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动态 | 各区文联 | 文艺家协会 | 西江文艺 | 作品选登 | 文联大事记
    欢迎光临肇庆文艺网!  [肇庆文联  2009年9月1日]        
您现在的位置: 肇庆文艺网 > 文章资讯 > 西江文艺 > 网友来稿选登 > 正文
文章 图片
 没有任何调查
 
父亲生病的日子/郑灿珍
作者:郑灿珍    文章来源:肇庆文艺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5-7-1

 

     4月3日晚上父亲从老家拔通了我的手机,但电话那头却一直沉默。我有个不祥的预感,父亲一定出事了。因为这天是他因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身体的日子。我开口问道:“老爸今天检查结果如何?”电话那头传来父亲略有点无奈及沙哑的声音:“医生说我病情要马上动手术,需要三万多块钱,但是我们现在……”电话那头再度出现沉默。我心里咯登一声,心想不可能吧!是不是医生弄错了呢?“老爸你先不用急,慢慢讲讲医生怎样说。”可能父亲的心情不好,也担忧病情,他说得不是很清楚,只是大概的说医生告诉他喉里长了东西,需要动手术。我听得出父亲的情绪很低落,只好安慰他说没有事的,不用担心钱的问题,钱方面由子女解决。

    挂电话后我心急如焚,马上拔通父亲姑姑的电话,因为是她陪父亲去检查的。姑婆在电话里告诉我医生说父亲患的是食道癌,要动手术才行。但真正的结果还不敢告诉父亲,怕他受到打击,只是告诉父亲喉里长了东西。我一听犹如晴天霹雳,拿着电话呆在那儿,半天反应不过来,难道真的给母亲说中了……

    我和小弟相继毕业出来工作后,前年父母也出来到亲戚开的工厂工作。和我同一座城市,与我工作的地方只相隔半小时路程。但这几个月时间由于工作忙,我很少到父母那里,就算去也是来很匆忙就走了。以至父亲的身体不舒服有好几个月了我还不知道。而父亲却一直没有告诉我们,他可能以为没有什么大碍也不想子女担心吧。

    2月11那天早上刚上班就接到母亲的电话说父亲的身体不舒服有一段时间了,而且现在情况越来越严重,经常食饭会咽在喉里吞不下肚里。要我抽时间陪父亲到医院检查一下,电话那头我听出母亲的心情是非常的焦虑。

    2月12日请假陪父亲到中山一间医院去检查。因为那间医院里有一个朋友在那里工作,去之前曾打电话告诉她我父亲的情况。和父亲到达医院后朋友很热心,马上带我们到该医院较有名气的主诊医生陈医生那里检查,并照了“胃贝餐”。很快结果出来了,父亲患的是胃炎。是由于平时抽烟喝酒过多而造成的,只要平时注意饮食和不再抽烟喝酒就行。我想想也是,平时父亲最爱抽烟和喝酒了,得这种病也不奇怪,于是我担忧的心才放下。父亲也以为没什么就没有摆在心上。陈医生开了些治胃炎的药带回去,还说治胃炎的药可以在一些大型药店里购买,不用跑医院那么远,并开个药方给我们,叮嘱父亲不要再抽烟和喝酒了。谢过陈医生后就踏上了归程,之后父亲忙他的工作我也忙我的工作。

    按医生的叮嘱食药一段时间后,父亲的病情并不见好转。我打电话到医院问朋友是什么一回事,她说胃炎不会那么快好,要慢慢治理。于是按陈医生给的药方到药店为老爸买了一堆治胃炎的药送去给老爸,也再三叮嘱父亲不要再抽烟和喝酒,我以为只要他不再抽烟喝酒就会很快康复。

    由于工作真的太忙,我没有时间去探望父亲。只能通过电话去了解他的情况。但之后母亲数次打电话给我,担忧的告诉我父亲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发展到食不下东西,就算勉强吞下去也会吐出来。但是这并没有引起父亲的重视,母亲很不放心三翻四次叫父亲再到医院检查检查。但任凭母亲磨破嘴皮的劝说父亲就是不去,并莫名的冲母亲发脾气,并对母亲说这点病没有什么大不了,死不了的。母亲只好打电话来向我求救,因为在她心目中她一直都认为我和父亲的感情要比和她这个做母亲的好,而且父亲是最听我这个女儿的话。我于是就打电话叫父亲再到医院检查检查,但父亲说已好了很多,叫我不用担心,并说不象我母亲讲的那样严重。我于是没有再执着的要父亲再到医院检查。我也象父亲那样认为胃炎不碍事,只是母亲过于紧张而己。

    但那段时间母亲几乎每天都打电话来给我,并说怀疑父亲患的不是胃炎,可能是食道癌。因为我外公当年患的就是食道癌,患病证状和父亲现在患病的证状一样。都是出现食不下东西后来发展到食东西就会吐出来。由于发现得迟,治疗已来不及了,不久外公就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当时我听了不相信,因为父亲不过才四十多岁。他的身体一向都很健康,印象中父亲没有得过什么病痛,那会得什么癌症呢!母亲是不是把事情想得过于严重了呢?当时我还说母亲是杞人忧天。母亲听了生气的说我俩父女都是一样的粗心大意,到时真的出事了看怎么办。我笑了笑了事,关没有摆在心上。

