自己说不可以就这样失败,一定要重新爬起来。人定能胜天!这是他战胜自己的信心。爬起来东山再起首先要做的的第一步就是要彻底戒掉毒瘾。别人戒毒都是到戒毒所去,但他选择了一个残酷的方式,不用任何药物去辅助,靠自己的坚强意志。他把自己锁在屋里,没有离开过屋里半步。当时家人朋友已不再理他,没有亲情也没有友情,他的世界除了孤独还是孤独,但是这更坚定了他戒毒的信心。毒瘾一上来那种感觉就象万箭穿心那样难受,一个人在床上打滚……最终他的意志战胜了这个世界最大的恶魔——白粉。B成了胜利者,所有的亲人朋友都不敢相信他就这样戒掉了毒隐,看到他脱胎换骨的样子,亲人和朋友开始重新接纳他,他为此而感到无比的自豪……

    听完后洁竟然哭了,抽泣着问那个故事的主角是不是杰他自己。杰无言只是用手轻轻抚摸着洁长长的秀发。长叹一口气:“人生在世不如意的事实在太多了,每个人在成长的路上都必定会经历一些挫折和失败。做人任何东西都可以失去,但就是不能失掉信心。我始终相信人定能胜天这句话!有空不妨找《绝域》这本书读读,它能教会你很多道理。”洁从和杰的谈话中受益不浅,她不再感到自己是最不幸的,她开始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并对杰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洁打算离开这个令她伤心失意的地方到其他地方去闯闯。杰知道后一反常态有点沉默,过了很久才问洁是否考虑清楚了,洁点点头,杰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抽烟。第二天晚上杰也仍来找洁,临走时塞给洁一封信。洁愕然的接过打开信,信原来是杰写给洁的,信里全是杰自从认识洁后的点滴,并问洁是否可以留下不走。洁躺在床上辗转难眠,于是爬起执笔给杰写信,洁告诉杰她的生活习惯了四处飘,这里的天空不属于她,她只是一片飘忽而过的云……

    杰看完信后,用一种无奈的口吻问道:“真的要走吗?可不可以再考虑留下来。“洁半开玩笑的说如果杰能讲出一百个理由就可以考虑留下。杰几次欲言又止,最终鼓足勇气说:“因为我爱你!一百个理由同样都是我爱你!”洁听完后吓了一跳,但还是很快镇定下来:“我们认识才不久,为什么会爱上我?”“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爱上你,因为你有一种与别的女孩子不同的个性,也很纯很真!”洁要杰给些时间考虑才决定,因为这些事情真的太唐突了。杰低下头暗然的问洁是不是嫌弃他曾经吸过毒?是不是吸过毒的人就不配拥有爱情?洁知道杰误解了她的意思,着急的解说不是这个意思,并说二个星期后给他答复?o:p>

    亦日洁去了广州散心,那里有她要好的几个好姐妹。在那里洁向姐妹们将杰的情况如实的讲了出来,要姐妹帮忙提供些意见。姐妹们一至认为浪子回头金不换,每个人都会有过去,如果真的爱他就会忍容他过去的一切。是的,人非圣贤,孰能无错!重要的是他肯改过自新。而且她能感到杰对自己是真心的,刚到广州下车没多久杰的电话就跟了过来,电话中他很担心洁是否安全到达,并再三叮嘱洁在广州要小心,要好好照顾自己。洁听到后心里感到甜丝丝的,杰原来是紧张她的!在广州呆了一个星期,洁心里对杰竟有一丝牵挂,而且很想见他,那一刻洁有了答案,马上坐上了归去的列车。

    当天晚上杰又准时出现在洁的面前,开车来到他们常去的江边,大家无言的坐在草地上,望着江面上过往的船只。杰突然把洁搂住,洁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回事,就被祥深吻住了。洁愕然的睁着双眼望着杰,没有半点的反应。杰的吻带有淡淡的烟草味,很温柔也很俱占有欲。直到彼此都喘不过气来,杰才结束这个吻,把洁拥进怀里。杰轻轻的用手捧起洁的脸,在她额头上轻吻一下,说他是真的很爱她,求她不要离开。望着杰那深迷解说不清的目光,洁咬着下唇点了点头。杰高兴得如同中了******那样并再度深吻了洁。

