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动态 | 各区文联 | 文艺家协会 | 西江文艺 | 作品选登 | 文联大事记 | 留言建议
    欢迎光临肇庆文艺网!  [肇庆文联  2009年9月1日]        
您现在的位置: 肇庆文艺网 > 文章资讯 > 肇庆文化人 > 正文
文章 图片
 没有任何调查
 
如空谷之幽兰——林炳坤小记
作者:覃志端    文章来源:肇庆文艺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5-5-6

     

 

与炳坤相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其时,他在地区艺术馆工作,我在市文化馆混饭,同属一个系统(那时称战线),自然就有了交往。况且,地区文化局、文联每年都召开文艺创作会议,岁末皆举办戏剧曲艺,小说散文等类评奖。平时,也常邀请省里的专家来进行创作座谈、作品分析、介绍经验,还有笔会、文友聚会等,我和炳坤便常常在这样的场合见面。那真是个文艺创作“激情燃烧的岁月”,无论是文化系统的创作人员,还是广大业余作者,个个摩拳擦掌,人人豪情万丈,都想创作出无愧于这“火红年代”的作品。但文艺创作毕竟是一项艰辛的事业,须得执着,也需有才气,犹如攀高山之巅,路途艰辛坎坷,最终能登顶者并不多。如果在省级评选获奖也算是攀上了一个山峰的话,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炳坤就有过好几次值得自豪的登顶纪录。
    那时,神州大地有两个最活跃的文艺创作群体,一为摘帽“右派”作家,一为知青作家。炳坤也有过在生产建设兵团当知青的经历,他起点高,出手不凡,独幕话剧《晨星》《律师的自述》分别获1981年度和1982年度全省业余文艺创作评选一等奖。小说《夜半吉它声》获省创作评选优秀奖,收入花城出版社出版的以其为书名的小说集。小说《书签》获1981年广东省新人新作奖,还入选“有较高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堪称佳作集粹”的《作品》月刊小说精品集《挣脱了十字架的耶稣》。广东省新人新作奖是一个较能反映我省各地年轻作者水平的常设奖项,惜乎自林炳坤获奖后,肇庆的作者在此奖项已缺席20多年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是炳坤创作的一个高峰期。
    有段时间,我和炳坤如热恋情人。串门促膝长谈后,意犹未尽,沿着宝月塘畔边走边谈,送他到了独立营住处楼下,他又把我送回宝月台,我再送他到家门口,如此往返再三。宝月塘中唼喋的鱼儿,塘边提着灯笼的萤火虫都听过我们“缠绵的情话”,内容全与文学相涉。他是个热爱生活的人,住处很简陋,却在楼顶弄了个“空中花园”。玫瑰菊花姹紫娇娟,含笑花金银花清香暗送。就连那株本已奄奄一息五元处理的茶花,也让他妙手回春,开出一树似锦繁花。酷暑,在秋海棠和金银花架下搭个窝棚消夏,夕看蜂飞蝶舞,螗螂捕食,夜观一天繁星,沐浴朗朗月辉,在滚滚红尘中便有闲云野鹤,采菊东篱下之悠然。那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消暑热的“空中花园”,触发他文思如潮奔涌,把心血化成真情文字。
    半因“充电”提高素养,半因劲刮文凭热,不少在全国获奖,有的作品还收进了大学中文系必读书目,但无“纱纸”的知青作家重入课堂。北京大学、南京大学、武汉大学等著名高等学府办了作家班,这恐怕是空前绝后的独特“景观”。1987年,炳坤先是到北京鲁迅文学院进修半年,之后又到南京大学作家班“修炼”去了。刻苦的“参禅悟道”,钟山玄武湖的灵气熏陶,来自全国各地佼佼者的相互激励,炳坤在1987年至1991年进入了第二个创作高峰期。他的作品在北至大庆的《岁月》,东到被誉为大型文学期刊“三旦”之一的《清明》,南到《作品》《珠江》等刊物陆续发表。他描绘西江风情和人物的“封溪系列”小说脍炙人口。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主编黄培亮,《作品》编辑部主任丘超祥分别写信,称赞他的小说在艺术有了新的突破。1991年10月号《作品》连发他的两篇小说《龙虱》《虾笛》,时为专业作家的熊诚写了题为《灯火阑珊处——致林炳坤》的评论。这样高的“待遇”,足见他的作品令人刮目相看。
    在作家协会读书时,前辈作家多次教诲我“做人要老实,文学创作可不能老实。”与炳坤相交多年,我深知他是个老实人,忠厚质朴,温文尔雅,清标自守,有文人隐士的品格,在大众场合沉默寡言,有时甚至显出女性的羞涩。但他的作品却是“不老实”的,封溪系列小说,行文活泼通俗,充满生活谐趣的语言和细节常常让人忍俊不禁。那部起初题为《独立营的故事》,由广东话剧院喜剧团在全省各地巡回演出时改名《婚恋奇情》的大型话剧,一反戏剧创作常规,以小说复式结构的手法撰写,情节曲折生动,人物性格鲜明,“鬼马”幽默的对话,出人意表的情节细节,令观众在捧腹大笑后又常引发思索,就像他笔下描绘过的越嚼越有滋味的鸡公榄。
    炳坤淡泊为人,他的写作却拒绝平庸,笔底流淌的是至情至性的雅韵清音,一如空谷之幽兰,不事张扬,弥溢的却是高品味的馨香。
十多年前,省里曾有文化单位要调炳坤。假如那时调走,境况当大不一样。概因从吾地出去的文友,原先实力比炳坤低者,如今的际遇都比炳坤滋润得多。窃以为,一个地方的文艺创作,需要一定的激励,相应的氛围,适宜的“生态环境”方能繁荣。
    幸好,无论顺境或逆境,于搞文学的人都是一笔认识社会,感悟人生的财富,是创作的矿藏。这是老话,也是实话。炳坤已沉寂了不少时日,愿这是喷涌前的沉寂,祝他的第三个创作高潮早日到来!我,以及关心炳坤的朋友都期待着。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肇庆文艺网 © 2005-2013 肇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758-2231410 2732686 E-MAIL:zdy2231410@163.com
    粤ICP备09033851号-1 技术支持:艾迪思科技