3月月尾父亲回老家有事要办,顺便在老家看医生,食了很多治胃炎的药。我打电话回去询问父亲病情有没有好转,他告诉我说已好了很多,叫我不用牵挂。我就大意的以为父亲的病真的好了起来。直到邻居堂嫂打电话来说父亲的病情并不如他说的那样,叫我们赶快带他去医院治疗。我的心才慌起来,马上联系在肇庆工作的小弟,经过多方打听一至都认为肇庆市一院的设备齐全医术可靠,商量后决定带父亲到肇庆市一院作一次详细检查。   

母亲听到消息后很焦急也很伤心,马上请假回老家陪父亲。我厂里由于订单太多,作为生产计划员的我根本抽不开身,所以没有回去。4月7日父亲在母亲、小弟和舅舅的陪同下到肇庆市一院,经过一系列的全面详细检查,父亲被确认得了食道癌。医生说父亲的病情已经到中期,如果不及时治疗癌细胞就会扩散,到时后果就不堪设想。

听到结果后泪水不知不觉流下来,我心里悔恨交加,我的大意差点害了父亲一生。如果当时我能听信母亲的话带父亲再到医院检查一次,那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如果当时我能慎重一点对待父亲的病情,父亲就不会受今天这样的折磨,如果、、、、、、总之一切都是我的粗心大意造成的错。医生说此病发现得较迟要开刀动手术才行。如果当时开始能及时治疗那么治疗起来会很顺利,而且结果会很乐观。现在初步估计开刀的费用大概三万左右,而且要在短期内筹备够!

    天!三万元!一下子到那里去筹那么多钱呀!出来工作几年从来没有积下积蓄,更没有给过父母一分钱。每次一发工资不是大购物就是呼朋喝友出来玩,不用多久就把钱花个精光,从来没有想过要积蓄些钱。因为一直来我都把钱看得并不重,总认为钱财是身外物,花了可以再挣回来。有个朋友曾忠告过我,说我这样乱花钱不行,要积蓄一点钱到时应急防身。但是当时我不当一回事,还取笑她积那么钱是否留给自己将来买嫁妆!

    后来在做生意成功了的舅舅的赞助下投资几万元做服装生意。但我或许真的没有做生意的天赋,由于不善于经营不到一年就亏损了几万元,后来关门大吉了事。一下子由一个所谓的“老板”又变回一个普通的打工妹。但是我没有后悔毕竟我还年轻,欠下的债务可以慢慢还。当时还和父母开玩笑说如果还不了所欠下的债就找个“金龟”嫁了算。

   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千金散尽还复来!无论花多少钱我都要借来给父亲治病,父亲一生只有一个,钱花了可以再挣。但是现在急用钱一下子到那里去筹那么多钱,小弟的工资不高指望他是没有可能的。我开始后悔当初没有听朋友的劝告,如果自己当初能听她的劝告积蓄些钱就不会出现现在这种窘境,我痛骂自已混蛋。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马上翻开电话本打电话向同学朋友求救,幸运的是有几个同学朋友听后都爽快的答应帮我。钱陆续汇到,但是离三万还相差很远。后来在姑妈的帮助下终于筹够了钱。4月13日父亲办理了入院手续,手术日期定在4月19日。

4月14日我请了二天假回去探望父亲,看到父亲瘦了很多,而且没有什么精神,闷闷不乐。但看到我回去他在我面前装作没事的样子,我知父亲是不想我为他担心。但从父亲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他内心里有层深深的忧虑,我有种酸酸想流泪的感觉。坐在父亲病床边我尽量找些近日的新鲜趣闻趣事讲给父亲听。因为父亲平时爱看书报,我就去街上买些报纸和杂志回来给父亲解闷。父女俩在病房里边看书报边聊天,并对一些新闻或文章发表一下自己的见解。那种感觉就象回到当年父亲没有沾上赌博时我们父女俩共处时的开心情境。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怀着对父亲依依不舍之情我又要回到厂里上班了。

    4月19日父亲动手术那天我抽不出时间回去。只是提前打了电话和发了信息给父亲说抱歉,并开导鼓励他不要怕,他身边永远有女儿对他的支持及关爱。父亲发回信息说他不会怪我不回去,叫我安心工作,不要担心他,并说他不会令关心他的儿女失望。

    那天早上8点30分父亲被推进了手术室,我的心也紧跟随着父亲。虽然人在上班但是心却早已飞到父亲的身上。不停在看表,并在心中默默祈求上天一定要保佑父亲平平安安。医生说过父亲的手术要在下午1点多才能完成。我便常打在手术室外等候小弟的手机,询问那边的情况。终于熬到下午1点30分。小弟终于打来电话说手术结束了,父亲手术进行得很顺利。我悬挂的一颗心才放下来,谢天谢地父亲终于没有事了,我高兴得流下了开心的泪水。