     或许是杰的年龄比洁足足大十岁的缘故,杰对洁真的好得无法挑剔。一听洁说喉痛马上亲自在家里煲凉茶送来给洁,?嗨刀嵌鼋苈砩下蚶唇嘞不兜氖澄铩=嗨得平芏安凰德砩峡ν写酱Χ捣缁虼骄瓢扇ネ妗嵌问奔浣喔械阶约菏鞘澜缟献钚腋5呐⒆印=喽越苡煽嫉暮酶斜涑闪税靼鬃约阂丫畎狭私埽艿难艄馑芏运暮茫芏运某琛嗟纳倥夹耐耆唤芄兆吡恕

    有天晚上杰带洁到外面玩,直到半夜才回来。在洁的租屋里杰说太夜不走了,能否留在洁那里睡一夜。洁有点犹豫,但是没有拒绝。二个人和衣躺在床上,洁的心跳得很劢害,长这么大了第一次和一个男的睡在一张床上,她担心会有什么事发生。果然洁的担心真应灵了,当洁困得快要进入梦乡时,杰有意无意的靠近洁,很温柔的拥抱住洁,并轻轻的吻住了她。洁没有拒绝,杰的身体轻轻的压在洁的身上,洁明显的感觉到杰的生理反应很强烈,她一动也不敢动,她本能的抗拒着杰的双手在她身上敏感部位游走。但是最终她还是败在杰的温柔攻击下,当一阵剧痛传来,洁明白她的少女时代从此结束了。

    完事后洁对此没有作出任何的反应,因为她的思想不是那么保守,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自己爱的男人她是愿意的。况且这种事是每个少女都会经历的,只是迟与早的问题而已。洁抓过被子盖住了美丽的铜体。杰把洁拥在怀里不停在她耳边细语,说他会负责任并会爱她宠她一世。洁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相处得很开心,杰常带着洁在他的朋友中穿梭。但是有一天,有个杰很要好的哥们悄悄的对洁说,杰并不可靠,跟着他并不会得到幸福。因为祥是个习惯于食软饭的男人(即是花女人钱,靠女人养),并叫洁趁早离开他。因为他看到洁实在太单纯了,不忍心洁以后的一生幸福就此被毁,才好心提醒洁……洁笑笑并没有当一回事,她认为那人是在中伤杰,在妒忌杰而己。

    有天杰心事重重的样子出现在洁面前,洁关心的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杰说想带洁回家见见父母,洁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俗话说丑妇始终要见家翁嘛。洁当时把初夜交给杰后就决定以后都会跟随着杰。洁坐在杰车后紧紧抱着祥,但一路上祥却很反常,说些洁听不明白的话,并说有一件事他隐瞒了洁,现在讲出来或许是洁决定他命运的时候了。洁更听得一头雾水,问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杰把车停在路边,用一种很迷惘的眼光看着静,说希望讲出来后洁能愿谅他。洁催促他快说什么事,杰点燃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洁,其实我骗了你,我是个曾结过婚的男人,而且有一个三岁的女儿……”

什么?杰说他结过婚,而且有个女儿。洁的脑里顿时一片空白,杰的话犹如晴天雳霹,她呆呆的望着眼前这个他刚爱上不久的男人。然后拼命的用手捶打杰,带着满面怒火问杰为什么要骗他,并痛骂杰是超级大骗子。杰捉住洁的双手,眼里已溢满泪水:“洁,你听我讲,我和前妻早就离婚了。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怕一讲出来你就会离我而去,我很爱你,我真的很怕失去你,只要你不离开我,你怎样惩罚我都可以……”泪水顺着杰的脸流下来,杰竟然哭了。

    洁全身无力的跌坐在路边的草地上,拿过杰的烟抽出一支点燃,她没有吸只是透过烟雾眺望。她后悔她恨,她恨自已太纯真,这么容易相信一个人。而且还这么轻易将少女最珍贵的东西交给一个这样的男人。泪水不知不觉的流下来,苦苦的,就象现在她的心情那样苦涩。杰用手轻轻抹去洁脸上的泪水:“我最大的错就是隐瞒你我有过婚史,现在我讲出来内心舒服了很多,现在是你判我刑的时刻。”

洁冷冷的对杰说,可以讲讲你们的婚姻故事吗?杰很愕然洁会问这样的问题,但是他还是对洁讲了他的故事。原来杰当年因为吸毒香港的那个女朋友知道后就断然的离开了他。当时他己一无所有,杰唯一剩下的资本就是无敌的年轻和长得令人妒忌的帅。杰常和朋友们到酒吧去玩,在那遇见了多年前认识的朋友婷婷。婷婷从小被人领养,养父很富有,同时开着几家大公司,生意遍布海内外。因为养父只有几个儿子没有女儿,所以对婷婷犹如亲生,兄长都很庞爱他。从小享受惯富裕生活的婷婷初中毕业后就不再上学,用养父给的钱开了一间酒吧。婷婷长得很漂亮可人,当时有很多富家公子想追她,但都没有追到。后来不知什么原因酒吧关门了,婷婷就回到父亲的公司任职文员。她的父兄早就给她铺好了未来的路,帮她在澳洲物色了一个年轻的男孩。那男孩是她父亲公司的一个重要客户的儿子。但是她没有答应,后来在重遇杰后,不知怎就给祥追上了,同居半年后就结婚了。但当时婷婷的家人都反对,因为当时他们刚拍拖时,婷婷的兄长曾找人查过杰的背景。他们一致反对她嫁给一个一无所有,而且曾经吸过毒的人。但可能是由于爱情迷惑了双眼,婷婷不顾一切的嫁给了杰。

婚后开始那段时间他们过得很浪漫很恩爱,但随之而来柴米油盐的烦恼和女儿的降生令他们感情破列。因为杰一直没有工作,而婷婷的经济也被切断,她的养父兄长跟她断绝了关系。他们经常吵闹,彼此身心都感到很累了,再后来婷婷把女儿留给杰的母亲带,说要到外面打工。离家后婷婷很少回家,半年多后的一天她回来向杰提出离婚。杰问其原因,她说有了别人的孩子……他们很平静的签了离婚协议,女儿归杰抚养……

洁后来还是愿谅了杰,她不知是出于怎样的一种心情,是同情他还是……反正说不清,抹干眼泪后跟着杰回了他的家。杰的家座落在街背后,一座二层半,带小花园的楼房。杰的父母都有五十多岁了。当杰拉着洁的手介绍静给他父母认识时,他们表现出很愕然的表情,很显然杰是从来没有在他父母面前提起过洁,洁的心里的有一点的难过,但是她还是装作没有事那样,和杰的父母打招呼。杰拉过旁边一个扎着二条很长小马尾辫子漂亮可爱的小女孩子,说这个是他的女儿贝贝,并教小女孩叫洁为姐姐。小女孩长得很可爱,洁自第一次见到她就深深喜爱她。

 贝贝已读幼稚园小班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当初对陌生的洁,贝贝有一种畏俱。但是渐渐她就接受并喜欢上了洁,每天放学回来后都爱粘着洁,并常搂着洁的脖子说:“姐姐!我好爱好爱你哦!”洁真的从心里疼爱这个人见人爱的聪明活泼的小女孩,或许她觉得没有母亲疼爱的小朋友很可怜吧!作为女人母性那温柔的一面洁完会表露无遗。每天晚上洁都会帮贝贝洗澡,梳辫子,而且还经常带贝贝到街上买东西给她吃,买玩具给她,还带她到书店去看小人书……洁完全扮演着一个母亲的角色。看到洁和女儿相处得这么好,杰心里感到很开心,她经常拥着洁说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有这么好的一个女朋友还有一个那么聪明漂亮的女儿,他感到很满足了。

接下来洁找到了工作,杰也在洁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份司机的工作。杰和社会脱节都有几年了,一下子很难适应打工的生活。可能发现他资质不错,老板在杰上班没有几天后就让他做公司的业务员。杰又喜又忧,他拿着老板交给他跟的业务订单,措手不及,左看右看都看不懂。下班后把那些文件全部带回家放在洁前面,一副大祸临头的模样:“洁,这次我死定了,老板交给我这些事我不会做,怎么办???”洁拿起那些文件看看,不禁笑出声来。这些东西对洁来说不足一提,她从学校毕业出来就是做文职工作,很多文件都是大同小异的。她耐心的教杰如何区分文件,如何识别文件单号,怎样操作……就象教一个刚入学的小学生那样。杰很有做业务的天份,他的领悟能力很强,很多地方一讲就明。所以上班没几天,杰就能自如的应付那些老板交下来的任务,而且做得很出色。