以前别人都说我对亲情很冷漠,自认也是。因为以前父亲沉迷赌博输光了家里的钱,父母因此而经常争吵不止,家里没有一点温暖。心灵受创伤的我很想逃离这个所谓的“家”。我也曾很恨父亲,因为是他令到我不能到如愿的学校去就读,是他令到家里从风光富有沦落到一无所有。曾多次劝说父亲戒赌,但父亲仍然没有改过,我为此而恨他。出来工作后很少回到这个没有一点温暖的家,因为我对这个家已经痛心和失望。

不过父亲自从和母亲出来工作后才真正的戒赌,而且和母亲相处得很和睦很恩爱。我才感到家里开始重亲拾昔日失去了的温暖。我对父亲的恨才一点点的减弱,才真正重新衡量对父亲的态度。每当做了什么好菜或煲了什么靓汤父母总会打电话给我,叫我到他们那儿食饭。我才开始慢慢体会到“家”的含义。才深深感到有温暖的家庭原来是如此幸福的。上天真的很会捉弄人也很不公平,幸福的生活才开始没多久父亲就患了这样的病,我的心里真的很难过。

自从知道父亲患病后每个晚上都成了失眠夜,脑里常牵挂着父亲。我才深深发现原来我的内心深处是深爱父亲的。父亲生病了我作为女儿的竟然没有在他身边照顾他,深感不孝!曾考虑过辞工回家等父亲的病好了才再出来找工作。但是有些朋友听了都劝我,有我母亲和小弟照顾父亲就行了。而且现在父亲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如果辞工了没有一了份收入到时的处境真的会很困难。我想想也是,于是就打消了辞工的念头!只能在心里对父亲说千万句对不起。我亲爱的爸爸只要你平平安安,女儿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换取你的健康及快乐!

  “五一”厂里放假我马上坐车回肇庆,父亲自从动手术后我没有见过他,心里很是惦记病中的父亲。下车后马上直奔医院,来到父亲的病房看到日夜想念的父亲,眼泪马上在眼里打转.因为父亲很憔悴并且明显仓老了很多。摸着父亲瘦得只有皮包骨的手,我的眼泪差点抑制不住掉下来。动手术后的父亲不能食任何食物,每天只靠输各种营养液来康复,所以身体显得特别虚弱。我的回来使父亲很开心,从他的眼里我看到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

    这情境不禁令我忆起了小时侯住院的往事。因为我从小长就男孩性格,很爱和村里的男孩子一起玩,并象猴子那样爱爬树,常常攀爬到树顶和同伴比个高低。那情境把母亲吓得半死。警告我说如果再爬树就把我打得屁股开花。因为母亲担心我一不小心会从高高的树上跌下来,如果真的跌下来就算不死也会落得终生残废。最终母亲的担忧还是在我7岁那年变成了事实。有天我和一个小伙伴比试过一座独木桥,结果我不小心被那个小伙伴挤下了桥底,没有死也没有残废,只是不幸的跌断了一只左手。当时年轻的母亲很心急,一个电话把远在珠海工作的父亲急召回家。父亲连夜从珠海赶回来把我送到云浮一家医院。在医院一住就是一个多月,那段时间父母日夜在病床边守护对我关怀备至,最终我的小手保住了。

    现在面对躺在病床上虚弱的父亲,我百感交集。我能做的只是帮他擦擦汗水,捶捶背,盖盖被子。父亲的身体过于虚弱还不适宜讲太多的话,以免因讲话而扯动伤口。而我又不擅于讲什么的安慰话和贴心的话,总之一切尽在不言中。我只盼父亲能快快好起来,我们父女可以象以前那样说笑,谈人生,谈文学……过年父亲写春联时我能在旁边帮忙拉纸递笔,欣赏父亲那龙飞凤舞的大字。

   人间自有真情在!这是我最大的感触。我一些同学朋友听说父亲病了,在到肇庆办事时,在我没有回去的情况下也到医院探望父亲。虽然他们和父亲不是很熟悉,但是他们却是出于真心去问候父亲。除了家人和亲戚外还有那么多人在关心他,从而令到父亲很开心也很感动。医生说父亲的身体还很虚弱再治疗一段时间就可以康复出院了。我相信在母亲无微不至的关心护理下父样会很快好起来的。

在这我衷心感谢在我困难时向我伸出援助之手的姑妈,同学朋友:子平,柱中,耀凌,小张,李敏……。我要对他(她)们衷心讲声“谢谢”!如果不是他(她)们帮我在短期内筹备够手术费用,父亲的手术是不会那么快进行的。在这我也要好心提醒为人儿女的朋友们,对于父母亲的身体有不舒服时千万不要象我那样粗心大意,差点铸成大错。父母的健康比什么都重要,一定要谨慎,最好能及时带他们到医院里检查治疗,这样才不会留下终生的遗憾和内疚,同时这也是为人儿女应该尽职责的事情。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 肇庆市人民政府 | 广东文艺网 | 端砚收藏与鉴赏 | 中国广宁 | 潮州文艺网 | 佛山文艺网
    版权所有:肇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肇庆市天宁北路80号市委大院内 电话:0758-2231410 邮箱:zdy2231410@163.com
    粤ICP备140967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