杰的家里没有什么收入,父母都没有工作,杰也几年没工作了,根本没有钱养家,而且贝贝要上学。所以杰自认识洁后都是花洁的钱,每天抽烟喝酒都是伸手向洁要,洁对引却没有半句怨言,有时贝贝上学交的费用都是洁交的。但那些日子他们都过得很开心,每天早上一起上班,下班后一起回家,家里常常充满欢笑声。杰的父母看到祥和洁那样恩爱都感到很欣慰,他们从心里感激洁,并常对旁人说洁是他们家的救世主,她的出现改变了杰,如果没有遇到洁,杰是不可能会那么快爬起来的,家里也不可能有欢声笑语。杰也常常拥着洁说很感谢上帝派她来搭救他,他会爱洁一生一世的,洁每每听后都只是甜甜的笑笑。

     在杰的家里生活一些日子后,洁知道了关于杰的很多事情。这些事情都是祥的父母很坦诚告诉洁的。杰以前的确如他所讲的那样风光,但他曾结过二次婚。杰所讲的那个香港女朋友是他的第一任妻子,他们于1995年5月结婚,婚礼办得很隆重,婚后妻子一直生活在香港,每个月回来夫妻团聚一次。后来发现杰吸毒后就提出离婚,于1999年初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继。杰离婚后不久就碰到了第二任妻子婷婷,同居半年后就结婚了,2000年5月生下女儿贝贝。但婚姻也维护不长久,于2003年初离婚了。洁和杰认识是在2003年5月,即是杰和婷婷离婚后不到半年,怪不得杰的父母说祥的身边从未欠缺过女人。

     当洁了解到这一切后很震惊同时也很伤心失望,她想不到杰仍有那么多事情在隐瞒她骗她。她作梦也没有想过杰曾结过二次婚,而杰竟一直在洁的面前骗说第一任妻子是女朋友,还说他和妻子婷婷离婚已有二年多年了……但……

    洁的心里充满了愤怒和好奇感,有天趁杰不在,洁偷偷打开了另一间杰从来不让她进去的房间。这是一间很宽阔的主卧室,装修很有情调,里面还整齐的摆着梳妆台,衣柜,梦思大床……。洁从祥的母亲口中知道这是杰和第一任妻子结婚的房间,她拿下柜顶上的一个皮箱打开,里面整齐的放着一套粉红色的婚纱和一套火红色的晚礼服。还一有叠相片,这些全是杰和第一任妻子的照片,杰的前妻的确很漂亮,而且很有气质。照片上他们的笑容都是那么的幸福甜蜜,完全可以想象到当年他们在一起时是多么的恩爱多么的幸福快乐……

有天洁装作不在意的对杰说“听说你和香港那个结过婚是吗?”杰反应很大,并一口否认没有这回事。洁当时很失望很伤心,她想不到杰在事实面前仍不承认,她不知杰是否打算蒙骗她一辈子。洁平静的说她已知道了关于他的一切时,杰很愕然的望着洁。洁把杰推出了房重重的关上了房门,再也抑制不住倒在床上痛哭起来。

洁决定离开杰,她爬起来抹干眼泪把属于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打开房门准备把行李搬下楼,杰站在门外,他的表情看起来楚楚可怜。当他看到洁手上的行李时,着急了,一手夺过洁手中的行李死活不让洁走。并把洁紧紧的拥进怀里,在洁的耳边说一遍遍的说“对不起”!并说不是有意隐瞒洁的,只是那些是不光彩的事,不想重提而己。求洁愿谅他,他的生活里不能没有洁,他真的真的很爱洁……任凭杰怎样说洁始终不动摇,因为杰骗她骗得太多了,她不再相信他。后来杰抱着洁痛哭起来,哭得很伤心,最后洁还是该死的愿谅了杰。洁明白是自已心太软,的确她是个很心软的人,看不得别人伤心,而且重要一个是她内心里还深爱杰。

经历过那么多风浪洁以为会和杰象某些故事的相恋主角那样可以相爱生活一生一世。但是正所谓“日久见人心!”随着相处的时间长了她慢慢发现了杰很多不良并且她不能忍受的坏习惯。并渐渐发现杰不单懒惰成性而且是个很自私自利的人。杰每次收工资都不会告诉洁更不会给洁一分钱,而是呼朋喝友的出来吃饭喝酒。但是每次洁收工资杰都会千方百计的讨好洁,并很轻易的从洁的手中拿走一部份。洁她终于相信了杰那哥儿所讲的话,杰的确是个习惯于食软饭的男人。而且她还无意中的在邻居们的谈话中听到杰的二位前妻就是因为杰靠着自己长得帅而习食软饭的这副德性才会决绝的离开他的……

渐渐他们之间开始出现争吵,初时每次争吵完后杰都会主动千方百计哄洁。但是后来杰就不再哄洁了,每次争吵完后杰不是去找朋友喝酒就是独个儿睡觉。杰明显的没有象以前那样疼爱洁了,洁生病时杰不再象以前那样紧张和关心她,只是淡淡的叫洁到药店买些药吃。洁和杰之间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少了,有时一天相对下来都没有几句话可说。洁知道他们之间出现了隔沟,也预感到有一天他们是会分开的。

不经不觉洁和杰共同生活都有一年多了,洁考虑是时侯离开杰了。但那段时间洁老是出现呕吐,而且一天比一天严重。洁预感自己可能怀孕了,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药店买回验孕纸,验孕纸上的二道红杠告诉她真的怀孕了。那一刻洁全身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那样掉下来。洁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她没有想过会在这几年结婚,更没有想过这么早就要孩子。经过考虑洁还是决定要这个来得不是时侯的孩子,因为这是她和杰的爱情结晶。

当洁吞吞吐吐的告诉杰她怀孕了,杰在客厅里看电视竟然没有什么反应,沉默了良久才说要把这孩子打掉。因为已经有了一个贝贝,如果再要一个孩子负担会很重。洁听后无言的走开了,她原以为杰听到后会很开心,但杰的反应完全超出洁的预料,洁心里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痛。

隔天杰就带着洁到医院做人流,做人流前是要照B超及其他一系列检查的。医生拿着检验结果告诉洁,她怀孕差不多三个月了,而且怀的是双包胞,如果打掉是非常可惜的,希望她回家考虑清楚。洁拿着检验报告惊与忧同时惨杂,她很惊讶自己怀的是许多人盼不到的双胞胎,担忧的是该打掉还是把孩子生下来。洁呆呆的走到在医院大厅等候的杰面前,没有说什么把报告交给了杰,杰看完报告后也犹豫了。洁开口问道,应该怎样办,孩子是打掉还是留下?杰最后说回家再考虑一下才决定,杰打了电话给家里和已出嫁了的妹妹。家里人说要他们马上回家商量,洁跟着杰回到家里。

杰的妹妹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家里,在这个家里他妹妹的权威最大。因为她妹妹家很有富有,这些年来家里的一切开支都是靠他妹妹支持。杰的父母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只是在一旁不断的责备他们怎么没有做好避孕措施(因为洁刚到他们家不久,杰的父母就已给洁上了要做好避孕措施的教育课)。杰的妹妹表态说孩子无论如何一定要生下来。但杰的态度很坚决的要把孩子打掉,洁没有说什么。杰父母的态度和杰从头到尾从没有想过要这孙子,如果真的把孩子生下是祸多于福。洁的心里痛苦与仇恨同时交织,她痛恨杰的无情和狠心,她从心里恨他,洁当着众人的面失声痛哭起来。杰的妹妹带着哭腔说她这么大从未求过人,这次求求杰和洁千万不要打掉孩子,孩子生下来后由她来抚养。洁明白杰的妹妹为什么那么坚决反对,因为杰的妹妹结婚多年仍没有生育,听杰的母亲说是她不能生育。杰的妹妹还表示他们结婚无论花多少钱都全部由她来支付。洁听得心里很不是兹味,她倔强的个性不允许别人对她施舍,她不需要任何人对她施舍更不想一辈子欠别人的情债。她宁原负自己的孩子一世也不想欠别人一世,把心一横决定把孩子打掉。

    第二天杰说要去谈一项业务不能陪洁到医院,洁就一个人坐车来到医院。进行手术前签字时,医生关心的问洁有没有家人陪同时,洁的眼泪差点流下来,她紧咬下唇摇了摇头。洁做的是价钱昂贵的无痛人流,躺在手术台上洁的脑里一片空白。医生给洁打了针不一会洁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护士把洁摇醒,说手术已结束很久了。洁试着站起来,但是下身一阵阵的烈痛传来令洁跌回床上。护士说因为她怀的是双胞胎做手术失血量过多,并关心的说如果不能动就躺多一会再走。护士一边帮洁盖被子一边责备洁的家人太大意让洁一个人来,还说洁的丈夫太狠心,双胞胎孩子都忍心打掉,洁听后泪水象决堤的河水那样涌出来。

做手术时由于失血过多,洁的脸色苍白得象白纸,医生叮嘱要多食些营养品保回身子。但杰只是在洁做完手术的当天晚上煲了鸡汤给洁喝,之后就不了了之。洁至今仍不明白杰的家人为什么自从洁打掉孩子后对洁就不问不闻了,象对陌生人那样对洁。洁知道杰以前的二位妻子都曾打掉过孩子,但是手术之后都得到他一家人的精心照顾,身子很快就康复原状。但对洁却……而且杰对此也竟没有半句的问候与安慰。洁的身体变得很虚弱也很憔悴,并经常出现头晕头头痛症状。洁的心在哭泣在滴血,她对杰和他的家人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恨,洁马上搬离了杰的家在外面租了房子住。

经过此事洁和杰的关系开始变得恶化,他们经常会为一点小事吵架。有一次不知为什么事俩人又争吵起来了,杰竟然动手打了洁。洁没有流泪,只是很愕然的望着杰,她怎么也想不到杰竟然会动手打她。在家里父母兄长都很疼爱她,从来没有挨过打骂,但是……洁从心里永远记住这个她人生中第一个打她的男人……

有天洁接到家里的电话,电话是母亲打来的,说她唯一的哥哥生病入院急需用钱,要她马上想办法寄钱回去动手。洁一听说哥哥病了急得马上哭了,她和哥哥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哥哥一直来都很疼爱她。但洁的全部积蓄这一年来全部都花在了杰的家里及杰的身上了,她想方设法好不容易在几个要好的同学朋友那里筹到了一万元。

在洁筹够钱的那天晚上,杰一反常态晚上把洁带到酒吧,并叫了几个哥们出来,说近来洁的心情不好,应该出来放松放松。但是到酒吧后,杰却说身上没有带钱,竟然问洁要钱,洁一听就恼火了,冷冷的抛出一句:“我没有钱!”就转身走出了酒吧。独自一个人走在街上,洁的眼泪如泉源那样涌出来,她好伤心好伤心。自己怎么会爱上这个连猪狗都不如的男人,明知这几天洁到处去筹钱跑得脚都走不动了,家里的哥哥等着钱救命,作为男朋友的他不但帮不上忙,却还好意思问她要钱花天酒地。这晚洁一夜无眠,她把从认识杰的前前后后回顾了一遍,发现他们的认识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选择放弃才是正确的选择。洁决定离开这座改变她一生命运的城市。

洁悄悄的辞了工作,办完了离职手续。收拾了所有属于自己的东西,留了一封短信给杰,提着行李没有任何留恋的就离开这座她生活了差不多二年的城市了。洁很奇怪自己竟然没有流泪,心情竟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和轻松,就好象把身上的沉重袍袱御掉了那样。列车缓缓的驶出了小城,把小城抛在了身后,同时也把洁生命中的第二段爱情也彻底的抛走了。风吹乱了洁的长长秀发,但却吹不乱洁的思绪,过去的已成过去,洁不怕也无悔这段爱情带给她的伤害,她仍会等待她生命中真正能带给她幸福的爱情。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 肇庆市人民政府 | 广东文艺网 | 端砚收藏与鉴赏 | 中国广宁 | 潮州文艺网 | 佛山文艺网
    版权所有:肇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肇庆市天宁北路80号市委大院内 电话:0758-2231410 邮箱:zdy2231410@163.com
    粤ICP备140967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